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时尚和街头潮流:谁引领时髦风尚

“街头潮流属于无政府主义,富有原创精神,主张人人平等。” Image copyright Thomas Welch, The Incomplete Highsnobiety Guide
Image caption “街头潮流属于无政府主义,富有原创精神,主张人人平等。”

曾经,作为时髦风尚的主宰者,主要工作是负责几本用高光纸印刷的杂志。如今,时尚评论员通过撰写无数的博客,更新照片墙(Instagram)以及其他平台施展其影响力,对象一律瞄准35岁以下的年轻消费者,将广告预算一文不剩地揽入囊中,既然如此,时髦风尚的首创者所扮演的角色较之过往也远为复杂。

时尚媒体公司“时装商业评论”(BoF)于2007年创立,起初是一人经营的时尚博客,现已成长为提供时尚商业新闻以及咨询服务等五花八门的网络平台。这个时尚平台影响巨大,稍有一点鼻塞症状,整个时尚界就会染上重感冒。

另一个知名线上媒体Highsnobiety集街头潮流、多媒体全案策划和品牌营销推广于一身(品牌间的战略合作显而易见),在“新媒体”的多元宇宙中,已登临完美之境,成为当今时装美学的山巅之城。

在Highsnobiety的每日订阅简报中,很多时尚产品是限量版的运动鞋和服装,但也不乏更广泛的文化要素和原创性分析,诸如新歌、新片、时尚,并加一点艺术和设计的调情等,让街头潮流和时装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生活方式的超越表达。

Image copyright homas Welch, The Incomplete Highsnobiety Guide
Image caption 奥克罗夫特(Charles Allcroft)是“73岁的街头潮装之神”,他所穿戴的鞋靴。

人们普遍认为,2018年是街头潮流非常成功的一年。如果有人对此持有疑义,看一下亿贝网(eBay),品相好的珍藏版运动鞋,二手价高得惊人。就在我写此稿之时,一双1988版耐克乔丹鞋(空中飞人)的售价竟然高达42000加元(24779英镑),“追从竞逐”者有341人。

Image copyright The Incomplete Highsnobiety Guide
Image caption 街头潮流的粉丝齐聚纽约。

但是,这就是限量款运动鞋、T恤、裤装和装饰品市场的真实故事,不论是正价新品还是在不断激增的二手交易平台上,许多并非腰缠万贯的普通人就是愿意花很多钱去购买限量款。在这种背景下,“街头”一词虽然指的是街上的芸芸众生,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对潮流趣味的过度执著,而这种追求使得他们要掌握一大堆豪门品牌和设计款式的搭配细节,然后与之为伍。

目前,街头潮流受到关注,这很大程度上解释了美国设计师阿布罗(Virgil Abloh)的成功。阿布罗深谙“街头”的精髓,他的成名得力于与说唱歌手维斯特(Kanye West)的合作。后者推出了个人的潮流品牌说唱第一鞋(Yeezy),阿布罗因参与设计而名声鹊起,继而创立了自己的街头时尚品牌Off-White。说唱第一鞋一上市即迅速卖空,然后在二手交易平台上架出售,持续到今。而Off-White一“发布”限量款时装,地下时尚迷即为之疯狂,纷纷掷钱抢购。去年,阿布罗的产品不断在品牌网上引起轰动,其次数和方式都超过其他同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时尚老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与滑板品牌Supreme跨界联名版时装,将尊贵奢华与街头潮流集于一身。

如今,阿布罗的正式职位是法国奢侈品牌路易威登的新任男装创意总监,毫无疑问,路易威登很期待阿布罗为其男装支线植入街头文化的影响。

高端时尚和街头潮流的联合是合乎逻辑的做法:阿布罗的审美粗旷,主张反美学,选材方面敢于大胆尝试新花样,譬如撞色和花哨的图案,口号、营销和价标则更具震慑力,而路易威登的标志已成为财富的象征,两者结合相得益彰。

Image copyright Thomas Welch, The Incomplete Highsnobiety Guide
Image caption 特里独行的艺术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亮相Highsnobiety平台。

在某些方面,财富概念可说是俗不可耐。但那些追金逐利的人竟已成为引领时髦风尚的决定者,虽然其品味未必“够雅”。最近,美国名女人詹纳(Kris Jenner,卡戴珊家族的女家长,金卡戴珊的母亲)的家人送给她的圣诞礼物是一个名牌高雅德(Goyard)旅行箱,上面写着“真他妈的有钱”,这可能算是典型一例。

此事引发了争议。也可能是讽刺挖苦,解读背后的含义很好玩。从某一角度看,该标语绝对低级恶俗,好像暗示只有傻瓜才会在意其多么富有或多么时髦。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说,整个卡戴珊家族以她们的生活方式致力于向其观众传递的就是,他们是彻底地不懂品味,这么做可能也是为迎合大众的媚俗手段。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包括演员希尔(Jonah Hill)在内的时尚达人不拘一格,他们影响了街头文化。

