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中国女子电竞选手的世界

(图片来源: Danny Vincent) Image copyright Danny Vincent

地点:上海,时间:接近正午。在距离这座城市不断长高的市中心天际线30公里的一间豪华公寓,震耳欲聋的建筑工地噪声也无法把租住在这里的六位年轻姑娘从睡梦中惊醒。

住在这间公寓里的几位姑娘并非仅是室友关系——她们同属于一个电竞俱乐部。她们是电竞俱乐部LLG的成员,也是一群拥有娴熟技能的职业电竞选手。LLG是中国最佳女性电子竞技俱乐部之一。

前一天晚上,她们通宵在线进行多玩家网游《英雄联盟》对战训练直至拂晓。

她们过着类似于二流明星的准奢华生活。在网络上,她们有成千上万的追随者。她们住着宽敞的公寓,用着名牌手包、提包和首饰。这一切都是通过打电子游戏挣来的。

根据政府今年1月公布的数据,中国网民数量已经高达7.31亿,稳居全球之冠。但是直到不久之前,很多国外流行的电子游戏都没能进入中国市场。从2000年到2015年,中国一直禁止单机游戏上市,政府官员把电子游戏看作是"电子鸦片"。然而,今天中国已有1.7亿电竞玩家和爱好者。

Image copyright Danny Vincent
Image caption 去年,中国的职业电竞产业产值达5亿美元。在未来几年内,全球电竞产业市场规模将达300亿美元(图片来源: Danny Vincent)

全球拥有超过5亿电竞观众,中国电竞观众数量则占这一数字的半数。有人预计,2021年全球电竞产业规模将达350亿美元。届时,中国电竞观众的数量将超过很多欧洲国家的总人口数。很多职业电竞选手在这一浪潮中获得了名望和财富。

然而,顶级职业电竞选手的名单却被男性所占据。

某些男性职业选手每年可获得200万美元奖金收入,而女性职业玩家的收入与之相比要低得多。

"过去,当我们参加职业比赛时,观众会说,这些小姑娘玩的太差了。他们藐视我们,说我们不配进入这个赛场,"20岁的团队成员单晨说。她的短发染了色,戴着一副方框眼镜。

单晨最早在她家乡湖北武汉的网吧里玩电竞时,就曾经把试图阻止女性玩家入场的男性玩家打得落花流水,从而赢得了最早的名声。

Image copyright Danny Vincent
Image caption 为了集体训练打比赛,LLG等电子竞技俱乐部成员全都住在一起。他们往往能够通过比赛赢得数百万美元的奖金(图片来源: Danny Vincent)

现在,中国女性电竞选手们希望建立自己的职业联盟。男性选手已经建立了保证其收入水平的联盟,而专为女性选手开设的比赛却为数很少且不成体系。

丁丁是团队里唯一一名韩国籍成员,也是一名电竟明星选手,她来到中国是为了追寻职业电竞选手之梦。

"韩国目前没有女性战队,但是中国有。中国的组织更好,我的技术水平在这里提高了很多,"她说。"但是和男性战队相比,还远远不够,"她接着说。

在学校时,丁丁和单晨都曾经是非常专注的体育选手。单晨从小练习乒乓球,丁丁则在膝盖受伤前一直练习体操。他们认为,电子竞技的激烈程度不亚于任何其他竞技体育项目。她们每天训练7个小时,吃住都在一起。

"我们和男性战队比起来仍然有很大差距,"丁丁说。她希望未来有一天男性和女性选手能够并肩作战。

LLG俱乐部的投资人曾经是一位电竞痴迷者。每位战队成员月薪为1,200-2,200美元,这个收入水平比中国大学毕业生平均收入的两倍还多。在中国,很多女性电竞玩家还通过在线直播挣钱。有人抱怨说,与竞技水平相比,男性观众更注意她们的外表。有很多女性玩家在网上受到歧视和骚扰。

"男性和女性应当平等。我认为,女孩也能玩好游戏。他们不应该用有色眼镜看我们,"单晨说。

Image copyright Danny Vincent
Image caption 女性电竞选手的比赛奖金少于男性选手,同时也抱怨受到了歧视或轻视(图片来源: Danny Vincent)

LLG的选手都来自中国90后人群。这是伴随着经济迅速发展成长起来的一代。但在很多方面,他们都更具叛逆性。他们漠视传统,视兴趣为职业,很多人为了追求与网络相关的职业发展而中途辍学。就在一代人之前,人们常常会将这类人群看作是问题少年。

然而,中国职业电竞玩家的职业寿命却很短。游戏的重复性操作会对选手的身体健康造成损害。游戏技巧取决于迅速的手指移动,以及使用键盘和鼠标的反应速度。职业玩家在高强度训练比赛4-5年后就会极易受伤,从而使他们不得不离开竞技舞台。

然而至少在目前, LLG俱乐部的选手们仍然在追寻她们的职业电子竞技之梦,她们不会让横亘于两性之间的鸿沟挡住她们前行的步伐。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