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与生态:非洲龙虾捕捞的两难困境

捕捞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在马达加斯加岛南部的一个小村庄里,当地人用手工编的棕榈叶虾笼和木头船捕捉龙虾为生。

日出时分,圣吕斯(Sainte Luce)地区的玛娜菲亚村(Manafiafy),棕榈树环绕的海滩上,数十只出海捕虾的独木舟已乘浪回来。当地人把沉甸甸的船拖到海滩上,开始清点他们用手编棕榈叶虾笼捕获的猎物,给这些漂亮多刺的龙虾称重。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日出时分拖独木舟上岸(Vivien Cumming)

在圣吕斯,用小船捕捞龙虾是80%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圣吕斯也是阿诺西区(Anosy)龙虾捕捞业支柱。龙虾出口不仅对阿诺西区的经济贡献最大,也占全国龙虾出口的大部分。然而近年来,很可能是因为过度捕捞和不可预测的天气模式,渔获量下降,已威胁到这个贫困地区的主要收入来源。

为了应对渔获量的下降,圣吕斯渔民们在英国非政府机构“永续环境教育与发展”(SEED)马达加斯加分部的帮助下,建立了一个由当地人管理的海域,其中包括一片面积为13平方公里、一年大部分时间禁捕的海域范围。这个项目重新平衡了水产蕴藏量,也拯救了对圣吕斯颇为重要的渔业 ,成绩非常显著,以至于周边地区竞相效仿,纷纷建立起自己的禁捕海域区。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买家查看最后一批上岸的一艘船上的渔获(Vivien Cumming)

我在圣吕斯调查气候变化对马达加斯加岛的影响时,曾花了一个早上跟渔民在海滩上聊他们的工作和他们所经历的变化。买家们到达后,会沿着海滩一条船一条船地查看,选出较大的龙虾称重。渔民们则紧张地等待着,想知道那天他们可以挣到多少钱。

在海滩上,一个叫克里斯丁(Andry Christin)的男人正拿着笔记板从一条船走到另一条船。他就住在村子里,负责监测由当地人管理的海域。他记录下龙虾的重量和大小,还要检查是否已有产卵的雌虾。他解释说,他想说服渔民们把小虾丢回大海让小虾长大,以及放过产卵的雌虾。这是项目的一部分,但很难实施。因为人们总是说“我需要钱买大米,因为我们这里不能种大米,所以我们必须把所有能卖掉的都卖掉。”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崔斯莱克(Tsiraiky)正在手编虾笼(Vivien Cumming)

村长弗拉(Benagnomby Foara)说,天气模式变得越来越难预测,所以他们很难像过去那样预测何时会下雨,因此农作物常常歉收。当种植业靠不住的时候,龙虾捕捞对当地人就至关重要,让他们可以购买食物。但村长说,气候也影响捕捞。“我们现在遇到的风暴很多,在暴风雨天气出海很危险,有些人在绝望的时候会冒险行事,但这并不安全。”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将塑料板修补过的摇摇晃晃木头船拖到海滩(Vivien Cumming)

我在海滩上的那天天气很好,但好天气也可能是麻烦。龙虾的价格快到每公斤80便士,但那天捕获最多的一条船也只带回2公斤,而一条船上有三、四个人一同工作。他们告诉我那天不是捕虾的好天气。龙虾不喜欢阳光,因为阳光下没办法躲避捕猎者。克里斯丁解释说,他有时候会看到有人捕捞到20公斤,但这非常罕见。“我祖父打渔的时候,他有时一天一条船能带回100公斤渔获,现在是不可能的了。”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莫林(Merlin)展示他的渔获,这样的小龙虾很难卖出去,通常会被当地人吃掉(Vivien Cumming)

他们可能永远都看不到过去日捕100公斤的日子了,但随着新的管理海域的设立,龙虾的数量正在增加,这对当地社区是非常有益的。但尽管当地人热衷于继续建立禁捕区,气候变化对他们来说依然是个问题。

“我们会继续尽最大努力维持和增加海域的龙虾数量,但我们无法控制气候。”

请访问 BBC Earth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