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全世界最美的10座现代图书馆

Image copyright Alamy

英国伦敦佩克汉姆图书馆(Pechham Library)

佩克汉姆图书馆落成于2000年,象征着英国图书馆事业复兴的开端。这里曾经是一片长期荒废,社会问题丛生的市中心区域。建一座图书馆绝对称不上是迫切之举,然而威尔·阿尔索普(Will Alsop)充满活力的建筑设计却让佩克汉姆重新成为地图上的焦点。图书馆开张后的第一年就接待了50万人,并荣获斯特林建筑奖(Stirling Prize for Architecture)。这座看起来像一个倒L的建筑迅速成为当地地标,但其室内设计更让人惊叹。类似于嘻哈夜店的装饰风格彻底颠覆了人们对于图书馆的刻板印象。

Image copyright Alamy

德国柏林自由大学语言学图书馆(Philological Library)

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接到了为柏林自由大学(Free University of Berlin)设计一座新图书馆的任务后,他对人们最喜欢在哪里阅读进行了一番思考。他所创造的阅读空间十分平静与安静,还分布着充足的自然光线。在他在设计图里,人们悠闲地坐在树下读书,周围是斑驳的阳光。这就是他想为这里创建的氛围。这座落成于2005年的建筑的浑圆外观类似于人类颅骨,由此得到了"柏林之脑"的雅号。福斯特的设计还高度强调节能。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座建筑与外部世界和谐相处"。

Image copyright Alamy

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国家图书馆(National Library)

拉脱维亚国家图书馆体现了这个波罗的海小国起伏不定的历史。图书馆落成于拉脱维亚独立后的第二年——1919年。但在1940年,随着拉脱维亚被苏联吞并,它也随之失去了国家图书馆的地位。1990年,拉脱维亚重获独立,然后在里加(Riga)计划建设一座新图书馆,由生于拉脱维亚的建筑师加纳·波尔克(Gunnar Birkerts)设计。新图书馆于2014年落成。在这一年,里加被选定为欧洲文化之都(European Capital of Culture)。在一个象征性仪式中,拉脱维亚人在街上排成长队,把书籍从位于城市另一隅的老图书馆传送到新图书馆。波尔克的人生同样也体现了他的祖国跌宕起伏的历史。他于1925年生于里加,当苏联入侵拉脱维亚时,他逃离祖国并移民到美国,并在美国成为知名建筑师。拉脱维亚重获独立后,他返回祖国并在拉脱维亚的新首都设计了几座重要建筑。他于今年8月去世。

Image copyright Alamy

埃及新亚历山大图书馆(Bibliotheca Alexandria)

凯撒大帝从未下达烧毁古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命令(他只不过曾经下令烧毁旁边港口里的船只),但是他的命令却引发了世界历史上损失最为惨烈的一场大火。大火中,50万册手稿和50万件珍贵书籍被付之一炬。尽管这些书籍无法重生,但是亚历山大港却新建了一座世界级的图书馆。这座图书馆由挪威建筑事务所Snøhetta设计,2002年建成,是一座富于震撼力的现代派建筑。其内部设施则尽善尽美。除保存有大量阿拉伯语和法语书籍外,图书馆还设有13座学术研究中心(包括伊斯兰研究中心)和15个永久性展览(包括中世纪天文学展)。在互动式无人导游的带领下,你可以一览埃及5000年悠久历史的辉煌。图书馆内甚至还设有一座天文馆。亚历山大港的新图书馆每年接待150万读者。

Image copyright Alamy

德国科特布斯勃兰登堡科技大学图书馆(Brandenburg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Library)

于德国统一后的第二年——1991年建成的勃兰登堡科技大学(Brandenburg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促进了德国东部城市科特布斯(Cottbus)的复兴,而图书馆则是这所新大学的焦点。这座图书馆由瑞士赫尔佐格·德梅隆(Herzog & De Meuron)建筑事务所设计,建筑外墙镶嵌着由多种语言写就的文字,堪称新时代的"通天塔"。图书馆外观设计古朴粗犷,但其内部设计风格则大胆而现代,基本色调采用粉色 - 白色 - 绿色的组合。"你要是想知道一座建筑是否成功,最重要的问题是:它是否实现了功能?"雅克·赫尔佐格(Jacques Herzog)曾经强调。"人们是如何与它互动的?它是否让人们的生活更加有趣、轻松、富于激情?"显然,这座建筑通过了考试。

