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不可思议的非洲手绘电影海报

海报 Image copyright Karun Thakar

展览《非洲的凝视》(African Gaze)展出了来自加纳的电影海报,收藏家兼本次展览的策展人塔卡尔(Karun Thakar)表示:“它们不仅是电影海报,还是高达两米只用一次的油画原作。”

展览展出了100多张海报,从20世纪70年代末到21世纪初的都有。海报都是手绘的,像广告牌一样摆放在公路边和市场等公共场所,为移动电影俱乐部放映的美国好莱坞、印度宝莱坞、尼日利亚电影以及加纳电影作宣传。

Image copyright Karun Thakar
Image caption 奇异生物、动作场面以及血腥画面似乎是当代加纳电影海报中的常用元素——但没想到还有高尔夫

这些海报往往阴森恐怖而又浮华艳俗,搞得电影都像是最高限制级的:《侏罗纪公园》(Jurassic Park)的海报上一只畸形的恐龙正在吃人,旁边还有个人在打高尔夫,海报画家应该是没看过电影。《全面回忆》(Total Recall)的海报上则画了一位有三个乳房的火星女子,但她全片只出现过一次。

Image copyright Karun Thakar
Image caption 有些海报过于关注电影中某一幕的细节

这些海报在设计上都是为了夺人眼球,吸引人们来看移动电影俱乐部放映的电影。奥苏公主(Princess Osu)和帕尔马尔电影俱乐部(Pal Mal Video Club)等移动电影俱乐部把录像机、柴油发电机以及投影仪装在卡车上,给没机会去电影院的民众带去最新的电影。

Image copyright Karun Thakar
Image caption 海报画家们喜欢突出肌肉和肌肉线条,库玛创作的海报中,演员的肌肉比脸还显眼

细看许多海报你会发现,大多数电影的放映时间都在晚上8点半,收费300加纳赛地。“这是一门生意。”塔卡尔解释道:“商家希望电影门票销售一空,放映完就会收起海报,等到下一个城镇再拿出来为下一场放映做宣传。大家都知道奥苏公主会聘用优秀的艺术家,付的酬金也高于市场水准。”

Image copyright Karun Thakar
Image caption 许多海报风格怪异,让人害怕甚至毛骨悚然。海报艺术家门萨以及库玛表示,他们是有意极端化以保证放映满座

因为海报会挂在室外,所以用纸做并不合适。取而代之的是面粉麻袋,把它们扯平了缝在一起当作油画以及丙烯画的画布。塔卡尔补充说:“离近点能看到电影宣传画下面还有面粉的牌子和‘50公斤’的字样。”

Image copyright Karun Thakar
Image caption 蛇在加纳电影、尼日利亚电影和宝莱坞电影中都很常见,这张海报上有位萨满正在帮人摆脱灵魂控制

这些海报像是一台视觉时光机,展现了加纳以及西非从20世纪迈入21世纪时的方方面面。许多尼日利亚电影和加纳电影的海报都突出强调了殖民主义所引入的现代西方基督教与当地信仰和教义体系之间的冲突,比如在电影《势均力敌》(Power to Power)的海报中,一名欧洲救世主正在拯救一位被魔怔控制的女人。

Image copyright Karun Thakar
Image caption 这部尼日利亚电影强调了当地信仰与西方基督教的冲突

同样,宝莱坞电影海报的出现则凸显了印度主流电影的流行,体现了全球性的世界主义。“逛加纳的市场时,我总能听到有人在唱宝莱坞的流行歌曲,”塔卡尔说。“我是看宝莱坞电影长大的,这些海报说明,宝莱坞出品的家庭故事、舞蹈、戏剧、夸张表演和音乐剧深受本地观众欢迎。”

Image copyright Karun Thakar
Image caption 这部1978年的宝莱坞电影讲述了一名印度男人(安纳德饰演)前往英国淘金,最后却受尽剥削深陷泥潭的故事

