谁说大学读人文学科没用?它可能让你终身受益

读书 Image copyright Nappy

在大学里,每当我告诉别人我在攻读历史学位时,人们的反应几乎一样:“你想当老师呀?”。不是啊,我想当记者。“哦。那你怎么不学传播学呢?”

在大学教育只属于少数特权阶层的时代,或许没人认为学位是直接进入职场的跳板。那个时代早已过去。

如今,学位已成就业的必备条件。它能降低你失业率50%以上。尽管如此,单凭学位并不能保证你找到工作,但攻读学位的花费却越来越高。在美国,私立大学的食宿和学费平均每年为48510美元;在英国,本地学生一年仅学费就高达9250英镑(12000美元);在新加坡,上4年私立大学的费用最高可达69336新元(5.1万美元)。

为了学习而学习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但考虑到这些费用,就难怪大部分人想让自己的学位以更具体的方式带来回报。总的来说,他们已经做到了:比如在美国,拥有学士学位的人每周比没上过大学的人多挣461美元。

大部分人都希望这笔投资最大化,这可能会导致人们对高等教育产生一种实用主义态度。有人告诉你,想当记者?那就学新闻。想当律师?那就读法律预科。还不能确定?那就选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计算机),这样,你就可以成为一名工程师或IT专家。不管做什么,只要不是文科就好,包括自然和社会科学、数学和历史、哲学、语言这样的非职业学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人文学科教育的好处是它强调教授学生去思考、批判和说服(Credit: BBC/Getty)

世界各地的言论和政策也表明了这一点。在美国,从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到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等政界人士都用人文学科来抖包袱(奥巴马后来道歉了)。在中国,政府公布了将42所大学建设成“世界一流”理工院校的计划。在英国,由于政府对Stem的过度重视,导致参加英语和艺术专业入学考试的人数分别下降了20%和15%。

这种做法存在一个问题。我们失去了解释和改变世界及提升自我的关键途径,包括提升个人幸福和参与、创造、宽容等价值观。

此外,我们其它学位的市场价值,以及对人文学科“毫无价值”的错识认识。一般情况,会让一些学生承受不必要的压力。最坏的情况,会让人们走上没有成就感的生活道路。它还延续了对文科毕业生的成见,尤其是精英阶层,这可能会使贫困学生和其他需要大学投资带来即时回报的人,打消攻读可能有回报学科的念头。(当然,这并不是此类学科存在的唯一的多样性问题)。

软技能,批判性思维

安德斯(George Anders)认为,我们对人文学科的认识是完全错误的。在2012年至2016年间担任《福布斯》(Forbes)科技记者时,他说,硅谷“充斥着只有Stem教育才是教育的观念”。

但当他与大型科技公司招聘经理交谈时,他发现,现实是另一种情景。他说:“优步(Uber)在挑选心理学专业的学生来和不开心的乘客及司机打交道。Opentable在招募英语专业的学生把数据介绍给餐厅老板,让老板对数据能为餐厅带来什么感到兴奋。我意识到,与人沟通和相处、理解他人的想法、进行全面的批判性思考的能力,除了媒体,所有人都重视和欣赏这种能力,认为它们是重要的职业技能。”意识到这一点后,安德斯写了一本书,名字起得恰到好处:《一切皆有可能:“无用”的文科教育的惊人力量》(You Can Do Anything: The surprise Power of a "Useless" Liberal Arts Education)。

Image copyright Jopwell Collection
Image caption 对很多学生来说,未来的收入已经成了选择大学和专业的"试金石"(Credit: Jopwell Collection)

来看看雇主重视的技能。领英(LinkedIn)对2019年最受雇主欢迎的职业技能进行的调查发现,最受雇主欢迎的三大“软技能”是:创造力、说服力和协作能力,而最受欢迎的五大“硬技能”之一是人员管理能力。在接受调查的英国雇主中,56%的雇主称员工缺乏必要的团队合作技巧,46%的雇主认为员工难以处理自己或他人的情绪是一个问题。不仅仅是英国的雇主,201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过去30年美国增长最快的工作岗位几乎都要求有高水平的社交技能。

