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世界上走私最严重的动物——穿山甲

马来穿山甲。 Image copyright Angus Chaplin Rogers/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马来穿山甲。

潘姜(Elisa Panjang)在她10岁时和穿山甲结下了不解之缘,那时她住在婆罗洲(Borneo)北端一个森林环绕的村子里。

潘姜现在是马来西亚沙巴州(Sabah)达瑙基朗保护中心(Danau Girang Conservation Center)的一名保育专员,专门研究马来穿山甲(Sunda pangolin),这是一种仅在东南亚发现的极度濒危物种。

一天,她在屋外玩耍时,看到一只棕色的、身上有鳞片的动物沿着森林边缘缓缓移动。潘姜对于这片森林里的果子狸和野猪都不陌生,但从未见过这种动物。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潘姜跑去告诉妈妈。她的母亲告诉她,那个动物是"tenggiling"——这是马来语中穿山甲的叫法,它以蚂蚁为食,有坚硬的鳞片。

潘姜很喜欢穿山甲的怪样子。"我爱上了穿山甲。简直是一见钟情。"

因为好奇,潘姜在本科最后一年研究的就是马来穿山甲,之后获得的硕士学位和在英国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读的博士学位也都跟它有关。潘姜对穿山甲的了解越来越多,但穿山甲在野外的数量却越来越少。

有八个种类的穿山甲分布在亚非等地,全都处于危险之中。自从2017年1月起,穿山甲的国际贸易被禁止,但走私活动仍在继续。在东南亚,盗猎者把马来穿山甲从陆路和海路走私到越南和中国,在这些地方,人们认为它们的肉和鳞片有药用价值,因而被视为珍馐。

Image copyright Scubazoo
Image caption 为马来穿山甲量身。

自2015年以来,潘姜和沙巴州的其他环保主义者、野生动物专家一直要求该州加强对马来穿山甲的法律保护。他们的坚持最终在2018年的世界穿山甲日(2月18日)获得回报,州政府将这种动物提升为沙巴州野生动物保护法案的一级保护动物。在此之前,可以凭许可证合法地捕猎马来穿山甲,而现在所有的捕猎都属于非法行为。

从2010年到2015年,67个国家的有关部门没收了大约4.7万只整只的穿山甲,以及另外120吨整只穿山甲及其部分身体(一些起获是以重量而非数量为单位)。这些数据来自监控野生动植物贸易的国际非政府组织TRAFFIC(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在2017年12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

该报告还发现,走私者非常活跃,有150条独特的走私路线,并且每年新增27条。绝大多数的穿山甲身体部位最终流向中国。2017年11月,中国的有关部门在一个繁忙的南方港口查获了11.9吨穿山甲鳞片。这些鳞片估计来自非洲的大约2万只穿山甲。

穿山甲行动缓慢,身后拖着不成比例的大尾巴,这些都令它们易于捕猎。"在森林里只要发现一只,你就一定能抓到它,"潘姜说。"只是要发现它们很难。"

马来穿山甲是一种喜欢独处、神出鬼没的动物。它们无声无息地穿行在森林底部,褐色的鳞片在这样的环境里是一种完美的伪装。它们可以躲在洞里或者树上,在那里它们的速度倒是出奇得快。虽然借助了遥控相机、GPS追踪和森林向导,潘姜在研究马来穿山甲的七年时间里,只在野外看到过七只穿山甲。

Image copyright Frank Callum Roy/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马来穿山甲。

如果穿山甲很难找到的话,偷猎者又是如何大量得手的呢?据那些已经放弃捕猎的猎人对潘姜的说法,他们也没有什么妙招。为了诱捕穿山甲,他们在森林底部设置长达100米的渔网。在累积了大量的穿山甲之后,才会将它们出手卖出。

过去,马来西亚人把马来穿山甲当食物。现在,当地人已经不会这么做了。越南和中国对穿山甲旺盛需求改变了马来西亚和该地区的穿山甲狩猎。现在,"他们是为了逐利,"潘姜说。

2015年,包括潘姜在内,沙巴州的环保主义者和野生物的管理者为了把马来穿山甲提升为受到完全保护的物种,经历了一场艰苦的抗争。这项法律修正案需要充分的科学证据证明马来穿山甲面临严重威胁。但是没有人说得清在沙巴州究竟有多少只马来穿山甲。而且直到今天,这个数字依然不得而知。

潘姜说,针对马来穿山甲的研究才刚刚开始,科学家尚无有效手段发现和计算这种神出鬼没的动物。由于缺乏可靠的种群规模数据,他们的提案遭到了拒绝。潘姜的团队重新起草,但再次遭拒。之后还是如此。

"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回应他们需要的所有科学数据,"潘姜说。"让人失望,也让人沮丧。"

接下来,团队转变了策略,发起了各种社会运动,来提高公众对马来穿山甲危机的意识。"我们尝试着积极地告诉大家,穿山甲在这个国家情况危急"。

"由于拿不出穿山甲的数量,团队就引用《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CITES)关于非法穿山甲贸易的数据,以此说明它所面临的偷猎压力之大。"

最后,经过六次以上的拒绝,他们的提案被接受了。

正是像潘姜这样的环保人士的努力改变了法律,也改变了民众。潘姜及其团队深入学校和村庄,举办研讨会和路演,并跟广播电台和记者密切合作。现在,有时候会有人半夜打电话给潘姜,说在屋外发现了被狗咬伤的马来穿山甲。然后,她会跟野生动物部门联系,去营救穿山甲。

"五年前,我从未接到这样的电话,"潘姜说,"所以这非常好。"

有一次,一位在潘姜的乡村路演中工作过的人在自家果园里发现了一只穿山甲。他也曾经是捕获穿山甲的猎人,但他立刻给她打电话,把穿山甲交给了她。

Image copyright Kinabalu International School/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针对学龄前儿童的穿山甲保护教育。

"我很惊讶,因为他本可以拿去卖的。路演让他学到了一些东西,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潘姜的给这只穿山甲做了GPS标记后,将其释放。

虽然公共教育和外延推广对于马来穿山甲的长期生存非常重要,但潘姜认为,当务之急是加强执法,在所有分布马来穿山甲的国家建立救援中心。

穿山甲出了名的难以圈养,绝大多数在六个月内就会死亡。由于我们亲眼看到的多是没收的穿山甲,而不是野生的,所以建立一个强大的救援中心网络就成为重中之重。救援中心将"需要密切合作,提供在圈养状态下更好地照顾穿山甲的方案"。

根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穿山甲专家组的评估,如果我们不能停止非法捕猎和贸易,马来穿山甲将在野外灭绝。

"10年很短暂,"潘姜说。如果救援中心能够合作,继续对穿山甲进行研究,她相信,"至少,我们可以看到在保护马来穿山甲方面取得一些进展。"

请访问 BBC Earth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