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威尔士到苏格兰 那些“消失”后重生的语言

, Image copyright Michal Iwanowski

"A eus le rag hwedhlow dyffrans?"是威尔士歌手桑德斯(Gwenno Saunders)的第二张专辑《勒科夫》中第一首曲目的歌词,但这句歌词并非威尔士语,而是一种只有不到1000人使用的少数民族语言——康沃尔语。这句歌词的意思是"还有人听不同的故事吗?"——这是她这张唱片的核心思想,歌颂了语言、文化和身份的差异性。

康沃尔人打败了,而桑德斯这首歌却赞美倾听他们声音之意义。表面上来看,康沃尔语显然是输掉了这场战争,最后一个只会讲康沃尔语的人已死于1777年。现在,桑德尔斯的迷幻流行乐专辑是这种语言死而复苏的诸多象征之一。

英国拥有丰富的少数民族语言。今天人们对少数民族语言的认识逐渐加深,这可能也反映了我们的愿望,即随着文化全球化的加深,我们希望再建与本土文化的连结,或者简而概之,是要歌颂英国作为多元文化大熔炉的特色。

伦敦及其周边的夜生活、食物和饮料、自然奇观和领先世界的文化让人流连忘返。我们深入调查了伦敦及其邻近城市布莱顿、布里斯托、利物浦和曼彻斯特(所有这些城市都在大约两个小时内的交通圈中)以解开它们深藏的秘密。无论你是在城里呆上几个小时,几天还是一周,都会沉浸在英国的魅力中。

属于凯尔特语族的威尔士语是英国最广为人知及使用人数最多的少数民族语言,但凯尔特语族在苏格兰、爱尔兰和马恩岛也有三种不同的版本。这三地的凯尔特语使用人数长期以来都呈下降趋势,但近几十年来,由于人们对保护和推广土著语言的兴趣逐渐升温,所有这些地区说本士语言的人数有所回升。

康沃尔语与其他凯尔特语(威尔士语和布雷顿语)统称布立吞语,起源于现在属于法国的布列塔尼地区。康沃尔郡位于英格兰西南端,在欧洲宗教改革之前一直反对英格兰化。把英语作为教会语言的运动遭到了康沃尔人的强烈反对,但他们发起的"祈祷书反叛"遭到了残暴的镇压,大约有4000名康沃尔人被杀。这对康沃尔语来说是沉重一击,17世纪,康沃尔语的使用人数逐渐减少,西部偏远的地区使用此语言的人数只剩几千人。

大家都懂的语言

20世纪初,人们对康沃尔语的兴趣被重新唤醒,这有助于保留这门语言,尽管它仍只为极少数人使用。但在过去的20年里,支持康沃尔语的呼声越来越高。2002年,英国政府根据《欧洲区域或少数民族语言宪章》(European Charter for Regional or Minority Languages)认可了康沃尔语,康沃尔地方政府开始资助双语路标。201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康沃尔语不再属于"濒危"语言。现在,当地一些幼儿园和小学开设了康沃尔语课程。

桑德斯说:"我觉得人们的态度已经发生改变。"她认为,当地企业使用康沃尔语及康沃尔地方政府推动的的双语路标"将产生巨大影响,因为人们可以看得到这种语言,有视觉上的影响。还有很多社区把康沃尔语融入到了日常生活中,比如打招呼之类。我觉得这真的很鼓舞人心,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有勇气制作康沃尔语唱片。"

但桑德斯并不在康沃尔出生或长大。她来自威尔士首府卡迪夫,至今仍住在那里,但她从小就讲威尔士语和康沃尔语,因为她的父亲蒂姆•桑德斯(Tim Saunders)是一位康沃尔语诗人。

成了母亲后,她录制这张专辑的兴趣被激发。她说:"我和我儿子讲康沃尔语。如果一种语言能让你自由自在地表达自己,你会很渴望与大家共享。"身为人母会让你不由自主地回到童年——桑德斯发现自己再一次与康沃尔的民谣和故事联系在一起,这些元素自然而然地融入了她的音乐。