从另一方面看,那款旅行箱的标价约为15000美元(11765英镑),他们也可能以此来表示,管他什么社会背景,只有愚蠢的奢侈品最重要。如同不谙民间疾苦的法王路易十六和王后安东尼特(Marie Antoinette),得知百姓没有面包吃,竟然说,“可以吃糕饼啊!”,卡戴珊一家的做法即很有这种意味。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詹纳一家本身即为21世纪的著名品牌。信息时代众声吵杂,因此必须经常挑起争议,才能维持品牌的能见度,才能实现高端时尚的品牌“战略合作”。品牌人物维斯特就是女儿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的第三任丈夫,两人的战略合作,即在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上的账号,粉丝高达8800万。

平面明星

Image copyright Thomas Welch, The Incomplete Highsnobiety Guide
Image caption 梅尔和修(Errolson Hugh)出席宣传活动,为耐克大气垫二代透气轻便跑鞋(Nike Air VaporMax Moc 2)造势。

既希望打造高街时尚与街头文化的跨界融合,又想搭建数字平台,为大众喜闻乐见,但又不是唾手可及,Highsnobiety如走钢丝一般夹在其中,如履薄冰。Highsnobiety为助人们一臂之力,使其少冒风险,最近推出了街头潮流与文化的圣经,名为《Highsnobiety不完全手册》(The Incomplete Highsnobiety Guide)的精装图书。

之所以不是“完全”手册,因为自称完全会看起来很势利,而这是Highsnobiety一贯反对的,如果Highsnobiety也这样做,其作为潮流时尚媒体的使命也将随之终结。如果你碰巧是不修边幅的人,或按日语的说法,是御宅族(otaku),那么手册的内容与你所想的大不一样,能催人奋进,道出接近本源的真谛。但即使对于时尚潮人,手册也非常令人着迷,有反文化的自信精神,颇具想象力。手册将其自身定义为一种“快照”,因为街头时尚,日出新奇,几乎每周都有变化。读到这里时,你也许应该留着那顶Supreme的帽子。

今天的街头潮流传承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流行嘻哈乐、朋克摇滚乐、滑板运动、冲浪、街头时尚和运动服装,来自于九十年代开始,流行全球,至今不衰的运动装和休闲服风潮。特立独行与彰显个性是街头潮流所秉持的理念。Highsnobiety的平面男星个个不拘一格,惹人注意,诸如史密斯(Jaden Smith)、希尔(Jonah Hill)、梅尔(John Mayer)、英国音乐人Skepta、欧文斯(Rick Owens)、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沃瑟彭斯(Sean Wotherspoon)、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饶舌歌手A$AP Rocky、村上隆以及说唱歌手Tyler the Creator。(Highsnobiety的内容着重于男装时尚。)

Image copyright Kenneth Cappello, The Incomplete Highsnobiety Guid
Image caption 史密斯是潮流时尚媒体Highsnobiety的宠儿。018)

无一例外的是,身为时髦风尚的首创者,他们的可信度极强,除此之外,对一大堆媒体平台而言,他们极富影响力。他们探讨各自的原则,对此展开争论,对维护自己时尚权威形象十分执着。《不完全手册》中对威廉姆斯的报道,称颂其为“嘻哈乐最原创的创作者,其古怪无比的形象获得完全的认同。”史密斯演绎跨性别的时尚,被称为“老少通吃的青春偶像”。(在穿着方面,他代言女装,在照片墙上有110万粉丝。)Tyler the Creator因说唱内容涉及男同性恋接吻而引起骚动,但让他表态性取向之类的事,他毫无兴趣。很显然,这些时尚达人看起来相当开放,相当乐观。

街头潮流的发展表明,消费文化正处于蜕变的过程中,彰显个性的前卫运动以年轻人为主导,并渗透到消费文化中。《不完全手册》开篇几页还访问了这个时尚游乐场中嬉戏的大男孩之一,耐克集团首席执行官帕克(Mark Parker)。(这篇专访有一张他的照片,双唇紧闭,一脸苦相。这位63岁的高管看上去不太舒服吗?)帕克说,“消费者也有意了解公司所代表的文化,因此公开反对不平等问题,”这一点很重要。2018年,该品牌确认美式足球运动员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担任耐克广告的主角之一,此事成了全美焦点。卡佩尼克曾在比赛前奏响美国国歌时,单膝下跪,以抗议种族歧视,此举引发争议。卡佩尼克不仅是时髦风尚的首创者,也很有政治勇气。

有人可能争论说,街头潮流的品牌商家及其相关的时尚领袖,不论其影响力大小,只不过是愤世嫉俗者,只知迎合千禧世代和新生代消费群体的自恋而已。但即他们是真的如此所思所为,他们依然体现了他们的“目标市场”的价值观,并受其影响。他们的“目标市场”就是街头文化与数字革命的融合,一个新兴的社会群体。这难道不是说,除了作为消费群体,所有35岁以下的年轻人还代表着更多的东西?像耐克这样的商业公司只抓住老虎的尾巴,不知已惹到了麻烦。街头潮流一开始就是政治:无政府主义、创意精神,激进的人道主义、基本的平等主义等,而且还会继续挑战惹怒社会主流文化。街头文化及其理念的践行者短期内不会被主流社会所制服。

请访问BBC Culture 阅读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