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身的”非洲艺术家

, Image copyright Walid Layadi-Marfouk

阿尔马登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African Contemporary Art Al Maaden ,MACAAL)是一座新开幕的美术馆,致力于推介初出茅庐的摄影师和雕塑家。阿拉斯泰尔•苏克(Alastair Sooke)在其开幕展《非洲不是一座孤岛》(Africa Is No Island)上,采访了参展的各路艺术家。

一轮弯月挂在漆黑的天空中,像一抹虚无缥缈的微笑。在马拉喀什以粉红色的墙围起来的老城区,一位身着白衣的娇小女子正在巨大的迪德吉马广场(Jemaa el-Fnaa)跳舞,她头上顶着银色的脏辫,纤纤细足下穿着一双芭蕾舞鞋。有那么一刻,她用脚尖缓缓地旋转,似乎迷失在思绪里;而下一刻,动作又激烈起来,步履间带着挑衅,像是嘻哈视频中性感的舞者。几秒钟后,她索性躺下,双臂交叉于胸前,一时让人想起马上要用尸布裹起来的尸体。

从某种意义上说,在夜色下马拉喀什最重要的市场里,这位由四名一袭黑衣的男舞者伴舞的迷人表演者,与周遭的环境并不突兀。在广场上的其他地方,一群群看热闹的人穿着带有尖头兜帽的斗篷,围绕着说书人和传统的柏柏尔人音乐家,或是看耍蛇、魔术表演、杂技杂耍,或是为即兴的拳击赛喝采。现场处处可见的节日气氛让人兴奋,那是一种持久的、令人近乎哑然的谵妄状态。但我们的这位舞者并非摩洛哥街头艺人,而是加纳的行为艺术家萨瑟兰(Elisabeth Efua Sutherland),她将传统的加纳舞蹈与现代舞融合在了一起。

Image copyright Mostapha El Hamlili
Image caption 萨瑟兰将传统的加纳舞蹈与现代舞融合在了一起。

萨瑟兰这场令人兴奋的表演是1957画廊(Gallery 1957,加纳)与1-54当代非洲艺术博览会(1-54 Contemporary African Art Fair)共同举办的,该博览会始于2013年,首次在伦敦和纽约策展,这回是首次来到马拉喀什。萨瑟兰的舞蹈也标志着阿尔马登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African Contemporary Art Al Maaden ,简称MACAAL)的正式开馆,这是一个新的独立性非营利当代艺术博物馆,位于古城东南方约六公里处。

"未来在非洲,"在我参观MACAAL时,博物馆总裁拉兹拉克(Othman Lazraq)告诉我。29岁的拉兹拉克极具个人魅力,他是一位摩洛哥地产大亨的儿子,出生在马拉喀什,对当代非洲艺术充满热情。"这里的艺术家正在构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他继续说。"终于,非洲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Image copyright Saad Alami
Image caption MACAAL是一个新的独立性非营利当代艺术博物馆,刚刚对外开放——这是古瑞希(Maïmouna Guerresi)的摄影作品。

阿克拉、拉各斯、开普敦和约翰内斯堡——这些非洲大陆主要的艺术创作中心所表现出的活力,使他相信,是时候创办一间专注于当代非洲艺术的美术馆了:"我想给这些优秀的艺术家们一个发声的机会,"他解释说,"不是在欧洲或者美国,而是在这里,在非洲,在他们自己的家里。"

为了庆祝MACAAL登上国际舞台,拉兹拉克策划了一场展览,展出了家族收藏的精华部分,由著名的非洲大师的作品组成,包括74岁的加纳雕塑家安纳祖(El Anatsui)和65岁的马里织物艺术家科纳特(Abdoulaye Konaté),后者由国际商业画廊布雷恩—萨赞画廊(Blain Southern)代理。

聚光灯下

拉兹拉克也热衷于提携"崭露头角的"和"隐身的"艺术家。为此,在开幕式上,他邀请视觉非洲(Afrique in Visu)这个2006年在马里创立的摄影"参与平台",策划了《非洲不是孤岛》(Africa Is No Island)摄影展,汇集40多位摄影师的作品,展示出今天非洲摄影艺术的广度和深度。

"如果说有什么东西把这些摄影师联系在一起,"拉扎拉克解释说,"那就是他们的多样性。很多人仍然认为非洲是木头一块,无边无界。但是,非洲有54个国家,彼此之间各存差异,有着不同的传统和风俗。这就是我们想要表达的。"

Image copyright Namsa Leuba/Art Twenty One Gallery
Image caption 卢巴将时尚摄影与几内亚的传统形象结合在一起:上图为2011年亚卡拉本系列(Ya Kala Ben series)中的卡费盖里迪欧王子塑像(Statuette Kafigeledio Prince)。