“灵母类型的电影很受欢迎,讲的是母亲死后灵魂附于动物身上来保护孩子的故事。在电影《蛇与少妇》(Nagin Aur Suhagan)中,母亲就变成蛇回来了。蛇和蟒在尼日利亚电影以及加纳电影海报中很常见,我们要特别注意展览中不能出现太多蛇。”塔卡尔继续说道。

Image copyright Karun Thakar
Image caption 在这部电影中,母亲死后灵魂附在了蛇的身上来保护孩子

塔卡尔可以证明这些海报确实吸引人:他是一位纺织品收藏家,20世纪90年代末到加纳旅游时被一幅电影海报所深深吸引。他和已故的伴侣锡瓦斯(Mark Shivas)——一位屡获殊荣的电视电影制作人都对此产生了浓厚兴趣,又继续收藏了数百张海报。

Image copyright Karun Thakar
Image caption 有些海报把演员画得非常逼真, 譬如这幅画着布朗逊的海报,作者叫穆斯林,是一位很有天赋的艺术家,逝世时年仅28岁

塔卡尔和锡瓦斯对好莱坞电影的海报尤其着迷,这些海报有相似之处却又怪异得各不相同,反映出在数字革命尚未将视觉文化与图像志普及至全世界时,加纳街头艺术家对电影的二次想象。

Image copyright Karun Thakar
Image caption 塔卡尔已故的伴侣锡瓦斯是这部电影的联合制作人,电影由休斯顿担任主角。塔卡尔找到了这张海报,并作为生日惊喜送给了锡瓦斯

“我最喜欢的是那些把好莱坞流行形象转化成本地意象的海报——它们不只是好莱坞海报的翻版。”塔卡尔说。“《继父 3》(Stepfather 3)的好莱坞原版海报非常阴暗,一名男子拿着铁锹站在黑暗之中。但在加纳艺术家库玛(Nyen Kumah)的海报中,继父站在泥土中,身体被遮了一部分,身边都是科幻小说中一样的植物,颜色鲜艳,和原版海报非常不一样。”

Image copyright Karun Thakar
Image caption 艺术家库玛的海报以淋漓的鲜血与强健的肌肉闻名,有早期西方及基督教绘画的风格

塔卡尔补充说:“海报对鲜血滴落以及飞溅在钉耙和铁锹的描绘细致入微,很像早期西方及基督教绘画处理血管和鲜血的手法,库玛也以对鲜血与血管的描绘而闻名。只有仔细看,才会发现每张电影海报都堪称一场完美的艺术盛宴。”

另一位艺术家门萨(Joe Mensah)也以独特的风格著称,他的色彩组合别具一格,笔下凸起的肌肉夸张抽象令人瞠目结舌,粗大肿胀的血管宛如涌动的河流,在电影《阿里巴巴七奇遇》(The Seven Wanders [sic] of Ali Baba)的海报中尤为明显。

Image copyright Karun Thakar
Image caption 门萨的海报十分细致,画出了阿里巴巴的肌肉、脸部和胡子,还有精灵的剑尖以及飞翔的马

但许多才华横溢的电影海报艺术家都无法以此为生。手绘电影海报的黄金时期沾了军事独裁政权的光:这些政权禁止使用印刷机,阻碍了电影海报的批量生产,这才刺激了手绘电影海报的需求。

Image copyright Karun Thakar
Image caption 这张海报对“干爹”的刻画充满了讽刺与幽默:高高凸起的肚腩,垂落到腋窝下的男人胸部

这一切在21世纪初发生了改变,数字技术的兴起意味着观影方式的进步。塔卡尔解释说:“电影海报的全盛期在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此后,录像和光盘时代结束了,对海报的需求也就此停止。我在展览开幕前曾和门萨聊过,他现在是一名汽修师——很多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不得不做回普通的工作,这简直就是悲剧。”

“许多艺术家都受过良好的训练,做了三、四年学徒,但却不能以此谋生。”门萨说,他现在唯一做的艺术工作就是给旧海报画几版新的,赚个几百美金。大家对非洲艺术的认识远远不够,如今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备受追捧,售价数千美金,而艺术家却消失沉寂,不禁显得尤其可悲。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