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坦卡蒙:一座少年法老的坟墓如何掀起了埃及热

(Credit: Griffit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Oxford; colourised by Dynamichrome) Image copyright Griffit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Oxford

当古埃及法老图坦卡蒙(Tutankhamun)的陵墓于1922年11月被发现时,整个世界都被它迷住了。考古学家之所以这么崇拜图坦卡蒙,原因之一可能这个陵墓中的发现异常丰富,尤其是在很多墓葬的遗物都已经被盗的情况之下。

英年早逝的图坦卡蒙,以及资助考古发掘队的卡纳冯勋爵(Lord Carnarvon)在图坦卡蒙陵墓被发掘后几个月就去世,更为这座陵墓蒙上了浓厚的神秘感。目前,图坦卡蒙陵墓中的文物正在伦敦萨奇画廊(Saatchi Gallery)展出,这也是埃及以外最大的图坦卡蒙墓文物展,此前在美国洛杉矶和法国巴黎展出时,参观人数突破记录,这足以显示古老的文物在21世纪的现在仍然持续焕发魅力。

但是,当我在BBC第四台(Radio 4)的一个新节目中探讨对图坦卡蒙的崇拜时,我发现图坦卡蒙的权力既存在于陵墓之中,也存在于20世纪20年代的特殊背景中。1922年,发现陵墓的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Howard Carter)陷入了一场政治风暴之中。埃及最近经历了一场政治变革,新政府对文物进行了严格管控。

底比斯 Image copyright Griffit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Oxford
Image caption 底比斯,1923年:游客们聚集在图坦卡蒙陵墓的入口处,观看一个巨大的物体从墓中被移到工作室(Credit: Griffit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Oxford; colourised by Dynamichrome)

为了筹集资金来支付复杂的挖掘、保存和编目墓室文物,卡纳冯勋爵与《泰晤士报》签署了一项独家协议,独家授权该报向全球媒体提供新闻和照片的权利。在当时,这种安排是极不寻常的,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格里菲斯研究所(Griffith Institute)的助理档案保管员凯特·沃西(Cat Warsi)说,财政支持和媒体的持续关注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是一次耗资巨大的挖掘,最终花费了近10年时间”。

灯光,摄像机,开拍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的英裔摄影师哈里·伯顿(Harry Burton)被请来拍摄挖掘的全过程。他的拍摄方法一丝不苟且富有戏剧化,他用专业的灯光和脚架从多个角度拍摄对象,当时这种技术才刚刚在好莱坞兴起。

全世界都被这次挖掘出的稀世珍宝迷住了。牛津大学阿什莫林博物馆(Ashmolean Museum)的古代近东馆负责人保罗·柯林斯(Paul Collins)说,“埃及热”是被“一场技术的完美风暴”滋养的。广播、电报、发行量巨大的报纸和电影汇聚在一起,让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点图坦卡蒙的气息。

图坦卡蒙墓 Image copyright Griffit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Oxford
Image caption 图坦卡蒙墓是20世纪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当中发掘的许多文物到现在还有待研究(Credit: Griffit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Oxford)。

伯顿的照片显示,这座小间墓室里塞满了5000多件物品。除了工艺精湛的黄金雕像和珠宝、精雕细琢的宝盒、船只和战车部件外,也有许多日常生活的痕迹:面包、肉、一篮子鹰嘴豆、扁豆和枣子,甚至还有花环。

这些发现也启发了20世纪20年代的时装设计,蛇、鸟和莲花这些典型的埃及图案常常出现在独特的时装设计中,也出现在消费类服饰中。伯顿拍摄的奢侈品相片反映了20世纪20年代的新消费主义。美国经济学家托尔斯坦·维布伦(Thorstein Veblen )最近创造了“炫耀性消费”一词,用来概括“咆哮的二十年代”的消费经济。炫耀性消费是在向世界表明,你能买得起比生活必需品更多的东西。

物品 Image copyright Griffit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Oxford
Image caption 哈里·伯顿记录了图坦卡蒙墓中的物品——包括这个白色箱子,里面有亚麻布衬衫、披肩和腰布、18根棍子、69支箭和一支小号(Credit: Griffit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Oxford; colourised by Dynamichrome)

图坦卡蒙满足了人们的幻想,也满足了人们对于他那个世界中物品的渴求。与其他古代帝王相比,图坦卡蒙更容易让人与之产生关联,因为他的父亲阿赫那吞(Akhenaten)开创了一种新的艺术风格——阿马纳风格(Amarna)。这种艺术风格用更柔和和自然的方法表现王室生活,女性在这种风格中也更为突出。

