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神秘的帝王银盘

Image copyrigh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Image caption 其中一幅场景是提比略皇帝的母亲莉薇娅(Livia)带着尚在襁褓中的提比略逃离森林大火

1604年的罗马:意大利贵族出身的红衣主教、艺术赞助人阿尔多布兰迪尼(Pietro Aldobrandini)在自己私宅举办了一场盛大晚宴。摩德纳及瑞吉欧公国的大使马塞蒂(Fabio Masetti)应邀赴宴,他环顾餐厅,一套耀眼的银器在烛光下闪闪发亮,令他印象深刻。第二天,马塞蒂在给他的老闆摩德纳及瑞吉欧公爵的信中特别提到了这套引起他注意的大型银器:“我看到12个塑有12位罗马皇帝立像(的大盘子),上面刻画了他们的显赫战功和丰功伟绩,价值2千个罗马金币。”

马塞蒂所说的就是“凯撒银盘”(Silver Caesars,凯撒为罗马皇帝封号之一),一组12个银质镀金高脚盘。这套餐具作为文艺复兴银器的典范,堪称同时期流传至今最重要的银器组具。负责策划凯撒银盘展的西蒙(Julia Siemon)这样评价:“文艺复兴有很多漂亮的银器,但凯撒银盘绝无仅有,非常特别。”这场引人入胜的展览将在英国白金汉郡19世纪的法式城堡风格的沃德斯登庄园(Waddesdon Manor)举行,这座庄园是建立欧洲银行帝国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一位成员兴建的,他的父亲曾拥有其中一件凯撒银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意大利红衣主教阿尔多布兰迪尼是位贵族和艺术资助人,他曾拥有全套凯撒银盘

凯撒银盘曾属于红衣主教阿尔多布兰迪尼(1571-1621),因此也称阿尔多布兰迪尼泰扎(Aldobrandini Tazze)。泰扎(tazza)是意大利文,指一种浅口装饰杯盘,配有底座,形状源于古代酒器,tazze是复数形式的拼写。

这是12只泰扎150年来首次团聚一堂,齐齐在沃德斯登庄园的白色画室亮相,场面相当壮观。整个杯盘高约16英寸(41厘米),托盘正中伫立着一尊罗马皇帝像,托盘上有四幅精美图画描绘了皇帝一生中的重要事迹,而托盘则置于华丽的底座上。

Image copyrigh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Image caption 这套12只高脚银盘工艺精细,这是其中的克劳狄皇帝银盘(Claudius Tazza),制作于1588年左右

整套银盘共描绘了48个历史场景,每个历史场景都出自于古罗马历史学家苏埃托尼乌斯(Suetonius)的《罗马十二帝王传》(The Twelve Caesars)的一段历史记载。该书著于公元二世纪早期,记录了凯撒大帝尤里乌斯(Julius Caesar)和罗马前11位皇帝的生平事迹。

其中一只托盘上描绘凯撒大帝与同僚们正在商讨横渡卢比孔河,另一只描绘尼禄皇帝(Nero)在被大火吞噬的罗马城中弹奏七弦琴。

就算不了解那位古罗马历史学家或罗马历史,你也会被这些珍贵银器展现出的卓越工艺所震撼。整套银器重达82磅(5.85石),西蒙说:“真的是银子打造的艺术品。”

Image copyrigh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Image caption 这套12只银质镀金高脚杯盘是文艺复兴时期非常独特的银器代表,这只是奥托皇帝银盘(Otho Tazza)

凯撒银盘的特别之处在于,虽然在艺术古董收藏行内很出名,但大家对它们的起源却知之甚少,几百年来,学者们都没能准确梳理出它们的历史轨迹。我们不知道银盘为谁而造,何时而造以及为何而造。

沃德斯登庄园的展览名为“凯撒银盘:文艺复兴之谜”(The Silver Caesars: A Renaissance Mystery),去年曾在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首次展出。西蒙认为,她和同事们已发现解开这组餐桌装饰摆件谜团之法,银盘之设计制作可能只是用来装饰餐桌,并非用来盛载菜肴。跟随西蒙的推理脚步,我们将进入一部引人入胜的艺术侦探小说。

