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蝎子和毒巨蜥:能杀人,也可救命

毒蛇起舞

对毒蛇和蝎子的毒性我们都有所闻,但这些致命的毒素也可以挽救生命。

毒理学家塔卡克斯(Zoltan Takacs)博士说:“毒液是生物进化过程中明确的自然选择的结果,让它成为地球上唯一能在一分钟内夺人性命的分子结构。”

牛津大学热带医学专家沃瑞尔(David Warrell)2015年估计,全世界每年有20万人被毒蛇咬死。

开发新的抗蛇毒血清是一场持久战。不过,研究人员发现,毒液中的毒素也可以治病,一些基于毒液的药物已经投入使用。

本文介绍四个物种,它们的毒液已被用来造福人类。

毒蛇

Image copyright ©M Moraes / Getty
Image caption 从美洲矛头蝮蛇(Jararaca pit viper snake)毒液中提取的毒素已用于治疗高血压等疾病

蛇毒有很多不同种类。有些在很短时间内就会夺人性命,有些则需要一段时间。

大多数蛇通过毒牙输送毒液,毒牙的功能与注射器相似,一旦刺穿了受害者的皮肉,毒液就会通过牙齿直接进入他们的血液。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莫桑比克喷毒眼镜蛇(Naja Mossambica),它是攻击是通过喷吐毒液。

由于毒液种类繁多,可能的医疗效用因蛇而异。蛇毒素目前已用来治疗冠状动脉。于1981年推出的卡托普利(Captopril,一种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被应用于治疗高血压和某些类型的充血性心力衰竭),就是从美洲矛头蝮蛇(Jararaca pit viper snake)毒素中提取。

塔卡克斯解释说:“一些用于治疗高血压、心力衰竭和心脏病的顶级药物,就是依据蛇毒为模板研制的”。

“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ACEI)类药物的原料来自美洲矛头蝮蛇(Bothrops jararaca),它可谓人类历史上救人性命最多的动物。”

科莫多巨蜥

Image copyright ©Guenterguni / Getty
Image caption 科莫多巨蜥被归类为濒危物种,因此,虽然它们目前的种群数量稳定,但仍需要保护

科莫多巨蜥(又称科莫多龙、科摩多巨蜥)的毒液与蛇毒不同。科莫多巨蜥没有毒蛇注射器一样的牙齿,而是释放毒液作为武器。当它咬住猎物时,毒液会从牙齿之间的多个"囊袋"中挤出来。

毒液与猎物的血液混合,并且阻止血液凝结。这就是为什么猎物被科莫多巨蜥袭击后会血流不止的原因。

虽然对猎物来说这是致命的,但这种毒液的抗凝血性有重要的医疗用途,可用于治疗中风,心脏病和肺栓塞。

所有这些疾病都源于血栓,而毒素的抗凝血特性能够治疗血栓。

蝎子

Image copyright ©IMAGEMORE Co,Ltd/ Getty
Image caption 以色列金蝎是毒性最强的蝎毒之一

根据2008年的一项研究,每年有120多万人被蝎子叮咬,其中约3250人因此丧生。

以色列金蝎(Leiurus quinquestriatus),虽然名字听起来可怕,却在治疗癌症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它的强效毒液含有一种叫做氯毒素(Chlorotoxin)的物质,正被研发用于癌症诊断和肿瘤转移的治疗。

北美短尾鼩鼱

Image copyright ©Jim Petranka / www.dpr.ncparks.gov
Image caption 由于北美短尾鼩鼱不冬眠,它的种群数量在冬季会大幅减少

哺乳动物通常没有毒液。虽然这种北美短尾鼩鼱的毒液不足以致人死亡,但它会引起疼痛和肿胀。

这种有毒的北美短尾鼩鼱可能平淡无奇,但却引发了科学界的兴趣。它的毒液正被用于研究治疗癌症。

塔卡克斯说,这是可能的,因为一些肿瘤细胞的分子结构与毒素的天然标靶非常相似。

他说:“借助这种相似之处把毒素转变成用于癌症 诊断和治疗药物是可行的。”

请访问 BBC Earth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