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锤定音:赫斯特、班克斯和改变艺术的拍卖

巴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苏富比欧洲区主席巴克主持赫斯特作品拍卖会

“费德勒(Roger Federer)在中央球场每天都不能有闪失,但在我们这个行当,半天的闪失都不行,”苏富比欧洲区主席巴克(Oliver Barker)说。“如果你眨眨眼,就会错过一些东西。”

风险很大。为了争夺更大的市场份额,各家拍卖行无所不用其极创造知名度。2017年11月,经过大量的市场宣传,佳士得在纽约以4.503亿美元的惊人价格,售出了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2018年10月,英国街头艺术家班克斯(Banksy)似乎想要夺回控制权,在他的作品《女孩与气球》(Girl with Balloon)在伦敦苏富比以104.2万英镑成交后,他将这件画作切成条状。

在那个引发世人强烈关注的夜晚,巴克站在讲台上,把这个恶作剧描述为“班克斯的辉煌时刻”。事实上,巴克一开始并不知情。他说:“说实话,一开始我并不认为那是班克斯的时刻,我还以为是画从画框里掉下来了。”

“然后,警报当然就响了,当每个人都掏出手机、倒抽一口气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绝对是个天才,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班克斯时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8年,班克斯把切碎的作品命名为《爱在垃圾桶里》,在苏富比向公众展出 | Getty Images

班克斯在Instagram上贴了一段视频,讲述《爱在垃圾桶里》(Love is in the Bin)这件作品的前前后后。

巴克本人也有自己的辉煌时刻。在他还是苏富比当代艺术部的主管时,一次坐公交车上班的路上,发现了一笔可能的交易,最终促成了2004年赫斯特(Damien Hirst)在诺丁山经营失败的药房餐厅酒吧的物品大拍卖。

“我从车窗往外看,发现餐厅显然关门了,外面有一辆搬家车,我突然想,‘哇,这可能是一场不错的拍卖。’”

随后,他在沃尔斯利餐厅(Wolseley)与赫斯特的经纪人邓菲(Frank Dunphy)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早餐会谈。巴克说,“赫斯特一开始的反应是,‘哦,天呐,拍卖行是基督的敌人。’如果赫斯特是朋克摇滚,那我们就是古典音乐。”

2004年,莫马特(Momart)的仓库发生火灾,烧毁了数百件英国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就包括赫斯特的几幅斑点画和蝴蝶画。“我接到邓菲的电话,他告诉我赫斯特认为这是个征兆;他突然悟出来了,想做那个拍卖,”巴克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4年,苏富比药房拍卖的预展 | Getty Images

药房餐厅里的物品——菜单、椅子、桌子、灯,甚至烟灰缸——都存放在别的地方。邓菲在最后一刻以5万英镑的价格,从餐馆的新主人手里买下了准备扔进垃圾堆的设备和摆设。

那次“白手套”拍卖——指一场达到百分之百成交率的拍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预估成交金额是300万英镑,实际成交额为1110万英镑。第一件拍品是赫斯特设计的一对马提尼玻璃酒杯,估价在50英镑到70英镑之间,最后以4000英镑成交。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药房拍卖中,赫斯特的《脆弱的真相》药柜以123.76万英镑售出 | Getty Images

“作为一名拍卖师,我完全入迷了,”巴克说。“对赫斯特来说,这把他一夜之间推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高度。”

这次极不寻常的拍卖,也为赫斯特2008年的“美丽在我脑海中永存”(Beautiful Inside My Head Forever)拍卖会铺平了道路。那次拍卖会售出了这位艺术家工作室中223件新作品。

同一天晚上,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引发全球股市崩盘。“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巴克说。“我们都在担心是否能够成功。”

“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以前从未在我们的拍卖会上见过贾格尔(Bianca Jagger,译者注:前著名演员,人权活动家、慈善家),但她来了,就坐在第一排。她看着我,面无表情。我仿佛听到了霍霍的磨刀声。”