或者直接引用科技巨头微软(Microsoft)的两位高管最近撰文时所说的:“随着计算机的行为更加接近人类,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将变得愈发重要。语言、艺术、历史、经济学、伦理学、哲学、心理学和人类发展学课程,能够教授学生批判性的思维和基于哲学、伦理学层面上的思考,这些技能将有助于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开发和管理。”

当然,没有文科学位也能具备出色的沟通和批判性思维能力,这一点不言而喻。任何优秀的大学教育,不仅仅是英语或心理学专业的大学教育,都会提高这些能力。都柏林的教育顾问兼职业导师曼根(Anne Mangan)说:“任何一个学位都能教给你通用技能,比如写作、提出论点、做研究、解决问题、团队合作和熟悉技术的能力。”

但很少有像人文学科那样,通过在研讨班上与其他学生辩论、撰写论文和分析诗歌等形式。培养学生的阅读、写作、表达和批判性思维的能力。

在被要求列出人文学科毕业生,在就业市场上最明显的三个特点时,安德斯没有丝毫迟疑地说:“创造力、好奇心和同理心。同理心通常是最重要的,这不仅仅意味着对遇到困难的人富有同情心,还意味着能够理解不同群体成员的需求和愿望。”

“想想那些负责临床药物测试的人。怎样做才能让医生、护士和监管机构达成共识。如何能让一名72岁的女士愿意被长期追踪,我们应该做什么,研究人员才会认真对待这项研究。这是一份要求具有同理心的工作。”

但安德斯和另一些人也表示,人文学科的好处是它强调教授学生去思考、批判和说服。这些往往处于灰色地带,没有可依据的数据,得由你自己思考判断。

因此,人文学科的毕业生能进入各种领域也就不足为奇了。美国的人文学科毕业生中,走上管理岗位的比例是最高的,占15%。紧随其后的是办公室职员和行政岗位,占14%。13%的人进入销售行业,还有12%的人进入教育行业,主要是当老师。另有10%的人从事商业和金融行业。

虽然人们常常认为人文学科的毕业生从事的职业,不如学理工科或医学的毕业生争取到的工作好,但事实并非如此。以澳大利亚为例,在增长最快的10个职业中,其中3个分别是销售经理、广告文员、公共关系,这些都是人文学科毕业生长于从事的领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国本地学生每年的学费为9250英镑(1.2万美元);在新加坡,上4年私立大学的费用最高可达69336新元(5.1万美元)(Credit: BBC/Getty)

与此同时,Glassdoor网站2019年的调查发现,在英国排名前10的最佳工作岗位中,8个是管理岗位,在与人打交道的职位中,需要的是沟通技巧和情商。(“最佳”的定义是结合了收入潜力、工作满足度和职位空缺数量。)其中很多都不属于以Stem为基础的行业。排名第3的是市场经理、第4是产品经理、第5是销售经理。工程类职位在榜单上的第18名,在传播、人力资源和项目管理类职位之后。

同时,对来自30个国家的17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担任领导职务的人大多拥有社会科学学位和人文学科学位。45岁以下的领导尤其如此;45岁以上的领导学Stem的稍多一些。

为进入职场做好准备

这并不是说攻读文科学位是一条捷径。“我和很多人交谈过,他们都是处于职业生涯开始的5年或10年,总体感觉是第一年比较困难,要花一段时间才能适应。但随着工作时间的延长和发展,所学人文专业确实给了很大帮助。”

对于一些毕业生来说,开始的挑战是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对另一些人来说,是在攻读文科学位期间掌握的技术技能没有学IT的同龄人多,因此不得不在毕业后努力追赶。

但攻读与职业相关性联系紧密的学位也可能存在风险。不是每个青少年都清楚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并且职业抱负常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改变。英国的一份报告发现,超过三分之一的英国人在一生中换过职业。领英发现,40%的职场人士对“改行”感兴趣,而且年轻人尤其感兴趣。像有批判性思维的人,可适用于很多不同的工作岗位和行业,“改行”不再是一件不可能实现的事(但对正在规划职业道路的年轻人来说,变动也会让他们感到不知所措)。

