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Vs发信息:解码互联网时代的网络语言

The young often text more than make calls so is speech itself doomed? Texting may be closer to speech than formal written language, writes James Harbeck.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大声念出这句话:zomg wtfffffff im going 2 pwn you!!!!1111 lololol(天呐!靠得咧!我将搞定你!!!!1111哈哈哈哈)

嗯,好吧,你没法念出来。然而,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实时互动中,像那样的互联网语言比书面文本更接近口语。但它自有惯例,其中有些是无法发声念出来的。它是口语的替代品。

它会取代口头英语吗?

这听起来像是本末倒置。我们首先学会的就是口语(聋哑人除外)。在历史的长河中,许多人从未学会写字,许多文化也没有文字系统,但他们都有口头语言。书写语言的发明是用来记录口头语言的。

书面语言并不只是口头语言的凝结形式。数百上千年的时间里,书面语有了感叹号和斜体这些形式来传达口语的特征,像是语气,但也发展出了口语传达不了的东西:我们的拼写携带的词源学痕迹,通过段落传递的思想结构,字体和其他设计元素的审美等。

有一些书面语言的特征又反馈到口语中,比如说"我的室友/男友"的时候念成"我的室友斜线男友",不过口头语言和书面文本已经分道扬镳了,并演变成不同形式以满足不同目的之需要。在有些语言中,比如阿拉伯语,标准的书面形式和口头形式的差异之大,可以说成了同一语系下的不同方言。

但实时的互联网文本是新东西。在我们发推或者发短信时,我们是在将文字的固定视觉手段与口语的即时现场表演结合起来。它跟口语一样通俗,借鉴了口语的直白——生动的网络阿拉伯语往往用的是口头语言,而不是标准的书面阿拉伯语。不过,它仍然属于书面文本。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WTF这个词最早是作为火星文(指text-speak,网上短信语言,中文称为火星文,讽刺一般地球人看不懂)出现的,但现在已脱离原意,在日常对话中用作脏话的占位符。

实时互联网白话英语(Live internet vernacular English,我们简称为Live)发轫于上世纪九十年代。Usenet聊天组有时是实时交互的,有时在原帖发表数小时、数天甚至更长时间后才作出回应。互联网中继聊天(Internet Relay Chat,IRC)和即时通讯使用的是书面文字,并且留下记录,但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实时,或者接近于实时。由于是一种新的语境和使用风格,人们四下里去发掘潜力搞创新。

早期一个显着的例子就是哈姆尼特(Hamnet),这是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Hamlet)的讽刺版,于1993年完全用IRC完成。这里是达内(Brenda Danet)在《Cyperpl@y》一书中引用的例子:

哎哟,奥菲莉娅来了 [20]Ooops, here comes Ophelia [20]

** <<动作>> **:_奥菲莉娅上场 [21]**<< Action >>** : _Enter Ophelia [21]

你的东西回来了 [22]Here's yr stuff back [22]

不是我的,爱人。呵呵呵呵呵;-D [23]Not mine, love. Hehehehehe ;-D [23]

那个";-D"是电脑中介传播对口头语言最早的模仿物之一:面部表情和其他的肢体动作的代表,也就是颜文字表情符(emoticons,颜文字为日文,但已被广大华人网民所接受)和更近一些时间出现的绘文字表情图标(emojis,中国大陆亦称小黄脸。但中文用者也习惯将颜文字和绘文字都称为表情符号。)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WTF保留了原意,但比使用原词更能让人接受——暗示这是一个令人反感的骂人话的读音。

颜文字和绘文字代表着互联网实时交流的各个方面,但用者并非总是按照它们所代表的意思来使用。一些研究发现,它们的主要用途不是表现说话人的情绪,而是帮助缓和人际关系,传达讽刺等特征。与其说它们代表的是发送者的感受,不如说是发送者希望接受者获得的感受。

正如语言学家克里斯特尔(David Crystal)在《语言与互联网》(Language and the Internet)中所写的,表情符经常用作"向接受者发出的警告,示意发送者担心句子可能产生的影响"。它们可以软化那些可能让接受者黯然失色的信息,并强化那些让接受者光彩夺目的信息。

另一方面,实时互联网英语有很多方式来传达作者的情感,或者至少是情感的强烈程度。一个重要方式就是重叠。像wtf这样的缩写,可以通过重复最后一个字母——wtffff来进行强调,发音方式上没有变化;lol(laughing out loud,放声大笑,通常并不意味着使用者在真的哈哈大笑)变成了lololol,与它所代表的语音已完全无关。

甚至当实时互联网英语代表一种说话效果时,文字和发音可以分离;虽然我们可能会说一个拉长的"niiiiice"(好)来做效果,但在实时互联网英语中,你可能看到它写成"niceeee"。

进化还是退化?

