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剧《纸钞屋》走红Netflix原因揭秘

《纸钞屋》 Image copyright Netflix

一对穿着红色工装裤的年轻男女一瘸一拐地走进银行金库,浑身是血。男子脱下女子的衣服,以便查看她的枪伤。男子随后拿出一把手术刀,要把子弹取出来。女子吓坏了。

女子说:“有些人没把子弹取出来也安然无恙啊,我看电视上是这么演的。”

男子似乎被说服了。毕竟,他们确实是在电视中呀,是在一部西班牙电视系列剧“La Casa de Papel”中,中文译名为《纸钞屋》。因为剧情滑稽可笑、演员时髦靓丽,所以女主角很有可能带着子弹活了下来。但也有可能死于枪伤,让这位由枪手临时充当医生的帅哥(代号:丹佛)内疚自责,又或者这个女子会爱上了这个枪手。以上这些都是这部肥皂剧中的抢劫戏份,也是整部剧的关键。《纸钞屋》真正的吸引力不在于抢劫最后会不会发生及抢劫如何发生,而是在于帅哥美女的劫匪、和帅哥美女的人质,以及试图与他们谈判的帅哥美女的警察,三方之间会出现什么样戏剧性十足的故事。

Image copyright Netflix
Image caption 一个8人犯罪团伙在西班牙皇家铸币厂劫持人质,印了数十亿欧元(Credit: Netflix)

在头两季中(第三季正在制作中),这个8人犯罪团伙在西班牙皇家铸币厂(Royal Mint of Spain)一共扣押了67名人质,印制了数十亿欧元的钞票,他们希望能带着这些钞票潜逃。这部剧原本是为西班牙天线3台(Antena 3)拍摄,并打算作为一部集数有限的剧集,但由于大受欢迎及有全球播放的潜力而吸引了在全球提供网络视频点播服务公司网飞(Netflix)的眼球。网飞决定收购这部剧,重新进行编辑和配音,并于2017年12月上线。《纸钞屋》很快就成为该网站上收视率最高的非英语类电视剧。2018年4月,它甚至超过了《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在美国和全球的播放量。这部剧大获成功后,网飞与《纸钞屋》的导演皮纳(Alex Pina)签署了一份全球制作协议,想要在全球推广流媒体服务。

西班牙电视评论家库贝尔斯(Mariola Cubells)在《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和西班牙国际广播电台(Cadena SER)中说:“《纸钞屋》的高品质是其吸引力的来源。关于剧中罪犯,我们至少可以确定一点,他们的计划是希望在不伤害任何人的情况下为自己印钞票 。'坏人'做好事,这正是观众想看的。”

Image copyright Netflix
Image caption 罪犯们戴的达利面具看起来既惊悚又酷炫(Credit: Netflix)

剧情的格局是这部剧的独到之处。抢劫犯的代号都取自世界各地的城市名:剧情的叙述者,一位朋克摇滚美女代号东京(乌苏拉·克孛罗饰);黑客、东京的情人叫里约热内卢(米格尔·赫兰饰);一个中年矿工出身的小偷叫莫斯科(帕克·托斯饰)。然后叫丹佛(詹姆·洛伦特饰)的是莫斯科的儿子。丹佛在本文开始所说的剧情中,开枪打伤了一名漂亮的人质,将其藏在地下室里并帮她包扎伤口。一个被他们称为教授(阿尔瓦罗·莫特饰)的神秘策划者一直在外部指挥整个团队犯案。国家警察队督察穆里洛一边对付恶语相向的前夫,一边负责通过谈判以结束这起抢劫案。被劫持的人质中有位铸币厂员工,她正怀着与已婚上司的孩子,另外还有英国驻西班牙大使的叛逆女儿。

除了庞大的演员阵容,充满戏剧性的剧情,《纸钞屋》里罪犯们的着装也十分与众不同,这要感谢犯罪团伙独到的设计眼光。抢劫犯们穿着红色工作服,与电话和铸币厂中的其他设计相互呼应。他们甚至让人质也穿上同样的衣服,这样警察就无法从远处分辨出罪犯和人质。罪犯们戴着超现实主义大师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相貌的面具蜂拥而入,这种面具看上去既令人毛骨悚然,但也很酷、很有品位。

Image copyright Netflix
Image caption 《纸钞屋》首播的观看人数超过400万(Credit: Netflix)

从一开始,《纸钞屋》就受到了西班牙观众的热捧。首播的观看人数超过400万,几乎是其强大竞争对手的两倍。西班牙报纸《国家报》称其为“杰出之作”,故事情节巧妙复杂、颠覆了传统意义上“好人”和“坏人”概念。库贝尔斯说,多维度的角色形象和叙事张力,以及铸币厂这种独特的背景,使该剧在西班牙电视剧中脱颖而出。而且这部电视剧给予了女性角色同等的关注,这是西班牙电视剧的一个创新。她说:这个剧“扔掉了过量的男性荷尔蒙。”

这部剧在全球也好评如潮。阿姆斯特丹大学出版的《媒体》杂志认为足以与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的《落水狗》相提并论。“故事编排巧妙,每一集都能吊足观众胃口。”以色列的《国土报》认为《纸钞屋》“引人入胜,在设置故事情节方便堪称大师级作品”。

Image copyright Netflix
Image caption 该节目给予了女性角色同等的关注(Credit: Netflix)

英国政论文化杂志《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的专栏在作家博克(Pauline Bock)认为,在经济不稳定的时候,这部电视剧反资本主义的主题激起了观众的共鸣。她承认《纸钞屋》的情节过于夸张,而且令人上瘾。她写道,“这太荒谬了,你一看就简直停不下来”。加拿大《环球邮报》的多伊尔(John Doyle)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这部电视剧以抢劫为中心,颠覆了大多数同类题材作品的陈规,是一种标新立异。情节充满戏剧性,叙事方式虽是典型的肥皂剧,围绕一条主线展开,充满夸张的转折和冲突,但谈论的却是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话题,是这个地区最好的付费有线电视节目的代表。”

库贝尔斯解释说,这套戏在全球的成功标志着西班牙电视的一个转折点。她说:“直到《纸钞屋》问世,我们才算成功地输出了西班牙的文化、生活方式和思想。”

事实上,《纸钞屋》的影响不仅于此。它还为能够超越本土文化,可以打动任何国家观众的电视剧设定了一个标杆。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