图坦卡蒙神殿的四个角落各有一尊守护神,其中包括生命女神伊希斯(Isis),这对一战后的新女性来说是鼓舞人心的。

“摩登女郎”是一种全球性现象——无论是德语中的Neue Frauen,日语中的 modan gāru 或 moga,或者汉语中的“摩登小姐”,又或是法语中的 Garçonnes,她们都有一种象征解放的共同风格。摩登女郎留着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Cleopatra)式的短发,穿着连衣裙,喝着鸡尾酒,伴着爵士跳舞,这象征着一种反抗——她可以吸引男人,也可以不吸引男人。

女神伊希斯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女神伊希斯的形象与1920年代的摩登女郎相称(Credit: Getty Images)

她也是一个商标——卖口红、粉饼、香水和面霜。其中许多产品,比如芝加哥克什米尔化学公司(Kashmir Chemical Company)生产的尼罗河皇后(Nile Queen)系列产品,都是以埃及为主题的。

爵士风格的克利奥帕特拉

这类摩登女郎的代表人物是非裔美国舞蹈家约瑟芬·贝克(Josephine Baker),她把自己打扮成“爵士风格的克利奥帕特拉”。知名的沃克夫人(Madam CJ Walker)一直为黑人女性生产美容产品,而贝克则是她们产品的忠实用户。她用这种新的美容文化来增强自己的能力,并以时尚摩登的形象挑战种族主义。

约瑟芬·贝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约瑟芬·贝克被称为“爵士风格的克利奥帕特拉”(Credit: Getty Images)

贝克以在巴黎女神游乐厅(Folies Bergère)的爵士舞而闻名,并在美国掀起了一阵查尔斯顿舞的热潮。由于舞者不再一定要成双成对(在男人的怀抱中跳舞),这看起来很有革命性。据巴黎的音乐学家马丁·顾尔品(Martin Guerpin)说:“一旦你独自跳舞,就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图坦卡蒙也是爵士乐的灵感来源,其中包括1923年的名曲《老图坦卡蒙》(Old King Tut),这首曲子宣称图坦卡蒙是一个“聪明的老疯子”。人们是在坟墓被发掘几年后才知道图坦卡蒙是一位“少年法老”:1925年,当卡特掀开层层棺材后,才看到了图坦卡蒙的黄金面具,一段时间后,才看到了他的遗体。

图坦卡蒙墓 Image copyright Griffit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Oxford
Image caption 1925年10月29日到30日:卡特和一名埃及工人在检查第三层(最里面的)纯金棺材(Credit: Griffit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Oxford; colourised by Dynamichrome)

经过一番艰难的尸体解剖,考古学家发现图坦卡蒙并不是一位脆弱的老法老,而是一位17岁至19岁的年轻人。这位“小国王”身上多处受伤的发现,引发了新一轮狂热的猜测和诅咒,这些猜测和诅咒都与卡纳冯勋爵的死亡有关,仅仅在墓穴被打开几周时间后,卡纳冯勋爵就去世了。

图坦卡蒙崇拜也有阴暗面,它表达了人们内心的恐惧和隐藏的痛苦。他的遗体被挖掘出来的时候,整个社会还未完全从一战中恢复过来。战争中的大多数伤亡者被埋葬在离家很远的地方,他们的尸体再也没有回来。1925年,图坦卡蒙的木乃伊被打开后,人们发现他是一位少年法老,他身上的多处伤痕,激发了人们悼念战争死难者或照顾受伤亲人的同理心。

那些战场上的年轻人扎着绷带、带着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伤势从前线回来了,但他们也同时从我们视野中消失了——因为虚弱的男性身体代表着虚弱的帝国。但电影工业让木乃伊“起死回生”,据伯克贝克学院(Birkbeck College)的罗杰·卢克赫斯特(Roger Luckhurst)说:“第一个看到图坦卡蒙法老面孔的记者是约翰·鲍尔德斯顿(John Balderston),他后来为1932年上映的恐怖电影《木乃伊》撰写了剧本。”

照片 Image copyright Griffit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Oxford
Image caption 伯顿(左)将他的照片尽可能的戏剧化。这张照片拍摄于1923年2月,是仅有的两张展示卡特和卡纳冯勋爵(右)在墓中的照片之一(Credit: Griffith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Oxford)

20世纪20年代对图坦卡蒙的狂热是一个全球性的想象力工程,它将人们与一个古老的地方彼此联系起来,包括那些因失去亲人而哀悼的人——让他们想象自己身处在一个不同的、甚至可能更好的世界。通过追忆遗失的历史而梦想一个新的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

图坦卡蒙:黄金法老的珍宝于2019年11月2日至2020年5月3日在伦敦萨奇画廊展出。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