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客厅:多功能空间的演变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路易十四的凡尔赛宫(Palace of Versailles)是1680年代为这位法国专制君主所建,宏伟壮观,放纵奢华。不过,没人会认为这个最初作为狩猎小屋的宫殿有多么舒适。

在路易十四的凡尔赛宫,宫廷生活是一场公开的盛会,一个极度讲究礼节和礼仪的世界。难道那里没有一间可以让人真正感到放松的房间吗?答案是没有。

令人好奇的是,正是在这里,客厅与住宅理念一同出现,顺应从18世纪开始的"现代"世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这个沙龙是路易十四宫殿里众多精致而又极其古板的房间之一(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因为发现自己的前任的拘谨生活方式不那么舒适,路易十五将一套房间改造成平行的私人世界。这位年轻国王的名字就成了路易十五(Louis Quinze)风格的家具和装饰风格的代名词,他在严格拘谨和相对不拘礼法的生活之间建立起一种平衡。

1691年,正是路易十四的鼎盛时期,巴黎建筑师阿戈斯蒂-查理·阿维莱罗(Augustin-Charles d 'Aviler)出版著作《建筑课程》(Cours d'architecture),他在书中阐明了像国王所在的正规宫殿房间和崭新的理想公寓房间之间的区别,身处后者之中,能让人感到放松自在。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路易十五风格在中规中矩中第一次融入了某种程度的舒适感(图片来源:Alamy)

到了 1728 年,路易十五风格建筑大师查理·埃蒂安·布里瑟(Charles Étienne Briseux)出版著作《现代建筑》(L'Architecture moderne)之时,人们对建筑舒适感的追求已然风靡。由沙发、丝绸、棉布、躺椅,以及用于缝纫、纸牌游戏和零食的小几构成的室内世界都已成为时尚,先是在巴黎,然后席卷整个欧洲。

当然,这并非一概而论,在穷人家里,室内装饰还只有基本功能。不过,从工业革命开始,住宅舒适感的概念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加强,对于那些有空闲时间的人而言,这就是休闲的概念。总之,是休闲和奢华推动了客厅的出现。最终,一个并没有特定功能性目标的多功能房间就在家中应运而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上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娱乐进入客厅,新技术使它成为现代家庭生气勃勃的活动中心(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20世纪,关于这个模糊而又越来越令人向往的房间的未来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在美国尤其如此。在1939年的纽约世界博览会上,由美国广播公司赞助的"未来的客厅(The Living Room of Tomorrow)得到大肆宣传。它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建立了这样一种理念:围绕收音机、电视、电影和报纸以及早期的传真机等新技术,客厅将引入人们家中,并由此成为家的中心。客厅是未来美国家庭的聚集之地,就像他们以往集中在农场的会客室一样。

1967年,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主播沃尔特·克朗凯特(Walter Cronkite)在"21世纪"栏目中,面对坐在客厅中熟悉他的数百万美国观众介绍了"2001年的客厅",其中有中央控制台,NASA(美国宇航局)风格的触摸按钮和开关,正是这些东西把客厅变成了家庭综合娱乐场所。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上世纪60年代,客厅成为展示文化艺术品味的地方,当时的许多家具都被视为艺术品(图片来源:Alamy)

这个客厅里布置有未来主义波普艺术(Pop Art )家具,包括一把透明充气塑料扶手椅、一个橘色沙发、落地式电视屏幕,还有彼得·默多克(Peter Murdoch)名义上的一次性聚乙烯塑料"斑点"椅子,后者在当今国际拍卖行的售价为2000英镑。未来的客厅显然很有趣,令人愉快,而且拥抱快速变化。

在世界各地的客厅中,人们曾观看无数美国肥皂剧,从我爱露西(I Love Lucyand)到迪克·范·戴克秀(The Dick Van Dyke Show)和脱线家族(The Brady Bunch),再到后来的科斯比秀(The Cosby Show),客厅显然成为当代家庭的心脏。也许,整个家可能就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大客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随着城市变得越来越拥挤,一个专门用来放松和社交的房间已经变成了一种很少有人负担得起的奢侈品(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1965年的一部由迪克莱斯特(Dick Lester)执导、甲壳虫主演的电影《Help!》中,甲壳虫四人组走进了四个看起来完全相同的朴素的连栋房屋。进入其中,有一个巨大的客厅,里面有一把阿恩·雅各布森蛋椅(Arne Jacobsen Egg Chair)、一盏阿切勒·卡斯蒂格利奥尼(Achille Castiglioni)钓鱼灯、一个黑胶唱片6250扶手椅(Black Vinyl G Plan 6250 armchair)、一个老虎机和一张约翰·列侬睡的低床。这部电影的美工设计师雷·希姆斯(Ray Simms)显然乐在其中,但半个世纪以来,这种想法仍然与许多人梦想的客厅如出一辙。

在今天的许多住宅中,厨房要么取代客厅成为家庭的中心,要么与之合并。随着城市人口前所未有地飞速增长,对于许多人而言,一个专门用于休闲的房间已经成为一种代价高昂的堕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近几十年来,在主流客厅设计中,喧闹华丽的主题和物品已被低调柔和的美学设计所取代(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与此同时,开放式布局的客厅的发展趋势有增无减,室内装修杂志上充斥着巨大的"俯冲空间",其充当多功能生活区的角色。当然,客厅中都布满了最新的现代化生活设施,尽管它们如今很可能被巧妙地隐藏起来,因为喧闹华丽的内装已被更为持久的低调奢华所取代。

在美国印第安纳州(Indiana)哥伦布市(Columbus),由美国建筑师埃罗·萨里宁(Eero Saarinen)设计的米勒之家(Miller House)颇具影响力,它在正式和非正式、现代和永恒之间取得了完美的平衡。自2000年以来,它一直是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艺术博物馆(Indianapolis Museum of Art)的一个国家历史地标,用于纪念实业家J·欧文·米勒(J Irwin Miller)。

Image copyright Pivot Marketing
Image caption 米勒之家设有著名的谈心角,这成为一种贴近生活设计的象征(图片来源:Pivot Marketing)

本世纪中叶精致的现代客厅是亚历山大·桑德罗吉拉德(Alexander 'Sandro' Girard)的作品。它设有一个"谈心角",其中的靠垫随着季节更迭而更换,饰有精美的织物,在这里欣赏丹·凯利(Dan Kiley)几何规整的花园美景位置绝佳,没有丝毫杂乱之感,给人以永恒之感。你可以在这里谈心,然后全然放松。这里有一个客厅,你既可以邀请路易十五来聊天,也可以看肥皂剧《脱线家族》。

请访问 BBC C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