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人物纳达尔:世界上第一位名人摄影师

Félix Nadar, Sarah Bernhardt dans Pierrot assassin, vers 1883. BnF, département des Estampes et de la photographie. Image copyright BnF,département des Estampes et de la photographie

纳达尔在他的出生地法国是一个传奇人物。他身材高大,长着一头红棕色的头发。他精力旺盛,有极强的成功欲。纳达尔既是一名记者,也是一名漫画家。在职业生涯中,他能清晰地记住每一位接触过的人。他敏锐地观察到大众对名人的关注不断增长,认为利用图片能更好地传达名人的心理特征。他绘制了19世纪中期生活在巴黎的重要艺术家、作家和演员复杂的心理,在新兴的媒体平台用另一种艺术手法加以展示。

纳达尔具有自我推销能力和乘坐热气球探险的勇气,这使他与他绘制的名人一样出名。他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他巴黎奢华摄影工作室前的一根红色玻璃管上,字母高达10英尺(3米),每到夜晚发出彩色霓虹光。

贝格利(Adam Begley)为纳达尔写了本传记,他说:“纳达尔之所以能够认识到新媒体平台上的名人文化,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喜欢名人,并希望自已也能成为名人。他很自恋,但也很迷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纳达尔的自画像,大约创作于1855年。

图纳利恩(Gaspard-Félix Tournachon )出生于1820年,一位朋友给他起了这个笔名——纳达尔。纳达尔曾为许多报纸和杂志社供稿,但都因倒闭而另谋生路。通过这些报纸和杂志他结识了一群波西米亚作家和艺术家朋友,其中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对他的文字钦佩不已,称之“有最惊人的语言表达能力”。

飞近太阳

19岁时,纳达尔与人合作,创办了一家奢华文学期刊《黄金书刊》(Livre d'or),表现出他的抱负和惊人的自信心。他也成功地吸引了巴尔扎克、大仲马这样著名作家参与。不过在巴尔扎克的作品刊登前,这本杂志已经停刊。但在后来写回忆录时,纳达尔证明了自己遇到过偶像。

纳达尔是法国文学协会(Société des Gens de Lettres)的成员,这让他能够和大仲马、乔治桑和雨果这样的文学巨匠交流。这种友谊在他后期开始创作漫画作品时得到了很好的利用。他没能完成的作品《纳达尔泛神殿》(Panthéon Nadar)称得上是一个鸿篇巨制。纳达尔希望这个作品能成为法国漫画界的一种新文化现象,这样既迎合了漫画中的人,也对公众有强烈的吸引力。

Image copyright BnF,département des Estampes et de la photographie
Image caption 纳达尔笔下的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1862年。

纳达尔在作画时让主人公坐在眼前,这既锻炼了他的观察力,也让他能够维妙维肖地描绘出画中人的个性特征。

1854年,他决定转行摄影,这是职业生涯中第一次和艺术家兄弟阿德里安合作。当年他对画中人的投入是一份无价之宝。贝格利说:“他发现人们愿意花钱买名人照片。他们由此发现了商机:冲印照片很方便,而且人们又给予了它新的价值。”

纳达尔决定利用摄影技术,创作具有自己独到见解的作品。纳达尔兄弟作品展正在巴黎国家图书馆展出,联合策划人拉科斯特(Anne Lacoste)说:“当时大多数肖像摄影工作室都会用底色背景,配上很多的装饰品。他们往往把重点放在穿着上。但纳达尔不同,工作室背景幕布用的是中性的颜色,注重人物的脸部神情,试图通过神情来传达人的个性特征。”

Image copyright BnF,département des Estampes et de la photographie
Image caption 纳达尔画的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1864年。

纳达尔在运用光线方面有独特技巧,他能让拍摄中人物脸部明亮凸显,从背景中鲜活生动起来。这是他的同行们所达不到的。其中一张照片是年轻而不被人知的伯恩哈特小姐,她身着一件简单的长袍,纳达尔运用摄影技巧,突显了她脸庞的可爱特征,令当时的观众着迷。

相比之下,当时更知名的是德拉克洛瓦(Delacroix)和马奈。他们在这幅作品中流露出骄傲,图中马奈把手放在臀部,暗示着面对艺术批评时心里的蔑视。赫尔曼(Karen Hellman)是盖蒂博物馆摄影展策划人,也是展览目录的撰稿人,他说:“纳达尔有一种技巧,能和被拍摄人建立起精神联系。当人们看到肖像作品时,会感觉到与作品中人物的交流,这是前所未有的。”

