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珠宝设计:光彩夺目的东方之美

(Credit: 2018 Carnet Jewelry) Image copyright 2018 Carnet Jewelry

近几年,亚洲珠宝设计师(尤其以香港设计师为主)创作的高端珠宝作品在全球范围内备受关注。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的国际珠宝高级主管沃伦(David Warren)告诉BBC设计版的记者说:“我认为,在过去的5年里,这些设计师获得了更高的国际地位。”沃伦表示,设计师的“自我成长”是部分原因,当然也包括国际展览、以及“拍卖行的力量”:拍卖行会为他们看中的珠宝设计师提供支持。这些设计师中最受欢迎的,要数香港的王幼伦。最近出版的新书《王幼伦的设计》(Carnet by Michelle Ong)就是专门写他的。

白金合钛贝壳胸针 Image copyright 2018 Carnet Jewelry
Image caption Carnet的一款白金合钛贝壳胸针,镶嵌有钻石、粉色和紫色的宝石以及石榴石(Credit: 2018 Carnet Jewelry)

陈世英、服装品牌“Etcetera”的设计师陈智安、来自台湾的设计师赵心绮,也是人们关注的焦点。2017年5月,佳士得拍卖行所拍卖的香港设计师珠宝作品总额高达1239万5771美元(合988万2776英镑)。其中有一件拍卖品打破了世界拍卖记录,高达600万美元(合478万3620英镑)。这是陈智安为瑞士珠宝商“Boghossian”设计的祖母绿钻石棕榈叶项链,选用了哥伦比亚产的无油祖母绿——一种十分珍稀的宝石,有着天然的透明度,且不经油浸优化。(*油浸能够掩盖祖母绿中的裂隙、提高透明度和鲜艳度,只有品质极其好的祖母绿不需要油浸。)

钻石镶嵌手表 Image copyright 2018 Carnet Jewelry
Image caption 王幼伦设计的手表,表盘采用了钻石密镶工艺,表带由一串钻石镶嵌而成(Credit: 2018 Carnet Jewelry)

1998年,王幼伦和以色列珠宝商纳加尔(Avi Nagar)联合创办了Carnet珠宝品牌。王幼伦说:“我身上的华夏之源、中国文化历史以及欧洲的艺术和设计,都是我的灵感来源。我涉猎很广,从17、18世纪的肖像画到新艺术风格和装饰派风格的珠宝、以及罗森塔尔(Joel Arthur Rosenthal,JAR)设计的当代珠宝作品我都很喜欢。我设计过一条做旧银饰蕾丝手镯,就是从欧洲肖像画中汲取的灵感——画中的蕾丝袖口细节精美,只需看一眼就能让我难以自拔。装饰派风格是现代主义的模型,我很喜欢新艺术风格中的情感自然主义;我也受中国艺术、中国设计和中国文化的启发,明代花瓶的曲线、中国人对于龙的信仰以及代表好运的葫芦,都能激发我的灵感。”

“织物的质地也令我着迷。我想用珠宝来表达它们——我设计的珠宝,佩戴起来一定要让肌肤舒适,要像穿戴了丝绸一般。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我不断向织物索取着灵感:蕾丝、欧根纱、丝绸,乃至柔软的花瓣,或秋天的树叶。与我而言,最重要的灵感是来自东西方文化的结合。”

翡翠蝉胸针 Image copyright wallace-chan.com
Image caption 陈世英设计的翡翠蝉胸针,名为“静止的生命”,于2012年制作完成(Credit: wallace-chan.com)

陈世英也从先前的雕塑工作中汲取了经验。沃伦说:“他的作品有着很高的工艺质量。珠宝上的每一寸都经过精美的装饰。创新是十分关键的,在珠宝领域,开辟一条新的道路是很难的。当下的某件作品,也许有其他人创作出了不同的版本。即使如此,也有人能够脱颖而出。陈世英从前是一名雕塑家,他创作的一些小型雕塑作品后来被人们视作了珠宝。”陈世英的作品都经过精雕细琢,他的“静止的生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一件珠宝也颇有象征意义——古代中国将玉蝉视为重生的象征。

胸针 Image copyright wallace-chan.com
Image caption 陈世英的“欢乐之海”胸针是一件细节繁多的作品——鱼的眼睛就由若干层的雕刻水晶和宝石组成(Credit: wallace-chan.com)

