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哈迈德·查希尔:阿富汗猫王的永恒魅力

, Image copyright Shabnam Zahir

网上流传着一些20世纪70年代在喀布尔洲际酒店演出的梦幻镜头,一个精力充沛的人,带领一支多种乐器的乐队。表演者的嬉皮形象(深色的卷发和鬓角、松开的领带)和源自内心的狂欢状态,印证了他赢得“阿富汗猫王”的绰号是实至名归。

Image copyright Shabnam Zahir

这就是艾哈迈德·查希尔(Ahmad Zahir),创造阿富汗流行文化的轰动人物,阿富汗前总理的儿子。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阿富汗繁荣的黄金时代,他是一位多产的唱片艺术家和大众音乐偶像。查希尔的音乐吸收了波斯诗歌和印度古典音乐的风格,并且越来越显示出一种政治影响力。他批评苏联支持的阿富汗马克思主义政权,后者在1978年的军事政变后上台。

1979年6月14日,查希尔在33岁生日时神秘死亡。官方说法是一场车祸,但有些人对此表示怀疑。听到这个消息后,他怀孕的妻子法西拉(Fahira)震惊过度早产,诞下一个女婴沙布南(Shabnam)。在近40年后,沙布南和美国电影导演山姆·弗伦奇(Sam French)正在合拍一部关于她父亲生平的众筹纪录片。

Image copyright Shabnam Zahir

沙布南·查希尔在美国的家中告诉我,“如果说有什么共同点能把阿富汗人连接在一起,那就是我父亲的音乐。阿富汗有很多民族,他注意到了这一点,会在所有这些不同族群的地方举办音乐会。他能改变人们对彼此的看法。”

尽管沙布南·查希尔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父亲,但她从小就对父亲留下的遗产有着深刻的认识。 她同父异母的哥哥里沙德(查希尔第一次婚姻所生)也追求音乐和达利语文学。达利语是阿富汗人使用的一种波斯语方言。 沙布南·查希尔意识到,尽管西方媒体在电视黄金时段对阿富汗进行了大量政治报道,但这个国家的音乐和文化遗产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

她说:“媒体的曝光笼罩在消极和绝望的阴影之下... ...这令人心碎。对于在欧洲和美国长大的年轻阿富汗人,我们获知的阿富汗不是这样的。阿富汗的女子会在我父亲的音乐会上摇臀扭摆而舞,她们对此毫无保留!现在,他的音乐将听众带回到一个进步和充满希望的国家。”

Image copyright Shabnam Zahir

她从父亲的音乐目录中挑选了自己最喜欢的歌曲;她挑选了旋转的灵魂乐《 Ay Qawme Be Haj Rafta 》(根据古波斯诗人鲁米的诗歌《哦,那个去朝圣的人》《 o You Who Have Gone On Pilgrimage 》改编)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引起争端的《 Zindagi Akhir Sarayat 》,政府禁止播放这首歌。 她解释道,“翻译成英文,这首歌的副歌是:自由和解放就是着人类的生命,不要屈服,要为你的自由而战。”

电影导演弗伦奇第一次接触艾哈迈德 · 查希尔的音乐是在2008年他访问阿富汗的时候。弗伦奇原本计划的短暂旅行实际上变成了几年的停留,因为他受到启发去创作电影,包括奥斯卡提名的短片《马背叼羊男孩》(Buzkashi Boys,2012)。

弗伦奇很兴奋地说,“查希尔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让我们了解这个经常被误解的国家复杂的文化景观,这个国家有着丰富的音乐和艺术传统。我开始热衷于拍摄展现阿富汗另一面的电影,而不是我们在新闻上看到的那个。这位杰出人物的故事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去探索一个大多数西方人从未见过的国家。”

Image copyright Shabnam Zahir

“我的希望是,在这些纷争不断、部落主义和排外主义抬头的时代,艾哈迈德 · 查希尔的故事能够展示艺术和音乐如何将我们团结起来。”

