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想象出20年后看电影是什么感觉?

虚拟现实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几十年来,虚拟现实(VR)一直被认为是电影业的未来所在,能够为观众提供比传统影视更身临其境的体验。在1955年发表的一篇题为《未来的电影》的文章中,电影摄影师海里戈(Morton Heilig)就预言“未来的电影将会以生动活泼的形式为人们揭开新科学世界的帷幕”。海里戈概括了虚拟现实的许多性能,但当时他用的并不是现在人们所说这些词,因为当时这类词汇还没有产生。

虽然要把《割草者》(The Lawnmower Man)或《星际迷航》(Star Trek)里那些匪夷所思的技术应用到电影行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就像人们经过说得那样,“未来已经到来”。许多电影制作者已经用360度全景摄影机替换了传统摄影机。现在电影业尝试新科技的势头堪比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早期电影勇于各种创新实验的阶段。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要把《割草者》里那些匪夷所思的技术应用到电影行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Credit: Getty Images)

简而言之:我们现在正处于新的电影革命的初期阶段。一系列快速发展的技术使得电影行业拥有了激动人心的无限发展潜力,比如说增强现实技术(AR,即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场景相结合交互的技术)、人工智能以及驱动数字世界的不断增长的计算能力。

那么,20年后的电影会是什么样的呢?以及未来的电影故事和现在的将会有何不同?

个性化程度更高

虚拟现实艺术家谬可(Chris Milk)认为,未来的电影能为观众提供量身定制的身临其境的沉浸式体验。他告诉BBC文化频道,未来的电影能“为你量身打造一个实时故事,完全满足个人喜恶爱好”。

相比起“讲故事”这样标准的行业术语,谬可更喜欢用“活在故事里”这样的说法。他认为未来的观影体验会变得像日常生活一样逼真自然,但同时也能像一些惯常的刺激故事那样令我们感到兴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沉浸式艺术家谬可认为未来会出现为个人定制的一次性电影(Credit: Getty Images)

2015年,谬可在TED的重要演讲上谈到虚拟现实的艺术潜能。他认为,不断发展的人工智能技术能让由电脑创造的角色实时回应真人观众。想象一下,Siri的进化版作为一个角色出现在电影中。

谬可知道这种能够像人类一样与观众对话的人工智能角色目前还没被完全开发出来,但他认为“不出20年人类就能达到这个目标”。

越来越立体

颇具影响力的纪录片制作人、企业家拉佩尼亚(Nonny de la Peña)被华尔街日报称为“虚拟现实之母”。她说:“说起未来的媒介,我第一个想起的词是‘立体’,这与今天的2D平面电影截然不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被称为“虚拟现实之母”的拉佩尼亚在2012年圣丹斯电影节上(Credit: Getty Images)

拉佩尼亚说:“在未来,平面媒体将仍与我们同在,就像今天还会有收音机一样,但是电影行业绝不能在2D画面上停滞不前。”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完全身临其境,可置身场景中走动,场景大如房间的立体体验”,因为“习惯于具象体验的年轻观众正成为主力……他们希望自己的观点、所受到的教育和其他一切都能以临场感的形式呈现。”

世界的虚拟副本

尤金(Eugene Chung)执导的VR电影《艾露美》(Allumette)广受好评,被称为“大师之作”。人们认为他可与美国电影先驱格里菲思(DW Griffith)等人相提并论。该剧以一座漂浮在云端的未来城市为背景,采用了名为“6自由度”(或称“6Dof”,指可以上下、左右、前后移动)的技术,让观众可以在电影的虚拟世界中穿行移动。

尤金认为未来VR与AR云技术的结合将越来越紧密,这对于构造世界的数码副本是很重要的一环。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6年,尤金在翠贝卡电影节的舞台上发言。他的VR电影《艾露美》被称为“大师之作”(Credit: Getty Images)

他说:“想象一下进化版的谷歌地图,里面所呈现的不仅仅是街道而是整个世界。如今的VR技术已经很先进了,未来我们会把电影与真正高端的VR技术结合起来。”

他说:“未来,身边一切皆是故事,比如说,某天醒来,你可以在床边的桌子上放一个你喜欢的角色。未来的电影都是像《她》(Her)这样的电影一样。”

意识的艺术

艾美奖得主、两部虚拟实景电影Collisions和Awavena的导演丽勒特‧沃斯(Lynette Wallworth)说:“有了VR技术的加持,未来的电影叙事体验能够让我们看到不同人眼中的世界。”

她说:“例如,我们利用VR技术体验自闭症患者的世界。VR带来的感官体验能够让我们感受到不同人的感知差异,这是其他艺术形式做不到的。”

展望未来,沃斯认为VR和AR技术能扩大传统电影的观看界限,其中一种方式就是通过佩戴头戴式设备,让观众既可以观看电影又可以获得身临其境的体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6年,沃斯和与会者头戴VR设备观看虚拟实景电影(Credit: Getty Images)

她说:“拿乔治‧米勒(George Miller)的电影《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举例,你可以戴着VR设备观看电影并切换模式。因此当电影女主角费罗莎驾驶战车全速穿越沙漠时,你就仿佛坐在她的旁边一样。”

用一句已被人说烂了的话来说,随着VR技术的飞速发展,这种可能性是无限的。2016年,美国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认为虚拟现实是“危险的”,因为与非互动性电影作品相比,电影制作人在虚拟实景电影中能够控制和操作的功能将会小很多。他警告说,虚拟世界“使观众更加自由,可以不按叙述者的套路走,做出自己的选择。”

但对未来电影的这一趋势,即电影观众可以参与对电影叙事的塑造,很多人会认为是好事而非坏事。电影观众能够对剧情做出自己的选择,这与海里戈的预测是一致的。他认为,“未来的电影将不再是一种视觉艺术,而是一种意识艺术。”这也许就是“讲故事”和“活在故事里”的区别。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