纳达尔的早期作品中,阿德里安参与制作了多少,是有争议的。虽然阿德里安为迷人的戴博拉(Charles Deburau)拍摄过精彩的人物照,并因此获奖,但贝格利仍对此表示怀疑。然而拉科斯特对他的才能深信不疑。她说:“这两幅带草帽的自画像,是人们公认的早期最好摄影之一。”

Image copyright BnF,département des Estampes et de la photographie
Image caption 纳达尔兄弟阿德里安(Adrien Tournachon)的自画像,大约创作于1854年。

无论如何,后来阿德里安自称为“小纳达尔”,纳达尔忍受不下去,便把兄弟告上了法庭,已获得独有“纳达尔”名字的权利。胜诉之后,纳达尔的事业蓬勃发展,而阿德里安的名字逐渐被忘却。1860年,纳达尔搬到卡普西内斯大道一座新建的房子里(1874年第一次印象派画展就是在这里举办的,参展的画家包括莫奈、德加、雷诺阿、皮萨罗和莫里索)。

迪里奥(Louis Thiriot)来自外省,是一个年轻的摄影师。在纳达尔的工作室迪里奥见到了许多名人——作曲家奥芬巴赫(Jacques Offenbach)、艺术家杜雷(Jacques Offenbach)、大仲马,还有当时在法兰西戏剧院出演的很多演员,足以让他眼花缭乱。有时人们拍照还会摆出击剑比赛的姿势,这让迪里奥更加惊讶。

Image copyright BnF,département des Estampes et de la photographie
Image caption 阿德里安镜头下的杜雷(Gustave Doré),大约创作于1854年。

然而,当纳达尔声名鹊起、达到巅峰时,他对媒体的热情也逐步消退,转而产生了新的兴趣。他后来热衷于热气球飞行,这也使他能在1858年,成功地拍下了巴黎美景的鸟瞰图,这是世界上第一张航拍照片。但这也是一项危险的运动。

1863年,纳达尔与人一起创立了促进发展协会,旨在利用比热气球更重的工具进行空中运输。他们的目标是通过发明直升机来终结热气球时代。纳达尔和他的同事(包括当时刚刚出版过书的凡尔纳)采取了一种奇怪的做法,他们制造了一个有12层楼高的热气球,用来宣传他们的冒险,取名为“巨人”(Le Géant)。

这个“飞行器”第一次航行时,在距巴黎仅25英里的地方坠落。1863年10月18日,纳达尔再次出发,而这一次,在到达目的地德国之前,由于降落太快,热气球被大风拖拽,差点撞到火车。此事件登上了全球新闻头条,这也激发了凡尔纳的灵感,促使他写下了《从地球到月球》(1865年出版),书中主角阿尔丹是一位勇敢无畏的冒险家,人物原型正是纳达尔。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纳达尔“将摄影提升到艺术层面”石版画,于1863年5月25日出现在利布里巴酒店(Le Boulevard),作者杜米埃(Honoré Daumier)。

纳达尔对于摄影兴趣逐弱减弱,由儿子保罗接手。尽管心存惶恐,纳达尔还是允许儿子用他的名字命名,他知道这将影响自己后世的声誉。儿子保罗按照纳达尔的意思来拍摄社会名流,同时也和父亲一样热爱表现艺术。拉克斯特在评论纳达尔拍摄的伯恩哈特肖像时道:“十分纯粹,突出表现了她的个性特征,而不是表演才能。而保罗却做不到这点。”伯恩哈特现在无疑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女演员,拍摄这张照片时,她穿着戏剧里的服装。如今人们在重现这些戏剧时,时常会把这幅画中的背景应用上去。

Image copyright BnF,département des Estampes et de la photographie
Image caption 保罗·纳达尔(Paul Nadar)笔下的贝克(Joséphine Baker),大约创作于1930年。

进入20世纪后,人们可以从保罗·纳达尔的作品中体会到一种现代感(如贝克等人的肖像摄影),但没有了老纳达尔那种人物心理深度。保罗之后,纳达尔家族已经没有著名的摄影师了。虽然这个名字延续至今。但人们“只认一个纳达尔”,纳达尔家族的存在无疑能更取悦菲利克斯·纳达尔。至少,对于法国人来说,菲利克斯·纳达尔是一个标志性人物,他使得文学、艺术以及表演大师们得以永远留存。

《纳达尔家族:摄影艺术的传奇》(Nadars:A Photographic Legend)正在巴黎国家图书馆(BibliothèqueNationale)举行,展会将持续到2019年2月3日。

请访问BBC Culture 阅读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