跟着不同的节奏

英国音乐家、学者约翰·贝利(John Baily)花了数十年时间研究阿富汗音乐。60年代中期,他与妻子、民族音乐学家维罗妮卡·道布尔戴(Veronica Doubleday)最初搬到了阿富汗古城赫拉特。在他层次丰富的《战争、流亡与阿富汗音乐》(War,Exile and the Music of Afghanistan)一书中,贝利探讨了自1970年以来阿富汗的音乐文化,注意到“富有和大城市的”音乐人艾哈迈德·查希尔,“在没有和声或手风琴伴奏的时候... ...其伴奏的乐器包括小号、电吉他和爵士鼓,这些乐器对于一般的业余音乐爱好者来说是不可能的。”

Image copyright Shabnam Zahir

贝利回溯了了美国支持的圣战者组织的崛起、塔利班统治的时代,指出音乐学家艾哈迈德·萨马斯特(Ahmad Sarmast) 2010年创建阿富汗国家音乐学院代表阿富汗现代意识的复兴。贝利还指出,2011年,喀布尔调频广播电台专门播放艾哈迈德‧查希尔的歌曲。

为人亲切的萨马斯特在喀布尔接受我的采访时说, “艾哈迈德 · 查希尔是阿富汗好几代人中的传奇人物, 这与他的表演风格和音乐形式有关。他的歌曲很多改编自印度音乐,有配上优美诗歌的西方音乐形式,强大的民间音乐感染力,以及一种社会责任感... ...这种多样性意味着每个人都能在艾哈迈德 · 查希尔身上找到自我。”

当年还是一名学生的萨尔马斯特参加过几场查希尔的音乐会。他回忆说,“他在舞台上非常活跃,充满活力和快乐,这使他和其他的阿富汗歌手大为不同。他每场个人演唱会的票都能全部卖光,观众全都站在舞台前的舞池里,跟着每首歌的节奏鼓掌。”

Image copyright Shabnam Zahir

他还清楚地记得查希尔之死。他说,“那天实际上已成为全国哀悼日。当时阿富汗正慢慢地变成一个警察国家,但仍有数百上千人抬着艾哈迈德 · 查希尔的遗体示威,我就是其中之一。我们离开学校,加入了人群。”

软实力

90年代阿富汗内战期间,萨尔马斯特离开阿富汗,在俄罗斯和澳大利亚继续学习音乐。他回国创办了阿富汗国家音乐学院。他的父亲,著名的阿富汗音乐家、作曲家和指挥家乌斯塔德阿·萨利姆 · 萨尔马斯特(Ustad Salim Sarmast)是一个孤儿,萨尔马斯特受到启发,决心为贫困学生创造改变人生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他面临着巨大的危险。2014年,他差点在一次塔利班炸弹袭击中丧生,他的两个耳膜都被撕裂,外科医生从他的头部取出了11块弹片,他恢复了部分听力。

他的决心和热情反而倍增。他的音乐学院蓬勃发展,涵盖了不同的阿富汗和西方古典音乐学科,目前大约有250名学生,其中三分之一是女性。2019年,他将带着全部由女性组成的祖赫拉交响乐团(Zohra Orchestra)到欧洲进行巡演。

萨尔马斯特热情地说,“每个人在这里都有机会,包括最穷的穷人和中产阶级的孩子。我们实际上是阿富汗各民族拼在一起的美丽马赛克。”他解释说,学院的合奏代表了阿富汗广播电台黄金时代的延续,电波曾是包括艾哈迈德‧查希尔在内的管弦乐天才和音乐创新者的温床。他表达了对音乐持久的“软实力”热切的无所畏惧的信念。

萨尔马斯特说,“音乐不仅仅是娱乐,对于治愈社会创伤也至关重要。在经历了40年的战争之后,音乐是这个国家最需要的东西。你可以在战场上打败塔利班,但是从长远来看,你需要为社会提供一个替代方案。 对艺术、文化和教育的投资与对安全的投资同样重要。音乐也是一项基本人权。”

将查希尔的音乐遗产展现给更广泛的观众,这种软实力会引领出阿富汗新一代的音乐人才。

请访问BBC Culture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