Image copyright Alamy

英国阿伯丁大学邓肯·莱斯爵士图书馆(Sir Duncan Rice Library)

和许多苏格兰城市一样,阿伯丁(Aberdeen)也曾经遍布外观丑陋的高楼。然而,2012年由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亲自揭幕的七层巨型单体建筑却证明,高楼也可以修建得很漂亮。有人把它比喻成一座把城市和大海连接起来的灯塔。设计者丹麦施密特·哈默·拉森(Schmidt Hammer Lassen)建筑事务所曾经在哥本哈根建成了引起巨大争议的丹麦皇家图书馆 (外号"黑钻石")。外形典雅,采用白色半透明玻璃幕墙的邓肯·莱斯爵士图书馆就像是"黑钻石"图书馆的孪生姐妹。锯齿形的幕墙可根据光线和温度的变化自我调整,从而调节内部气候。这座图书馆毫无争议地获得2013年度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RIBA)的国家奖(National Award)。

Image copyright Alamy

比利时根特的德库克(De Krook)

根特(Ghent)是一座建于中世纪的古老城市,人口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学生。根特和布鲁日(Bruges)一样都是风景秀丽的城市,而其旧城区最近经过一番整修保护。德库克位于河畔不起眼的角落,是一座造型简单的金属外墙建筑,并且连接了市中心和文化中心。作为"开放的知识与创新设施"的一部分,图书馆与其他设施起到了文化孵化器的作用,极大促进了这个曾经萧条落寞的城市一角的发展。这里经常举办研讨会和展览,你甚至能亲自动手试试3D打印。本地建筑事务所Coussee & Goris的建筑师拉尔夫·科西(Ralf Coussee)将这座图书馆称为"城市橱窗"。

Image copyright Alamy

英国伯明翰图书馆(Library of Birmingham)

当伯明翰市政府决定要建设一座新图书馆时,很多键盘侠都说这简直是疯了。这座英国第二大城市已经有了一座大型图书馆,每年接待100多万读者。采用野兽派设计风格,造型怪异的老图书馆早已成为很多人的眼中钉,于是市政府2013年拆除了老图书馆,然后新建了这座由荷兰Mecanoo建筑事务所设计的10层新图书馆。纳税人为此付出了1.89亿英镑巨款,但它很快成为一个深受欢迎的枢纽设施,在城市各处都能看到它的身影。作为英国人气最旺的文化设施之一,伯明翰图书馆每年接待200万读者。

Image copyright Alamy

美国西雅图中央图书馆(Seattle Central Library)

1997年,西雅图开展了一项旨在重建27座公共图书馆的两亿美元计划。在中央图书馆项目上花费了半数预算后,这座图书馆最终于2004年落成开放。西雅图中央图书馆由荷兰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ffice for Metropolitan Architecture)、西雅图本地LMN建筑事务所联合设计,其玻璃幕墙设计提供了开放性,并形成了光线充足、通风良好的的内部空间。"西雅图人热爱读书,但是我们的图书馆建筑当时却早已陈旧,"西雅图市立图书馆馆员黛博拉·雅各布(Deborah Jacobs)说。中央图书馆拥有150万册藏书,每年吸引200万读者(是老图书馆的两倍),唤醒了人们的读书意识。

Image copyright Alamy

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图书馆与学习中心(Library and Learning Centre)

当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去年以65岁的年龄去世时,世界失去了一位最具创新精神、最大胆的建筑师。《卫报》将她称为是"曲线女王"。这座位于维也纳新经济园区核心地带的未来主义图书馆是她大胆激烈的雕塑风格的典型代表。作为现代维也纳的标志性建筑,图书馆的屋顶向外悬挑,凌空覆盖了下方广场的一角。然而它最大的魅力在于内部。哈迪德生于巴格达,在英国长期工作和生活。她的作品融合了西方和东方元素,她的设计灵感来源包括从密斯·范德罗(Mies van der Rohe)的规整形状建筑,到沙漠中的移动沙丘在内的林林总总。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