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灾难:时装业不为人知的黑暗面

时尚

时装面料是最可恶的污染物,严重破坏了世界各地的环境,对人类健康和野生动物造成了破坏性影响。商业街上的名店里,很多衣服的面料都对物种有害——说的还不是皮毛贸易的直接影响。你也许没想到,下列5种常见的时装面料会破坏野生动物和生态系统。

羊绒衫需求破坏蒙古大草原

蒙古的草原正受到严重威胁,同时面临危险的还有草原上的牧民以及野生动物们,包括雪豹、沙狐和土拨鼠等等。气候变化导致水土流失河湖干涸,大草原已经开始退化。自上世纪90年代起,牧群总量增加了三倍,如今,过度放牧使草场严重退化。研究显示,草场的退化面积达70%,其中八成由过度放牧引起,背后的主要动因是全球市场羊绒(cashmere wool)衫的需求。山羊绒质软轻柔,是羊绒衫的生产原料,对山羊绒的需求所造成的破坏,比起绵羊等其他牲畜更大,而蒙古是世界上第二大羊绒生产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位蒙古女工正在剪羊绒(loonger/Getty)

洗涤聚酯纤维布料会阻碍蟹类生长

我们知道,从塑料微粒到塑料瓶,各种流入海洋和水道的塑料垃圾数量庞大,已经对水中的野生动物造成了灾难性影响。但许多人并不知道的是,洗衣机也是塑料进入水体的一个途径。如果衣物的面料是合成聚酯纤维(涤纶、尼龙、腈纶),洗衣机所产生的废水中会包含上百万个极小的超细纤维,在经过污水处理厂后流入江河湖海。这些纤维包含有毒的化学物质,部分来自合成纤维本身,部分是洗涤剂和其他有毒制剂的残留,会对水中的生态系统造成不利影响,将污染物转移给海洋生物。研究发现,很多生物体内都有超细纤维,如螃蟹、龙虾、鱼类、海龟、企鹅、海豹、海牛和水獭,甚至连我们吃的水产海鲜中都有。纤维颗粒会阻碍消化道,破坏胃粘膜,导致进食减少进而挨饿,这对野生动物来说是个噩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溶解性纤维素又称漂白木质纤维,是人造纤维和人造丝的基本原料(Beeldbewerking/Getty)

人造纤维、人造丝与滥砍滥伐

溶解性纤维素又称漂白木质纤维,是人造纤维和人造丝的基本原料,时装业很多衣服都是用这两种人造材料做的。但你可能不知道,所用的纤维素大多是取自濒危树种或是原始森林。也就是说,我们买衣服穿衣服都直接导致了滥砍滥伐和栖息地的破坏。目前已经有超过1.5亿株树木被砍掉做了衣服,尽管有几家大品牌的人造纤维是来自经过认证的可持续林场,但在印度尼西亚、加拿大和亚马逊河流域,为生产人造纤维而被砍伐的树木还是有增无减。

树木能够储存碳,因此滥砍滥伐也会对气候变化造成影响。时装行业使用人造纤维的做法极具破坏力,因为森林中有数以千计的不同物种,很多已被列为珍稀濒危物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棉花已成为全球最不可持续的农作物之一(Andrea Anderegg/EyeEm/Getty)

棉花生产耗水量大

棉花不是人造纤维,但只凭这一点并不代表它就可持续。事实上,棉花已成为全球最不可持续的农作物之一。首先,种植棉花耗水量太大,加剧了全球淡水资源不足的问题,生产一件纯棉T恤的耗水量可达2700升。棉花生产已经令哈萨克斯坦的咸海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并殃及水中的动植物。此外,在种植过程中,杀虫剂和其他有害化学品的用量很大,会渗入水道和土壤层,棉花种植所使用的杀虫剂占全球总量的22.5%。近期有预测称昆虫的数量将会下降,鉴于此,更加可持续性的生产变得愈发急迫。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件衣服的售价只要几英镑,但背后的环境代价远大于此(triocean/Getty)

快时尚

近些年,零售品牌每一季的新款数量都有所增加,有些时尚品牌每周上新好几次。这是一种“快时尚”,东西便宜,穿完就扔。每年用新布料生产的新服装有1000亿件,很多不久就被丢到了垃圾填埋场,造成了巨大的碳排放。例如,生产涤纶和尼龙需要使用化石燃料,种植棉花也需要大量的二氧化碳。“快时尚”还会导致大量化学物质渗入自然环境,引发严重的污染问题。一件衣服的售价只要几英镑,但背后的环境代价远大于此,无论是在恶劣工作环境下低收入的工人,还是生态系统和其他物种,都会受到影响。

我们能做什么?

有些面料更加环保,比如用树木制造的可持续的人造纤维,以及可持续的羊毛。但要想真正有所成效,只需要少买一些,买了就要爱惜。

  • 不用的衣服可以拿去和亲戚朋友交换
  • 坏了破了的衣服鞋子不要丢,修补之后可以继续穿用
  • 挑选绿色环保的品牌,了解商品的生产流程
  • 购买质量上乘经久耐用的产品

请访问 BBC Earth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