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播20年《欲望都市》中的那些女性话题已深入亚洲

, Image copyright New Line Cinema

日本配音演员永岛由子(Yūko Nagashima)为美国现象级电视剧《欲望都市》中布雷萧(Carrie Bradshaw)这个角色配音,起初接下这个工作时她有些担忧。毕竟性这个话题,日本女性无法像凯莉和她的朋友们那样在任何早午餐上公开地、漫不经心地谈论。由子告诉《华尔街日报》,"我曾经好奇,保守的日本观众能否接受这部电视剧。但我很快意识到,《欲望都市》谈论的是女性担忧的普遍问题,比如爱、性、她们的伴侣、她们的事业等。不论她们来自哪里,这些问题对于所有女性都是共通的,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这部电视剧对日本女性也如此有吸引力。"

由子会在整部剧中为凯莉这个角色配音,还包括两部后续电影。如此喜欢《欲望都市》这部剧的每个细节,美国之外可不止日本一个国家。

1999年,这部剧在美国家庭影院频道(HBO)播放到第二季时,开始向更多热情的他国观众播出,包括澳大利亚、爱尔兰、英国、法国、德国和日本。所有这些国家的观众都沉迷于凯莉和她的单身女友们——浪漫的夏洛特(Charlotte)、实用主义的米兰达(Miranda)和性感的萨曼莎(Samantha)——在纽约市有伤风化的冒险故事。

现在,《欲望都市》庆祝开播20周年之际,这部电视剧一直在电视频道和串流媒体上重复播出,产生强大的全球推动力,对不同产业都产生了深刻影响——它使莫罗•伯拉尼克 (Manolo Blahnik)女鞋、马格诺利亚蛋糕店(Magnolia Bakery)的纸杯蛋糕和许多其它品牌全球闻名。而它在保守的亚洲和中东国家获得的成功尤其令人惊讶。这部剧在这些国家或被追捧,或被效仿,或被禁播——但从未遭遇冷场。

《日本时报》(The Japan Times)报道,自1999年引入日本以来,《欲望都市》中的自由意识一直吸引着日本女性。这部剧让日本女性可以大声说出"性"这个词(日语发音为sekkusu)。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尼克松(Cynthia Nixon,图中最右)正在和纽约州州长库默(Andrew Cuomo)竞争民主党的州长提名

在我写《〈欲望都市〉与我们》这本书时,《跆拳道艺伎:现代日本女性如何改变她们的国家》一书的作者钱伯斯(Veronica Chambers)对我说 ,"这部剧在日本很有影响力,因为年轻女性在剧中找到了共鸣,在两性关系中有了更多主张。"电视剧中的四位女性寻找她们各自的白马王子,这种童话般的情节引发了共鸣,她说,此外还有她们尽情追逐时尚,那个时期恰逢日本的原宿(Harajuku, 东京的一个地区,日本的时尚文化中心)运动在不断拓展。

纸杯蛋糕和批评

这部剧引发的其它潮流也迅速在亚洲市场传播开。总部位于纽约的马格诺利亚蛋糕连锁店2000年在《欲望都市》中出现,开启了纸杯蛋糕的潮流,蔓延到日本、韩国以及一些中东国家。去年,马格诺利亚在韩国的分店依然占该品牌所有纸杯蛋糕销量的70%。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欲望都市》在亚洲大受欢迎,尤其是在日本,而这个国家将公开谈论性以及相关话题视为主要禁忌。

在2000年代后期《欲望都市》的两部电影上映时,独立、傲慢的女主角们仍继续对日本女性施加影响。特鲁伊特(Trenton Truitt)在《今日日本》(Japan Today)中写道,"这些特质似乎让日本女性着迷,现实中的她们不得不表现得像温顺和脆弱的娃娃,愿意礼貌地向男人们鞠躬(并优雅地给他们让座),这些男人们某天会用婚姻来"宠幸"她们。"特鲁伊特还写道, "日本女性在父母和社会持续的逼迫下寻找丈夫,唯恐自己背负成为"败犬女(loser dog,日语发音为make-inu,意为30岁以上的未婚女性)"的耻辱。日本女性在这部剧中两性关系的挣扎里找到了共鸣。她们专注地寻找自己的大人物(Mr Big,《欲望都市》中的男主角之一),在东京这似乎和在曼哈顿一样困难。"

在日本,《欲望都市》与女性身份的联系和在美国一样紧密。"贬低《欲望都市》就好像意味着你没有一双绑带高跟鞋或者一条小黑裙," 庄司香织(Kaori Shoji)在《日本时报》撰文,对2008年《欲望都市》电影进行了批评。"这就像是承认多年的独身生活后,你就会被视为一个不完整的女人(反正不是现代定义上的完整女人),一个没有感觉、没有品味、怪异和不受欢迎的女人。我已经能听到姐妹情谊的大门对我关闭,甩在我脸上轰然作响,充满敌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欲望都市》的到来恰逢日本出现了以原宿风格(Harajuku style)为代表的更为大胆的女性态度。

在其它一些国家,比如新加坡,该剧的美国版被禁播。1999年该剧开始在全球播出,而保守的岛国新加坡直到2004年才开播此剧。在观众的呼吁下,传媒法律也有一些改变,於是新加坡播出了经过剪辑净化的版本,而当时美国已经差不多开始播大结局了。新加坡版删除了性爱场景和脏话,尽管如此,它还是打破了障碍,保留了一些俏皮的早午餐玩笑和同性恋话题。家庭影院频道在新加坡的广告中淡化了性感元素,用的广告语是"爱情总是值得等待"。

几年后,这部剧在一些地区依然是禁忌。在2010年的《欲望都市2》的电影剧情中,主角们去阿布扎比(Abu Dhabi)度假,制作方希望在附近的迪拜(Dubai)拍摄,以尽量接近阿联酋保守的首都城市。这几幕中包括性感的萨曼莎在集市上向男人扔避孕套,还有情人的台词"我的阴唇上的劳伦斯"(Lawrence, 英国作家,作品多探讨两性关系),因此迪拜官员也在看完剧本后也拒绝了他们的请求,他们只好选择摩洛哥(Morocco)作为替代的拍摄地点。这部电影从未在阿联酋上映过,不过那里的官员说,影片发行商从未申请过上映许可,可能是因为担心会受到太多审查删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由蒋欣(图中左二)主演的《欢乐颂》以一种适应国家文化敏感性的方式拓展了边界。

最近,中国有了《欲望都市》模仿剧集,名为《欢乐颂》。此剧围绕着五个城市女性和她们的爱情生活,直面禁忌的性问题;其中一位承认她不是处女,为此他的男朋友非常不高兴。当然,这听起来与美国《欲望都市》标准不太符合,但这正是问题的关键。类似剧集在特定文化背景下讲述女性的真实故事,如果中国女性希望突破贞操这样的禁忌,萨曼莎也一定会为他们鼓掌。

请访问 BBC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