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丽影》的劳拉为何不是女性楷模

(图片来源:Pictorial Press Ltd / Alamy Stock Photo) Image copyright Pictorial Press Ltd / Alamy Stock Photo

给你出一个快速抢答:你的邪恶死敌正在穿越峡谷,试图通过横亘在峡谷上摇摇晃晃的细小金属梯。为了阻止他到达彼端,你将会……

(a)拚命摇晃梯子,使敌人跌入峡谷罪有应得?还是……

(b)自己也跳上梯子,和敌人一样摇摇晃晃随时可能跌入峡谷?

如果你答(a),那么恭喜你,你比劳拉·克罗夫特(Lara Croft)更聪明,她就是《古墓丽影》(Tomb Raider)中挺笨的女主角。

当这个角色在1996年在电子游戏中首次亮相时,被推销成一个虚拟性偶像。媒体竞相聚焦在她波涛汹涌的上半身和不成比例的纤细腰身上。但游戏设计者们不断强调,劳拉的智商还在她身材之上, 2001年和2003年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两次出演时,这个角色都差不多可以称为女性楷模了。

14年过去了,你可能会希望这个角色会更给力了,制片方选用曾获奥斯卡奖的瑞典女演员维坎德(Alicia Vikander)来饰演这个,可能你也觉得令人鼓舞。但是,尽管有人一直夸赞劳拉的天赋异禀,但她竟是如此无能,你最终会怀疑是不是有人在反语讽刺。

我们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伦敦东部的一个健身房,在那里她输了一场拳击赛。之后,她在城里参加了自行车比赛,结果是撞上一辆警车而收场。当她的冒险活动正式开启,她根本不像邦德(James Bond),更像克鲁索探长(Inspector Clouseau)。在香港,她在港口蹿来蹿去,逢人就问:「对不起,你会说英语吗?」;然后被一肩扛猎枪的水手(吴彦祖)从三个劫匪手中救出,这水手顺手破解了令她百思而不可解的密码。

我明白这部电影里的劳拉,仍然是一个实习盗墓者,所以有理由不是朱莉扮演的那的高度自信女主角。我也明白,这身份更吻合于2013年新版系列。但是看着她只会服从别人指点,依赖别人拯救,面对危险只会尖叫,不会出语诙谐轻松应对,真的很没劲。银幕上真的有太多大制作的女英雄,而我们现在需要一个方方面面一无是处的角色吗?

非常糟的是,劳拉的无能是她唯一特点。事实上,并不完全如此。维坎德出奇地漂亮,如果你只想看一个穿着背心的性感健美的年轻女性在眼前晃来晃去,买一张《古墓丽影》的票是值得的。但她的个性并不比电子游戏吃豆虫(Pac-Man,食鬼或小精灵)或刺猬索尼克(Sonic the Hedgehog,超音鼠或音速小子)更强。

当劳拉还是个女童时,父亲(由演员多米尼克西·韦斯特(Dominic West)扮演)就训练她射击与解谜。是父亲的神秘学研究,激发了她成年后的探险。但是除了对父亲记忆的崇拜(大部分的童年时间中,父亲都在外神秘探险,这个不在话下)她同探险似乎没啥关系。影片中伦敦的开场戏,有一男人在餐厅厨房里追求她,健身房里有个女人和她谈话。这两个角色剧终再也没有出现。

电影的其余部分和女主角一样不给力。翻阅剧本,你会发现编剧似乎大量参考了“The Devil's Sea”和“The Chasm of Souls”等故事,这也没办法,因为其他电影编剧早已经写过埃及金字塔和圣约柜的故事了,剩下来的也只有这些,但故事还是过于单调而且情节可测。没错,都是劳拉那位缺席的父亲所致。他在七年之前寻找一位古代日本皇后的陵墓时失踪了。据传说,皇后有魔法杀死任何她接触过的人,所以她属下的将军们把她埋在了一个隐秘的岛上。如今,自称“圣三一”(The Order of Trinity)的邪恶组织想要把她找出来并利用她的魔法,因此劳拉的父亲必须要率先找到她。

让人捉急的是,故事同去年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失败的影片《木乃伊》(The Mummy)差不多,剧情根本经不起仔细推敲。如果2000年前皇后的将军就能击败她,那么在这个神经毒气和核武器时代,她的魔力还有什么用?邪恶组织还不如投资互联网创业,收益会更好。

尽管如此,这个稀里胡涂的原因已经足够让劳拉去遥远的丛林岛长途跋涉了,一到了那里就被一个稀里胡涂的恶棍(由演员戈金斯(Walton Goggins)扮演)逮了。整部电影以勉勉强强凑活能看的质量贯穿始终。没有一个数码加强的特技会让你惊喜,没有任何对话能让你开怀大笑,没有一段曲折的情节能让你感到震撼,也没有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看起来像几十年前印第安纳·琼斯(Indiana Jones)面对的那样惊怖。

伦敦的场景还算不错,拍摄出当代风格,没有那么多游客的伦敦,从涂鸦的小巷到现代玻璃大楼应有尽有。但当劳拉在皇后岛上时,画面粘在了一块脏灰色、绿色和棕色组成的调色板上了,好像他不确定《古墓丽影》究竟是一部卖座电影还是一件迷彩服。维坎德的真诚表演给了劳拉更多的生命力和情感,比剧本本身添彩更多,但电影唯一真正令人兴奋的是导演的名字乌塔格(Roar Uthaug)。

不过相比朱莉版《古墓丽影》的户外探险,这次的还不算是乱七八糟毫无头绪。电影也不像最近维坎德丈夫法斯宾德(Michael Fassbender)主演的另一部游戏改编剧《刺客信条》(Assassin's Creed)那么糟糕。总的来说,这是部收益高的系列电影,是《夺宝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还算可以的翻版,但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值得称赞的。

请访问 BBC C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