的确,这个展览充满了令人惊叹的作品,其中包括瑞士几内亚裔艺术家卢巴(Namsa Leuba)的摄影,让人眼前一亮。这些图画把裹着奇装异服的孤单人物置于自然环境下,将时尚摄影的视觉语言和神圣的几内亚小雕像的传统造型融合到了一起。另外一边,有照片记录下移民和环境灾难的影响,以及日常生活的种种。意大利出生的卡尔索(Nicola Lo Calz)展示了在贝宁的一个令人难忘的伏都教女祭司的形象。她坐在一个狮子壁画前,彷佛在视觉上体现了她的实力,她冷漠地盯着镜头,嘴里若无其事地叼着一根细长的香烟,吐出一股浓密的白烟。

Image copyright Nicola Lo Calzo/L'agence à Paris
Image caption 卡尔索的摄影作品在贝宁的伏都教女祭司Idelphonse Adogbagbe,这是一个关于殖民地奴隶制的艺术项目的作品。

还有几位艺术家,比如22岁的马福克(Walid Layadi-Marfouk),他在巴黎出生,在法国首都和马拉喀什长大,现居纽约,他向非洲生活的负面刻板印象发起了直接挑战。他的利雅得(Riad)系列摄于马拉喀什,表现了一个传统人家亲密但戏剧性的种种场面,该系列的灵感源自他童年的记忆,以及对西方媒体上关于穆斯林文化表述的不满。他说,那些刻画与自己的记忆大相径庭,难以获得他的认同。

Image copyright Walid Layadi-Marfouk
Image caption 马福克对于西方媒体上关于穆斯林文化的刻画发起了挑战:上图为Haya Jat (Starifixion),2017年。

"我看到的都是代表痛苦、屈从和极端主义的黑白影像,"他告诉我。"通常,背景都是沙漠里。你永远不会看到女人的脸。我想对这些做出反击。"

43岁的科特迪瓦艺术家楚马里(Joana Choumali)在MACAAL展出了两幅美丽的肖像画,选自她的Hââbré系列,这个系列关注她的故乡阿比让(Abidjan)里那些来自尼日利亚和基纳法索、有着可怕面孔的移民。这些肖像也代表了跟非洲有关的顽固偏见的觉悟。

"你依旧能听到老调重弹:非洲很穷,人民吃不饱饭、不幸福,每个人都想出国,去欧洲生活,"她一边喝着甜薄荷茶,一边说。"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并非全部。"她笑了起来。"就拿我说,我很高兴住在非洲。我想留在阿比让。"

不为人知的故事

楚马里在卡萨布兰卡接受的艺术教育,她很后悔在自己年轻的时候,未能给予非洲的本土文化足够的重视:"灌输给我们的是别处的文化,而本土文化未能得到足够推广,"她说。"世界正在向其他文化开放,而非洲文化是如此丰富:还有很多未及开发的故事。"她停顿了一下。"现在是非洲艺术家说出这些故事的时候了。"

但对于被贴上"非洲艺术家"的标签,她又是怎么看的?鉴于非洲大陆的面积,这个概念不是有着内在的荒谬吗?"这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她回答,"因为我为自己是非洲人而自豪。我一辈子都住在科特迪瓦,我是科特迪瓦人。但如果你问我,'你是非洲艺术家吗?'我会说,我是一个生活在非洲的艺术家,恰巧是非洲人。"

Image copyright Joana Choumali/50 Golborne Gallery
Image caption 楚马里的Hââbré系列关注那些来自尼日利亚和基纳法索、有着可怕面孔的移民:上图为Mme Djeneba Hââbré。

"当然,被归类为'非洲的'对于艺术家来说并不有趣,"1-54艺术博览会的创立主管格劳威(Touria El Glaoui)说。 "但他们也认识到,标签在帮助他们获得应有的知名度。"

格劳威说,她发起1-54的主要动机是,"让非洲艺术家和定居海外的非洲艺术家获得知名度"。自从十年前创办这个艺术博览会以来,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格劳威说,曾经,"非洲艺术家在国际艺术舞台上是缺席的"——但现在依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甚至是在今天,当她在伦敦和纽约举行博览会时,还是会遇到大吃一惊的人:"第一次知道这个博览会的人往往会说,'哦,天哪,我不知道非洲还有当代艺术。'他们也许还以为非洲依旧内战不断呢。现在,那里的经济蓬勃发展,已经取得了长足进展。"她笑着说。"如果那些对非洲持有负面看法的人能够获得我在这个国家旅行时的经历,他们会惊讶不已的。"

请访问 BBC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