沃伦说:“陈世英组合复杂金属的能力是绝无仅有的。部分作品的技术含量令人叹为观止。它们就像谜语一般,你看着他的作品,却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例如用透明的水晶打造出莲花池的效果。”蝴蝶是许多陈世英作品的主题。他最为人知的,要数他与自然的亲密关系,以及他将艺术与科技融合的技法了。一直以来,水下世界令亚洲文明痴迷不已,在如今的珠宝界也十分流行。陈世英的“欢乐之海”胸针就是一个例子——胸针上,鱼的身体由一块明亮的蛋白石制成,上面用水晶做了镶嵌。

珠宝设计 Image copyright 2018 Carnet Jewelry
Image caption 王幼伦常用花果作为珠宝设计的主题(Credit: 2018 Carnet Jewelry)

红毯上不难见到Carnet家的珠宝——温斯莱特(Kate Winslet)和克洛斯(Glenn Close)就经常佩戴王幼伦设计的珠宝,加纳(Jennifer Garner)曾将Carnet的一枚黄白钻石胸针作为头饰佩戴。王幼伦曾受《达芬奇密码》制作人的委托,设计的宝石作品是电影的核心。最近热门的喜剧电影《摘金奇缘》中,观众也能够看到她的珠宝作品。王幼伦表示:“为不同的角色和场景挑选和设计适合的珠宝,达到突出电影主题、强化电影氛围的目的,是很有挑战性的。我很喜欢这样的挑战。”

白金合钛胸针 Image copyright 2018 Carnet Jewelry
Image caption 王幼伦设计的“雅致牡丹”白金合钛胸针,上面镶嵌有钻石、红宝石、粉色蓝宝石和石榴石(Credit: 2018 Carnet Jewelry)

王幼伦最出名的就是她鲜艳大胆的色彩搭配。沃伦说:“她的作品充满活力、引人注目。其中中国文化的影响是十分强烈的。这些珠宝都相对大件,一眼就能认出设计师是谁。这就增加了它们的收藏价值。”

王幼伦表示:“我很看重色彩的应用;颜色代表了情绪,颜色与光线解锁珠宝情绪的钥匙。因此我十分喜欢彩色珠宝。我相信,我是第一批重新使用玫瑰型切割的现代珠宝设计师之一——我爱它们柔和的微光,它们带给珠宝的质感对比,以及它们丝绸般的光影变幻。当然,我也爱它们能让人联想到古典珠宝——其诱人的透光度,不禁让我想到了18世纪的烛光。”

中西合璧

浮云主题在东方文化中占据有一席之地,它承载着上天的喜怒。王幼伦以及其他设计师的作品中也常会出现浮云。Carnet曾在2003年推出过一款铂金合钛项链,设计师采用了钻石、红宝石、蓝宝石和紫水晶加以点缀。项链的中央是一块色彩纯正的碧玺,它就像太阳一般,旁边围绕着浮动的云朵。陆、海、空是传统亚洲艺术尤其是装饰艺术中最为重要的主题,这也融入了当代亚洲珠宝设计之中。

珠宝 Image copyright 2018 Carnet Jewelry
Image caption 中国的传统装饰艺术中,浮云是深受喜爱的主题之一——也是王幼伦的现代珠宝中常常出现的主题之一(Credit: 2018 Carnet Jewelry)

王幼伦表示,她自小便对云朵十分着迷:“云朵形态万千,构成和神韵瞬息万变。在其形态、构成和神韵上,设计师有很大的发挥空间。我喜欢将云朵代表的意境与其形态进行提纯,把其中精华用线条的形式表示,只留下一个轮廓——这样的改变更具抒情的气质。”

这个吊坠颇有装饰派艺术风格——上世纪20年代,欧洲的珠宝设计师深受中式风格、中式主题(祥云、飞龙等)以及印度和波斯文化影响。沃伦解释说:“当时人们有一种信念,就是引入一些‘异国风情’。尤其是卡地亚(Cartier),许多珠宝盒都是从传统的中式镶板中汲取的灵感,然后再添上了几个支脚。欧洲装饰派艺术风格的珠宝作品,无一例外诞生自巴黎的工作室。设计它们的人从不抄袭,但时常从装饰作品中'借鉴灵感'。中国和波斯的锻铁阳台、画廊里的某件艺术作品,都能成为珠宝设计的灵感来源。”

胸针 Image copyright 2018 Carnet Jewelry
Image caption 王幼伦的“珍奇石榴”胸针,在白金和黄金铸成的基地上镶嵌了红宝石、褐钻、金钻以及普通钻石(Credit: 2018 Carnet Jewelry)

