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摄影大师镜头下中的日常生活

儿童 Image copyright © FRANCK MARTINE / MAGNUM PHOTOS

玛丁妮‧弗兰克(Martine Franck)是20世纪最著名的女摄影师之一。作为维瓦社(Viva Agency)的联合创始人,她后来成为传奇图片社马格南(Magnum)为数不多的女性正式成员之一。她以文雅、善良和害羞的性格而闻名,她还有一种不易为人察觉的坚韧,让她能够从性别和家庭身世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她的作品包括人像摄影、风景摄影和报道摄影,她的拍摄主题有争取女性解放的运动和对老年人满怀同情的人像摄影。

弗兰克出生在比利时北部港口城市安特卫普(Antwerp)一个富裕的家庭,家庭成员都是狂热的艺术爱好者和收藏家。弗兰克曾经学习艺术史,以为自己会成为一名艺术策展人。但是,她和朋友姆努什金(Ariane Mnouchkine)到亚洲作了一次漫长的旅行,改变了她的命运。对当时的两位年轻女性来说,这是一次极不寻常的经历。旅行前弗兰克的一位表兄妹借给她一台徕卡(Leica)相机,在印度和西藏捕捉那里的风土人情期间,弗兰克发现了她对摄影的热爱和天赋。

Image copyright Henri Cartier-Bresson / Magnum Photos
Image caption 弗兰克——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摄于1972年——是20世纪最伟大的女摄影师之一(Credit: Henri Cartier-Bresson / Magnum Photos)

她后来回忆说:“我的记忆中到处都是美:面孔、风景、手势,日常物品,都是我非常喜欢拍摄的。”

回国后,弗兰克决心寻求专业训练,她去《时代生活杂志》(Time Life Magazine)作实习生,兼职协助外国摄影记者。她基于细致的构图和取景,开发了一种独特的摄影方法。她作品创造的永恒影像,与许多摄影师同行为应对来自电视的竞争而采取的哗众取宠的拍摄手法形成了鲜明对比。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Image caption 弗兰克的作品包括人像摄影、风景摄影——例如这幅摄于1976年的游泳池——以及报道摄影(Credi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弗兰克的才华让她进步迅速,她成为了《时尚》(Vogue)、《生活》(Life)和《体育画报》(Sports Illustrated)的自由摄影师。她受雇拍摄雕刻家艾蒂安-马丁(Henri Etienne-Martin)的作品目录,迎来了她的职业生涯一次重大突破。由于她的家世背景,艺术家们对弗兰克有着无尽的吸引力,她对他们艺术手法的欣赏从她创作的影像中可见一斑。

她在人像摄影方面展现出特别的天赋,成功捕捉到了她未来的丈夫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所说的“一个人内心的沉默”。这个内心沉默的时刻是指“当这个人不再微笑,或者不再思考他或她是否摆出了最佳姿势的时候,”布列松基金会(Fondation Henri-Cartier-Bresson)的艺术总监希尔(Agnès Sire)如此解释说。该基金会正在举办一场弗兰克作品的大型回顾展。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Magnum
Image caption 希尔认为,1968年为作家科恩(Albert Cohen)拍摄的肖像是体现弗兰克人像摄影技巧最佳的早期例子之一(Credit: Martine Franck/Magnum)

希尔认为弗兰克为作家科恩拍摄的这幅肖像是表现这一特点的早期最佳作品之一。她说,“从照片上你可以看到,他突然深深地望着她。”

与此同时,她和姆努什金等人协助共同创立了先锋派团体“太阳剧社”(Théâtre du Soleil),并成为剧社的官方摄影师,这个角色将伴随她的余生。在20世纪60年代充满政治动荡的气候中,该团体积极参与争取平等的运动。她成长于一个优越的上流家庭,而且天生害羞,这不是她熟悉的环境或立场。希尔说,“她不得不努力做出改变,超越自己的原有生活方式。”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Image caption 弗兰克和她的朋友姆努什金共同创办了太阳剧社,照片摄于1968年的一次排练中(Credi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但弗兰克的确开始离经叛道,她拍摄了1968年5月抗议活动期间圣日耳曼大道(Boulevard Saint-Germain)上的学生骚乱,以及太阳剧社在被抗议者占领的工厂里的演出。