专业的技术技能在就业市场上也很重要。但获得这类技能的途径有很多。职业发展导师耶奥加拉(Christina Georgalla)说:“我非常支持实习和学徒制。我们发现,这可以直接帮助你在职场获得坚实的技能基础。我建议大学毕业后,如果你还不能确定从事什么职业,可以抽出一年时间,不是去旅行,而是尝试做不同的实习工作。即使是在同一个领域,比如电视行业中的广播、制作和呈现,这样你就能发现其中的不同。”

但人们也认为人文学科有其他的缺点呢,比如失业率更高、收入更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雇主最需要的软技能是创造力、说服力和协作能力(Credit: BBC/Getty)

就业面更广的专业为什么重要

的确,人文学科毕业生失业的风险更高。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风险比想象的要小。在美国的年轻人(25-34岁)中,人文学科毕业生的失业率为4%。工程专业或商科毕业生的失业率略高于3%。高出的这一个百分点相当于每100个人多一个。这是一个很小的数字,通常是在调查的误差范围之内。

收入差距的成因也不是那么简单。在英国收入最高的是医学专业的牙科、经济学或学计算机的人;在美国则是学工程学、物理学或商科的。一些受欢迎的人文学科,比如历史或英语,属于收入较低的学科。

但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对某此工作来说,从攻读就业面更广的学位开始,比从攻读专业性强的学位开始更好。

以法律行业为例。在美国,学法律预科或法律研究专业,这似乎是成为律师、法官或地方执法官最直接的途径,平均本科生年薪预计能达到9.4万美元。但哲学或宗教研究专业的毕业生平均年薪为11万美元。主修地区、民族和文明研究的毕业生年薪为12.4万美元,美国历史专业的毕业生年薪为14.3万美元,学外语的毕业生年薪则为14.8万美元,比学法律预科的毕业生高出5.4万美元,这一数字令人震惊。

其他行业也有类似的例子。以市场营销、广告和公关行业的经理为例:广告和公关专业毕业的经理年薪约为6.4万美元,而学文科的经理年薪为8.4万美元。

尽管总体上收入差距依然存在,但这可能不是学位本身的问题。尤其是,人文学科的毕业生中女性更多。我们都知道性别收入差距,而人文学科长期存在明显的收入差距:比如,主修人文学科的美国男性收入中位数为6万美元,而女性的收入中位数仅为4.8万美元。由于人文专业的学生中女性占比超过60%,收入差距可能要归咎于性别收入差距而不是学位。

我们还知道,当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某个领域时,该领域的整体收入会下降。考虑到这一点,难怪女性占70%的英语专业毕业生,收入往往不及男性占80%的工程专业毕业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人文学科包括英语文学、现代语言、历史和哲学等学科(Credit: BBC/Getty)

做自己喜欢的事

曼根认为,选择职业的重要因素应该是。不管学生在大学里学的是什么专业,选择职业必须是他们不仅擅长,而且真正喜欢的。

她说:“在我观察到的大部分领域,雇主只想知道你上没上过大学,成绩如何。因此,我认为做真正让你感兴趣的事情至关重要,因为只有感兴趣你才能取得好的成绩。”

无论怎样,根据平均工资来决定专业或职业道路是不明智的。曼根说:”财务上的成功不是一个好的理由。而且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理由。无论在哪一行取得成功,收入都会随之提高,而不是相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你会专注而充满热情,雇主会愿意给你一份工作。然后在工作中不断提升。“

这说明了一点,学生应该选择Stem还是人文学科,或者应该选择职业课程还是人文教育这个问题,可能一开始就被误导了。不是所有人都对会计和艺术史有同样多的热情和天赋。很多人知道自己最喜欢什么。只是不知道应不应该读那个专业,舆论引导也无济于事。

这就是家长和老师需要退后一步的原因。曼根说:”只有一位专家。我是研究我自己的专家,你是研究你自己的专家,他们是研究他们自己的专家。没有人,真的没有人能告诉你,如何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甚至,这意味着攻读一个”无用“的学位,比如文科学位,也是这样。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