销售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两天卖了1.114亿英镑,创下了单个艺术家的拍卖记录。这一大胆的举动——绕过了通常的中间商,也预示着拍卖界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令艺术品中间商懊恼不已。

正如巴克所言:“可以说,过去60年拍卖行业最大的转变,就是我们能够直接面向消费者。”

巴克沉着、机智,天生适合当拍卖员,但拍卖行业并非他的首选。“我母亲从事广告行业,我非常想进入那个行业,但失败得很惨,”他苦笑着说。“我好友的父亲把我拉到一边说,‘显然艺术才是你擅长和热爱的东西,为什么要去广告行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6年11月伦敦,巴克主持"鲍伊/藏家"拍卖会,成交率100%,总金额达3290万英镑 | Getty Images

于是,巴克决定重返大学,在伦敦的考陶德艺术学院(Courtauld Institute of Art)攻读硕士学位。就在那时,他第一次亲眼目睹了拍卖会的戏剧性场面。“苏富比正在举办毕加索的陶瓷作品拍卖会,我第一次看到艺术和商业紧密联系在一起。这是一个让人茅塞顿开的时刻,”他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8年,巴克的拍卖会为波诺(Bono)的艾滋病慈善基金会RED募集了4200万美元后,这名歌手握住他的手。巴克与赫斯特的合作从未间断 | Getty Images

从考陶德艺术学院毕业后,巴克在苏富比的印象派和现代派艺术部门积累了经验——先是在伦敦,后来是在巴黎,1995年他在那里参与了曼·雷(Man Ray)作品拍卖会。

那会儿,当代艺术市场还是一个小众市场,所以巴克还是以销售更多历史艺术作品为主,在短短七年时间里,他从编目员一路晋升为日拍主管。尽管手里有很大的自由度(可以做出更大的决定,而且可以非常迅速地行动),一年下来的销售额可以做到3000万英镑,巴克还是感觉到正在发生变化。

“这真的很令人兴奋,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对于只出售已故艺术家的作品失去了兴趣。最终,我还是想为同时代的艺术工作,”他说。

在2000年,巴克收到一份工作邀约,请他去筹办纽约经销商高古轩(Larry Gagosian)在伦敦的第一家画廊。巴克“认真考虑”了这个邀请,但最后还是拒绝了。他去了苏富比的当代艺术部。

“在最初的几个月里,我觉得自己犯了一个大错。就像从英超跑去打足协联赛,”巴克说,他是托特纳姆热刺队的终身球迷。“如果你够幸运的话,偶尔会得到一件里希特(Gerhard Richter)或者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作品,但主要还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糟糕的欧洲抽象艺术作品。”

然后,就是赫斯特的顿悟。从那以后,战后和当代艺术开始主导这个领域。

2019年,苏富比将迎来275岁生日,拍卖行业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不稳定。最近,佳士得一系列高层人事变动(一定程度上,苏富比也有同样的现象)引起了对高层流失的质疑,而在线销售的显着增长和区块链初创企业的激增,也带来了其他问题。

巴克认为,数字领域是拍卖行业迄今为止增长最快的领域,2018年苏富比60%的新竞拍者都是在网上竞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8年,萨维尔(Jenny Saville)1992年的作品《支撑》创下了在世女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950万英镑) | Getty Images

他说:“天平正朝着在线竞标急剧转变。”他认为,eBay或亚马逊(Amazon)等大型在线零售商,甚至有可能挑战佳士得和苏富比这样传统的双头垄断。

那么,巴克对未来有什么预测?2018年,区块链是流行词,但它彻底改变艺术品市场的潜力一直备受争议。巴克认为,“区块链大发展的时机就要到了,只是我们不知道它的成熟形式会是什么样子。”

他还提出了人工智能(AI)的问题。此前,伦敦一家公司去年10月首次由人工智能拍卖师完成房地产拍卖。“拍卖师能被某种机器取代吗?也许,会。”

“这可能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发展。甚至在两年前,人们对自动驾驶汽车还嗤之以鼻,但现在,它们已变成了现实。至于在艺术界,我们等着瞧。”

请访问BBC Arts 阅读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