燃烧的抹布

弗兰克很自然地被他们的事业所吸引,成为这个男性占主导地位的职业的一部分,而当时全世界的女性都在争取女性的平等权利。她对1970年成立的法国妇女解放运动组织(Mouvement de Libération des Femmes)很感兴趣,用镜头记录了她们的抗议活动。1970年,她为她们的第一期杂志《火炬布鲁尔》(Torchon Brule)拍摄作品。杂志名的字面意思是“燃烧的抹布”,但也可以表示怒火在燃烧。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Image caption 弗兰克的许多照片都是家庭主妇的日常生活和工作,比如1977年英国泰恩(Tyne)河畔纽卡斯尔(Newcastle)的这条晾衣绳(Credi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同年,她嫁给了比她年长30岁的卡蒂埃-布列松,两人在《时代生活杂志》接触时相识。

希尔与他们二人都相识,她说这是她又一次悄悄地“越轨”,她还记得弗兰克的哥哥在卡蒂埃‧布列松的葬礼上对她说,家人当时非常反对这场婚姻。希尔说,“她清楚明白地对她的家人说,‘我宁愿与天才共度30年,也不愿与愚蠢的家伙生活60年之久。’”

为弗兰克事业着想,卡蒂埃-布列松结婚后逐渐放弃了摄影,所以两人之间没有竞争。相反,他们讨论艺术、文学和政治,这些反过来又影响了她的作品。她后来说,“亨利鼓励我,他给了我空间。”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Image caption 弗兰克记录了一些妇女的抗议活动,包括1979年巴黎支持废除面纱法案(Veil Law)的游行(Credi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在整个20世纪70年代,弗兰克继续记录女性争取平等的斗争,拍摄支持离婚改革和面纱法案的示威游行,这些运动使堕胎在法国合法化。她还前往纽约、塞浦路斯(Cyprus)和北京参加女权主义游行。

一个记录巴黎圣皮埃尔查罗特区(St-Pierre-de-Chaillot)的拍摄项目让她对女性工作的单调乏味感到震惊。在这里,她拍摄了家庭主妇、银行职员、模特和脱衣舞娘,以及海报和杂志封面上的女性形象,以突出女性在公共场所不断被物化的现象。

她与人创办了介入社会生活的维瓦图片社,开始了一项记录法国家庭的集体项目,但在上世纪70年代末她离开此计划,专注于一项她余生都十分关注的个人项目——老年人的肖像拍摄。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Image caption 这幅摄于1978年梅森南泰尔(Maison de Nanterre)临终关怀院的老妇人的肖像,是弗兰克对老人温柔关怀的一个例子(Credi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希尔自己也搞不清楚是什么吸引她对这个主题如此着迷。她说,“这是一个我仍然在问自己的大问题,是因为她有一位年老的丈夫吗?还是因为她對老人真情的感同身受?”

弗兰克给了一个经常被社会边缘化的群体以尊严和尊重。她不回避展现他们的孤独和年華老去,但并不表现傷感和忧郁。她常常关注一个人眼睛或表情的活力,突出布满皱纹的面孔背后仍然存在的人格力量。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Image caption 1979年拍摄于纽约救世军中心(Salvation Army Center)的两个女子——弗兰克的照片总是给予被边缘化的人物以尊严(Credi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1980年,她获得马格南图片社的准会员资格,1983年获得正式会员资格,使她有幸成为这个极少有女摄影师的專業攝影師群体的一员。

同年,她为一个名为“女人与创造”(Des Femmes et la Création)的展览拍摄了许多其他有创意的女性——包括姆努什金和电影导演瓦尔达(Agnes Varda)。

卡蒂埃-布列松为她的成功感到高兴。尽管对许多人来说,她永远是“卡蒂埃-布列松的妻子”,但对他来说,她是唯一重要的摄影师。弗兰克办过一次摄影展,拍摄对象都是那些从事被认为是男性职业的女性,在庆祝晚宴上,一位女火车司机问卡蒂埃-布列松是做什么的。“我是这位艺术家的丈夫,”他回答说。

1980年代末,她和卡蒂埃-布列松都对佛教越来越感兴趣。弗兰克对活佛转世灵童的教育特别兴趣盎然,这些年轻的男孩据说是之前的佛教大师的转世。在访问西藏时,她拍摄了这些孩子和他们的导师,捕捉到了他们在为未来的角色接受训练时仍然拥有的童真。

Image copyrigh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Image caption 弗兰克在早期的印度和西藏之旅中发现了她的才华——这是1980年印度普里(Puri)海滩的一张照片(Credit: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

她还拍摄了照片,记录西藏儿童被他们的家人送到印度以确保他们的安全和教育,这让她开始考虑难民的困境。在她2007年最后几次接受采访时,弗兰克说,她计划关注移民问题,因为这是军事冲突的一个长期后果。

在弗兰克的摄影作品中,对那些被社会边缘化的人给予善良、同情和尊重始终是不可或缺的。在一个这些品质似乎有些缺乏的时代,她的作品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