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议会投票与共济会隐秘仪式中的外泄图像

18世纪的艺术家翁特贝格尔(Ignaz Unterberger)所作,描绘了共济会维也纳分会玫瑰宫内一次秘密集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有一些仪式永远不应该为外人所见。在举行这类仪式时会戒备森严,不透露任何风声,唯有具资格者才能参与,并且不可以向外界透露一个字。也许,这些仪式中最有名的当属教庭的秘密会议:到了选举新教宗的时候,全体红衣主教便被召集至西斯廷礼拜堂。世人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在这个守口如瓶的会议上,唯一释出的信号是烧毁红衣主教的选票时冒出的白烟(意大利语为fumata bianca),这暗示着新的教宗已经产生了。

世界已经开始认识到,唯一能够逃脱守口如瓶的悄悄话是白烟(或fumata bianca)的绞纱,当它倒闭并烧毁红衣主教的选票时,它会释放,并默默地表示已做出选择。

当地时间1月15日晚,英国议会就首相特蕾莎·梅的脱欧协议举行投票表决。此次闯关的意义重大,世界各地的人们在等待表决结果时惊讶地发现,今时今日,在英国议会的所在地威斯敏斯特宫,举行仪式或召开大会竟然那么神秘兮兮。议会的习俗只有内行才懂,外行人难以参透。这些习俗包括——投票意味着走动。议员表决的方式不是投选票、勾选项、按按钮或拉杆。相反,议员们不过是在议会内的“赞成厅”和“反对厅”内行走,而每个厅的人流量都将被统计。

通常出于安全的考虑,此类场合中所拍摄的照片禁止对外公布。外界并不知道议员们在投票时是精神抖擞,还是偷偷摸摸地突然转变立场,或者翻领上有没有芥末酱。但现在是非常时期,距离英国脱欧的最后期限已经很近了,议会也对脱欧协议的辩论最为激烈,人们对这种过时的传统——神秘地在古老大大厅中漫步,已经耗尽了耐心。

Image copyright Debbie Abrahams/Twitter
Image caption 英国议会举行脱欧草案投票的当晚,工党议员艾布拉姆斯拍下议会大厦的“反对厅”。

英国下议院禁止使用相机,一些议员没有理会这些规定,擅自拍下了投票的过程。“反对厅”中拥挤不堪,其中118张反对票来自特蕾莎·梅自己所在的保守党议员。这是英国政府历史上最大的失败。议员们在推特(Twitter)上发布这些非法拍摄的照片,似乎不仅很想点亮欧洲政治发展中难忘的一刻,也渴望将光芒投射到这一古老而华丽的仪式上。

苏格兰民族党成员维沙特(Pete Wishart)感到恼怒,在他的照片配文中称,“我们在下议院的投票方式真是彻头彻尾的愚蠢。”在工党议员亚伯拉罕(Debbie Abrahams)拍摄的照片中,议员们在投票仪式中行走,房间里亮着恒久不变琥珀色的光,瞬间为这一刻蒙上怀旧色彩。亚伯拉罕也许通过照片,从视觉的角度来描述这次特殊的议会投票:画面中的光温情脉脉,或已成往事,一个时代即将走向终结,投票结果中压倒势头明显,让画面中的气氛更为强烈,摆在英国面前的选择又是什么?谁都无法勾勒出的未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8世纪的艺术家翁特贝格尔所作,描绘了共济会维也纳分会玫瑰宫内一次秘密集会。

亚伯拉罕用智能手机拍下这张照片,让人们窥见了隐秘仪式的一瞥,让人联想到出生于18世纪意大利的画家翁特贝格尔(Ignaz Unterberger)的一幅画作。这幅画是共济会维也纳分会在玫瑰宫内举行秘密集会的场景。翁特贝格尔披露了玫瑰宫的房间内部的情景和仪式时的状况(从作品可见,正式入会要求有剑,有蒙眼的布,两人似乎正在握手),但这么做是否得到会长的允许还不得而知。

一些评论家断言,作品中坐在莫扎特(坐在最右边)旁边的可能是剧作家、歌唱家希卡内德(Emanuel Schikaneder),两人共同创作了舞台剧《魔笛》(The Magic Flute)(歌剧本身因泄露共济会的密语和规范而受到指责),另外一些评论家对此观点提出质疑。不论翁特贝格尔在画作中展现的是哪一幕或哪些人,它都是共济会隐秘传统中的一道裂痕。这幅画神秘地划分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和新时代的开始。有时候,图片就有这样的效果。

请访问BBC Culture阅读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