但除此之外,桑德斯还有一个政治意图——提高人们对所有族群语言的关注,并探索构成英国文化的多样性。

Image copyright Michal Iwanowski
Image caption 桑德斯认为音乐和文化的"软"力量与政治竞选一样有用。

这种意识源自桑德斯的家族血统。她的母亲是一位说威尔士语的活动家,为压力团体威尔士语言学会(Cymdeithas yr Iaith)的成员,20世纪90年代因冲击威尔士政府大楼入狱。他们呼吁给予威尔士语官方地位的活动从那时已经开始。尽管农村中心地区将威尔士语作为第一语言的人数在不断减少,但在东南部的城市地区威尔士语正在崛起。当然,桑德斯看到了卡迪夫的变化。现在,她可以在当地使用威尔士语购物。学校使用威尔士语以及公共场所所有指示均需双语,都起到了帮助作用。

一种单语文化

在桑德斯看来,音乐和文化的"软"力量和政治竞选一样有用。"这就是音乐的美,不是吗?音乐是所有人共通的语言。如果我站在街头上演说,告诉你们康沃尔语对我有多重要,可能很难将我的情感传达出来,而流行音乐是一种更容易接受的方式,能帮助我传递这种情感的深度。"

这张专辑可能只有少数几个城镇的听众才能真正理解(值得一提的是,康沃尔语使用者最多的地方实际上是伦敦),但桑德斯发现它很受欢迎。对于许多听众来说,康沃尔语专辑《勒科夫》怪异有趣,是唱片魅力的一部分。这是新颖之举,非过时的东西。

想要振兴少数民族语言,需要的不仅仅是学术上的关注,或者仅仅视之为历史。对一种文化的怀旧之情可能会让人变得麻木。桑德斯指出:"人们可能会对文化身份不屑一顾,因为他们觉得这不过是多愁善感。我对多愁善感一点都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探索你们真正具有前瞻性的文化遗产。"

桑德斯坚持认为康沃尔的文化在不断发展,打通了本土和历史的连接,展现了一种"真正的开拓和进步精神"。无论是学过康沃尔语并制作YouTube视频的青年,还是音乐节上的大胆之举,比如演唱康沃尔语歌曲的弗兰克•特纳(Frank Turner),又或是大型户外木偶表演、演唱康沃尔语歌曲的升降机乐队等等。很多人都在用这种古老的语言发表新的作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大规模的木偶表演,升降机乐队演唱康沃尔歌曲串烧。

我们必须承认,《勒科夫》是多年了(若非有史以来)第一张备受瞩目的康沃尔语流行唱片,但在威尔士,这只是欣欣向荣的威尔士音乐舞台的一部分,享有声誉的威尔士音乐奖每年的最终候选名单上有班迪斯、9Bach、Swnami、温柔的善人和桑德斯等优秀音乐人。桑德斯的第一张威尔士语专辑《Y Dydd Olaf》便获得了此奖

威尔士语电视剧地位也略微上升,这要归功于外国电视剧的流行,让我们逐渐适应看字幕。像犯罪电视剧《腹地》这样的双语剧,既有威尔士语,也有英语,不仅能取悦说威尔士语的观众,还能赢得不懂威尔士语人士的喜爱,因为他们乐意观看有字幕的威尔士语电视剧。威尔士语剧团(Theatr Genedlaethol Cymru)为了让更多观众能看到他们的作品也率先使用了即时翻译移动应用程式Sibrwd。

桑德斯希望更多语言能受到这种待遇,包括移民社群的语言。她说,"这真的很难,因为我们生活在一种单语文化中。比如说,伦敦有数百种社群语言,但你无法在主流媒体上使用它们。当你接触不到其他文化时就会产生孤立感。我对更真实地反映英国的文化和语言生活感兴趣,因为它确实丰富多彩,有趣得令人着迷。"比如,桑德斯生活所在的卡迪夫就有一个很大的波兰人社区。那她为什么无法在电视和广播上观看和聆听他们的故事、语言和音乐?

桑德斯认为,英国正面临着身份危机,康沃尔语正提醒我们,"英国特色"的概念没有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千古不变。康沃尔语与布列塔尼语相似,是英国和布列塔尼之间"缺失的一环",这提醒大家,英国一直都在受到民族迁徙和流动的影响。

英国退欧后,我们将不得不"重新定义在这个岛上生活意味着什么"。桑德斯希望人们能够着眼于国家真实且多样的过去,这将有助于培养人们对国家多元化现状持更开放和积极的态度。她指出,"如果能认识到我们的英国身份是在不断的改变中,人们可能将不会有被孤立的感受、以及文化优越或纯正的感受,因为这些东西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