实时网络英语就像是科幻故事,人的舌头和声带都被键盘和屏幕所取代,他们必须学会利用新的身体结构的潜力和限制。没有音量、音高、节奏和语速,你会怎么办?

不用Shift键和标点来表明在赶时间(sorry cant chat rn got an essay due,抱歉现在不能聊有论文要交)或者漫不经心(hi whats up,嗨干嘛)。用拼写错误来显示紧急或者掉以轻心——把the写成teh,own写成pwn(支配或者战胜),zomg(代表OMG,z在Shift键旁边,系手误),hodl(持币,虚拟货币术语);这些都源自拼写错误,后来变成了固定形式,比原本的写法相比,它们更加激烈更加诙谐。

在一口气敲出几个感叹号时,把手指从shift键上拿开,会有看起来更抓狂的效果:!!!!!111。然后为了强化讽刺,可以写成!!!!!111one。弄乱大小写标准来传递嘲笑的效果:如果有人写"Sorry,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this(对不起,我不想聊这个)",你可以这么写嘲笑他们,"sOrRy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ThiS"。这是一种我们未见过的说话方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第一个绘文字(emoji)是由栗田穣崇(Kurita Shigetaka)在1999年发明的——他的一些作品正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但语言总是一场言语行为,它必然要涉及之前的语言表达,帮助你传达你所知道的,以及你所属的群体。实时网络英语是某个特定社交群体的习惯用语——或者,到目前为止,是几个不同社交群体的习惯用语。那种大小写混用的嘲笑方式,始于2017年推特上的一个海绵宝宝模因;hodl始于比特币论坛(Bitcoin Talk Forums)上的一篇帖子;其他的(比如用kek代替lol)则是来自网络游戏的特色。

许多独特的用法都是来自年轻人的论坛,比如4chan、黑客聊天群等,用来显示某种竞争性的聪明——比如,用pr0n来取代porn(色情),以绕开内容过滤器和关键词搜索,或者用n00b和1337来表达noob(菜鸟)和leet(黑客语),它们分别是newbie和elite两个词基于声音的缩略语。

正如多伦多语言学家塔利亚蒙特(Sali Tagliamonte)和丹尼斯(Derek Denis)所言,实时互联网语言是"一种独特的新型混合语"。它对交流的作用就像赛格威电动平衡车(Segway)之于交通:它将两种不同的模式结合在一起,兼及两者的一些功效。但这种混合语畅通无阻,没有碰到赛格威遇到的障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一些错别字和推特语已经进入了美国英语,他的批评者们经常带着嘲讽意味使用。

但这种奇特混合语会取代口语吗?拜托,你在说什么呢?有很多事情还是要用你的嘴巴和声音才能做到最好,就像无论你拥有什么交通工具,有很多地方还是步行去最便捷。

另一方面,实时互联网语言正在影响着其他形式的英语——口语和书面语,因为我们在说话或书写时会借用或提到网络语言。有些实时互联网语言是无法念出来的,但你也会听到有人直接说出"L O L",并在广告中看到各种网络表情符。

使用网络语言的年轻人长大后,会把它带入正式的书面语言吗?学术研究表明,这种事情并不会发生。他们学会在必要的时候如何像成年人一样写作,就像我们所有人一样:我们不会在年度报告中使用小时候学到的俚语。早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们就有了类似FYI(仅供参考)这样的缩写,但你不会在报纸文章和学术论文中看到它们。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7年,《每日秀》(Daily Show)主持人诺亚(Trevor Noah)在纽约开了一家特朗普总统推特图书馆,连续数天展示特朗普的推文。

随着网络媒体的成熟,我们可能会获得更为正式的实时互联网语言版本。在推特上,某些形式的正式语言已经出现了约定俗成的准则,比如编好号的推文串。但那只是众多英语中的又一个变化而已。可能性是无穷无尽的,但如果我们发明了心灵感应的传心术,那我们就可以期待另一个版本的英语诞生。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