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潮流:绅士西装时尚已至穷途末路了吗?

2018年最佳着装男士 Image copyright Mr Porter
Image caption 波特先生评出的2018年最佳着装男士的造型多种多样(Credit: Mr Porter)

最近,许多公司发布了更加灵活的工作着装新规范,高盛(Goldman Sachs)便是其中一员。公司中的男性员工可以脱掉西装,换上宽松的便裤,松开领带,只要能“表现出良好的判断力”即可。这是否说明男士传统的西装革履形象从此开始瓦解?如果是的话,这体现了男性身份怎样的变化?

西装一直以来都是男性绅士形象的代名词,但是“绅士”在当今时代到底意味着什么呢?这个词总是会让人联想起锃亮的牛津雕花皮鞋、三件套西装和男士气概。所谓绅士总有“高人一等”的感觉,但现在这个词似乎已经过时。1931年创办的美国男性时尚杂志《绅士季刊》(Gentleman's Quarterly)于1957年更名为《GQ》,当时传统男子气概和男性权威正受到人们的鞭挞。越南战争、激烈抗议和文化剧变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的标志。1963年,肯尼迪总统,这位光鲜亮丽的骑士和传奇领袖,在全世界面前被谋杀。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西装革履的肯尼迪总统透露着男子气概(Credit: Getty Images)

肯尼迪身着笔挺的单排扣西装,挺括的白衬衫,低调的领带。他的发型从来没变过,边分短发,整个人看起来聪明又老练,一切细节都在掌控之中。身着西服的肯尼迪确实耀眼夺目,但对大多数男人来说,西装只是一种制服。

男子气概也应该是整齐划一的。20世纪60年代,美国社会出现了严重的摩擦。想想看那时无政府主义的种种表现和嬉皮士形象,一切都与表达自由有关。人们开始蔑视身着灰色西装的男性刻板印象及其所代表的一切。舒适、简单和廉价的蓝色牛仔裤从那时开始流行起来,这是向今天的街头风格革命迈出的一小步。

2019年2月底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当然很多男士都是西装革履,但颜色和剪裁有了很大的变化。出演超级英雄电影《黑豹》的博斯曼(Chadwick Boseman)身穿一套装饰华丽的纪梵希高級定制時裝亮相。这套衣服看起来更像一条连衣裙。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电视剧《姿态》(这是20世纪80年代纽约上流社会的一个多性别场景)中的主演波特(Billy Porter),他穿着一件由克里斯蒂安·西里亚诺(Christian Siriano)设计的宽大长袍,但从腰部以上是一件类似燕尾服的夹克。从萬用的男士西装到燕尾服長袍,这其中的发展过程到底怎么样的呢?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波特身着克里斯蒂安·西里亚诺设计的“燕尾服長袍”在2019年奥斯卡颁奖礼上引起了轰动(Credit: Getty Images)

别再爭辯到底什么是“绅士”了,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难题是“男人”是什么,或更關鍵的是男人應該是什么样的人。“他”已越來越不像“我”和“我们”那么重要。我们所处的群体定义了我们是谁,而“他”只是我們之一而已。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2019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演员博斯曼身穿一套装饰华丽的纪梵希高級定制的长尾礼服亮相(Credit: Getty Images)

我们再来看看美国《GQ》杂志最近的一次转型。2019年初,《GQ》前创意总监韦尔奇(Will Welch)被任命为该杂志的新总编,旨在让杂志跟上现代化的步伐。印刷媒体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与呈爆炸式增长的网络媒体相较量。《GQ》面对的问题更加复杂,因为其目标读者是千禧一代和后千禧一代(40岁以下的人)。这一群体很难取悦,而且讨厌被定位。对于“男人”的定义也渐渐变得模糊,《GQ》从“绅士”杂志转型到“男性”杂志,谁知道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韦尔奇似乎肩负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Image copyright Meinke Klein
Image caption 《GQ》的新主编韦尔奇会带来风格和态度上的改变吗(Credit: Meinke Klein)

韦尔奇上任后,在第一期(2019年2月)的“编辑致读者信”中附了一张自己的照片,照片中他盘腿坐在地上,穿着运动鞋和休闲衬衫,鞋子没系鞋带,衬衫没扣扣子,里面是一件t恤。头发还是侧分,但手上却有两个纹身图案。男士的形象已经不再是以前那般高贵了。