王幼伦作品中常以花果为主题,有以红宝石为籽的石榴胸针、大丽花短颈项链、粉色碧玺切片制成的梅花,甚至有贾尔迪内蒂风格(Giardinetti)的胸针,造型是一个花瓶,里面装着颜色各异的鲜花。当代香港珠宝设计师常常反复应用自然主题。橡果、树叶、蓟、百合、蕨类还有象征纯洁和启智的白莲——都是十分受欢迎的图案。

王幼伦表示:“在我看来,珠宝商和设计师们都从大自然中汲取了很多灵感。我也从荷兰和佛兰德静物画中得到了很多灵感,画中的宴席、桌上盛满水果的盆,给了我很多启发。欧洲的东方题材画家在绘制如葫芦、石榴、豌豆和豆荚等水果、蔬菜时,在微末而安详的细节中常常有一些东西。”

棕榈树胸针 Image copyright 2018 Carnet Jewelry
Image caption 1999年Carnet的棕榈树胸针,以铂金和玫瑰金为底,镶嵌有白钻和褐钻(Credit: 2018 Carnet Jewelry)

那么,这些设计师是否得到了应有的国际地位呢?沃伦说:“没错。他们才华横溢、实至名归。常年来,这些设计师发展了自己的风格,如今这种'异域'设计,在西方取得了更多的认可,让人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沃伦表示,在迪拜和中东的其他地方,这些设计师的作品尤其受到追捧。“我很期待香港有设计师新秀出现,也很期待新作品的诞生。”他说。

耳坠 Image copyright 2018 Carnet Jewelry
Image caption Carnet的埃及艳后长款耳坠颇具装饰艺术风格,它以白金和铂金为支架,镶嵌了白色钻石,中间是祖母绿(Credit: 2018 Carnet Jewelry)

装饰艺术风格颇受香港珠宝设计师青睐,Carnet埃及艳后长款耳坠的线性轮廓就是其中一个例子。这一点不足为奇,毕竟,这场上世纪20年代的美学运动本身就是受到中国风的影响。佳士得亚太区珠宝主管石丽华告诉BBC设计版块的记者说:“20世纪初期,欧洲的艺术家对埃及艺术、中国艺术、日本艺术的兴趣重新燃起,也成了他们风格图案的全新灵感来源。”

玉 Image copyright 2018 Carnet Jewelry
Image caption 中国传统珠宝艺术和装饰艺术中,玉是常用的材料,后来也影响了欧洲的装饰派艺术风格(Credit: 2018 Carnet Jewelry)

玉作为中国珠宝艺术和装饰艺术中最常使用的材料之一,在装饰派艺术风格盛行时,也曾风靡欧洲珠宝界。中国风格的雕刻玉石的使用,源于20世纪初期。1913年,卡地亚在纽约举办了一场中国风情珠宝展,正是在这个时期,东方元素的图案开始流行起来。石丽华说:“(欧洲人)应用了亚洲珠宝特有的装饰元素,如玉石、珊瑚、珐琅、漆器、珍珠等。他们的设计样式繁多,有完全借鉴过去的龙、塔、汉字,也有对亚洲主题的自身理解,更具自由。设计师们也从波斯地毯和波斯细密画中借鉴了植物和花卉的图案。”

王幼伦说:“一直以来,我都会在作品中加入玉石元素……Carnet品牌诞生之初,我设计过的蜻蜓就是用雕刻玉石做的翅膀。诚然,玉石是中国文化的精髓,有着很深远的意义,它既代表了好运,也能给人们招来好运。同时,玉石也是一种很好的设计材料。玉的成色浓厚,透明度不一,表面光滑——是上好的雕刻材料。”

亚洲珠宝 Image copyright 2018 Carnet Jewelry
Image caption 亚洲的珠宝设计曾是20世纪20年代欧洲设计风格的灵感来源。如今,亚洲珠宝本身终于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Credit: 2018 Carnet Jewelry)

如今,亚洲的珠宝设计已不再是其他人灵感的嫁衣,而是在拍卖会中备受世界瞩目、在电影和时尚界闻名显赫。那么,我们是否已经圆满了?石丽华说:“全球范围内,亚洲设计的影响力在不断扩大。这些设计结合了中西方风格,独树一帜。设计师们对宝石有着深刻的理解。他们的工匠精神也令人着迷。”可以说,亚洲的珠宝获得国际地位实至名归。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