束银盘之于高阁

凯撒银盘谜团重重并不奇怪,因为文献记载少得可怜,虽然马塞蒂的信是少数提到银杯早期历史的文献之一,但可惜这些文献都没提到银杯最初的主人。而银盘也没有任何标志或是工匠行会印章说明铸造地点和时间。而且凯撒杯盘是由几部分组合而成,能够轻易拆卸便于储藏和运输。因此几百年来,许多部件被拆解,混搭错配,贩卖出售,四散流离。

1826年, 12只银杯突然在英国横空出现,当时人们误以为是出自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著名金匠切利尼(Benvenuto Cellini)之手。19世纪时,银盘被镀了金,还有6只的底座和杯脚被换成了精美的替代品。

Image copyright Waddesdon Rothschild Collections
Image caption 凯撒银杯曾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出,如今在英国沃德斯登庄园亮相

到了21世纪,这些银盘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藏家手里(其中一只在2013年拍得140多万美元)。2010年,古希腊罗马文献学者彼尔德(Mary Beard)来到伦敦V&A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查看塑有多米提安皇帝(Domitian)像的银盘,本来以为是原装,结果却发现托盘上雕画的却是提比略皇帝(Tiberius)的生活场景。

多亏了彼尔德和西蒙的艰苦研究,这48幅托盘雕刻画现在都已经识别出来,而且至少在展览期间,托盘和人像雕塑是吻合的。

Image copyrigh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Image caption 维斯帕先皇帝(Vespasian)人像的细节,银杯制作于1587年到1599年

单是要把分散各处的12只银盘同时同场展出就够不容易了,而且西蒙还根据我们对银杯有限的了解,提出了一个可能解开谜团的假设。最近发现的两封信件显示,有6个银盘曾于1599年在米兰放售,还有一则关于银杯的记载出现在1580年代晚期,那么推测银盘很可能是在1590年代铸造的。

另外,盘子的图像呈现浓郁的自然主义风格。银盘工匠用各种小型铁具,包括雕刻刀和钻孔工具,采用阳雕手法在托盘凹面刻出这些生动图像。这些盘子最早曾整套出现在意大利,但却具有阿尔卑斯山以北地区银器的风格,很可能是在欧洲西北沿海低地国家荷兰等一带铸造。还有一个线索是,托盘上明显有北欧风格建筑,包括几个托盘上的半木质结构房屋,

西蒙解释说:“托盘上所有的场景都不像古罗马,也一点儿都不像意大利。这些银盘所描绘的古罗马不是某个时间或某个地方,而是一种理念,一种皇权的理念。这是文艺复兴时代对古罗马的再次诠释。”

16世纪时,哈布斯堡王朝统治了欧洲西北沿海荷兰等低地国家。西蒙说哈布斯堡王朝喜欢与古罗马皇帝相提并论,由此之故,托盘上的图像,用西蒙的话说是“展现皇权正确积极的一面”,就如我们所见,多是炫耀罗马皇帝军事胜利和凯旋回归,而没有展示《罗马十二帝王传》对罗马皇帝丑恶一面的记载,譬如堕落的性生活。西蒙认为,银盘图像全都在歌颂皇权,可以猜测这组餐具是为了献给哈布斯堡王朝的某位君主,有点像献媚版的“君主之鉴”,即欧洲中世纪时代教导君主如何当好统治者的教科书。

西蒙心中甚至有了这位君主人选:奥地利大公阿尔布雷希特七世(Archduke Albert VII)。此人1590年代曾担任荷兰南部地区,即哈布斯堡王朝统治的荷兰地区的总督,可能地方长官为了讨好他, 遂将银杯当作礼物进贡。

但银杯是怎么又从荷兰去了意大利,又被阿尔多布兰迪尼红衣主教收藏?西蒙对此也有解释:1598年,这位奥地利大公在意大利北部城市费拉拉迎娶西班牙公主,红衣主教曾邀请他去做客。

西蒙猜测,可能是奥地利大公感谢红衣主教,豪气地送了他几只银盘,主教大人后来又买到了其他几只,到了1604年罗马那场晚宴时,整套银盘他已集齐了。

Image copyrigh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Image caption 整套银盘共描绘了48个场景,其中一个是凯撒大帝与部属商讨横渡卢比孔河

西蒙的解释很有说服力,也让我们把注意力从银盘为何为谁而造,转向银杯本身的艺术价值。

这组凯撒银盘不仅体现了文艺复兴时期欧洲错综复杂的权利网络,更是精美绝伦的艺术作品。银杯的精美细节引人入胜,正如展览文案所述,“价值远远高于本身银子的重量”。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