一切皆有可能

这张照片旨在表明杂志的意图,要知道该杂志以前有专栏专门讨论领带的宽度和西服口袋的形状。韦尔奇在接受BBC文化频道采访时表示:“我不会按照别人对《GQ》编辑着装的看法行事。我对《GQ》的理解是了解自己,信任自己,做最好的自己,而不是去追求某种想象中的理想状态,或者穿一件特别的衬衫。”

在這一期的《GQ》中只出现了少数几套西装,其中最保守的一套还没有搭配袜子。其余的则是一群有着自己着装风格的人,奥森(Frank Ocean)、文森特(St Vincent)、梅尔(John Mayer)和鲍德温(James Baldwin)都在其中。感觉好像特別突出了某种着装路径。正如韦尔奇所言:“我认为,冲刷男人和女人、雄性和雌性、黑人和白人之类二元结构对文化和社会都有好处。这意味着我们要时刻保持头脑清醒,敞开心扉,认识并尊重个体的尊严和独特性。”

Image copyright Alasdair McLellan
Image caption 奥森穿着普拉达的高领汗衫和为《GQ》特别定制的裤子(Credit: Alasdair McLellan)

男装在线零售商“波特先生”(Mr Porter)是另一个例子。如今男性比较深入地思考自己的身份以及想成为何样的人,反映此变化的是男装行业的快速增长。花几分钟浏览一下像波特先生这样的网站,你就会对琳琅满目的服装和配饰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其中只有一小部分商品是西服套装。奢侈品成衣,如汤姆福特(Tom Ford)和杰尼亚(Ermenegildo Zegna),一直是波特先生的核心市场。其购买董事弗斯(Fiona Firth)说:“当今时代,休闲服装成为主流,人们日常生活中的穿着更加随意,传统成衣大不如从前。但是男人在生活中总会有需要穿西装的场合,比如说婚礼、公司活动,对多数人而言是办公室,所以西装并不会完全退出人们的生活。”但菲尔斯补充说:“情况在不断改变。紧跟潮流的西装会变得更加休闲随意,更符合现代男性的着装标准。我认为西装是有未来的,会适应男性不断变化的生活方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立独行的化妆师凯尼格(Ezra Koenig)在《GQ》年度男性大奖上接受媒体拍照(Credit: Getty Images)

波特先生评选的2018年最佳服装男士名单上的8位男士中只有3位穿着西装。正如人们所料,其中只有查尔斯王子穿着传统的西装。这8个人来自不同的种族,非常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足球运动员贝列林(Héctor Bellerín)在伦敦时装周上穿着丝绸睡衣和毛茸茸的古驰(Gucci)拖鞋亮相。他对这一切似乎完全满不在乎。相比之下,2019年2月的最佳着装男士可能比较低调,但很明显,他们也在穿着上花了很多心思。8位候选人中有4位穿着西装(榜单因奥斯卡而有所倾斜)。博斯曼身着粉色西装,再次吸引了大众目光。这些榜单上的人是敢于冒险的人,忠实于自己的喜好,并且不害怕做自己。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最近的伦敦时装周上,足球运动员贝列林穿着丝绸睡衣和毛茸茸的古驰拖鞋(Credit: Getty Images)

也可以说,西装本身和穿西装的男人一样都在改变。在过去,穿西装需要遵守严格的规矩,现在看来一切皆有可能。例如,人们经常看到时髦西装与运动鞋搭配,以及各种色调的套装,包括紫色和柔和的粉色。西装正被一个更大、更复杂的时尚穿法所吸收。正如韦尔奇所言:“我在洛杉矶、纽约、伦敦或巴黎时,我眼前的一切都互相融合。你既可以穿套装也可以穿限量版运动鞋。你可以走复古路线,回到20世纪60年代、70年代、80年代或90年代。同一个人可以在一周的时间里尝试各种各样不同的风格,正式、朋克、摩登、迪斯科、嬉皮或嘻哈。这就是为什么当下的时尚如此之独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就人类身份而言,我们生活在一个黄金时代。催生严苛的着装规范的男性文化可能正在消亡,但其他东西也逐渐成形。灰色或黑色西装永远是经典。我期待未来“燕尾服长袍”也能成为经典服装。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