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助推”理论促进繁荣发展的国家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咖啡啦,"一位新加坡老人倚靠在咖啡店的吧台上说道。店主递给他一个袋子,里面装了浓厚的、用炼乳增甜的咖啡。"有没有人点更健康的选择?"我询问柜台后的女士。她笑道:"越来越多了。" 言下之意是人是安于习惯的动物。

市场的空气里充斥着面汤、烤肉和沙爹的香气,我在这里闲逛,发现很多小店的门口贴着红色贴纸。有的写着:"这里提供较为健康的食品。"还有的写着:"我们使用较为健康的油。"这是新加坡保健促进局(Health Promotion Board)健康饮食计划的一部分。如果食品和饮料供应商为食客提供较为健康的食品,就能获得一笔拨款。这表明,该国政府通过微小但不容忽视的方法助推公民作出较优选择。

自从马来半岛南端的这个城市国家度过建国50周年,新加坡政府就一直把目光投向国外,学习其他国家的经验,与其他国家合作共建未来。其中一个战略就是与英国的行为洞察团队(Behavioural Insights Team)展开合作。它有一个绰号:"助推小组"(Nudge Unit),采用赢得诺贝尔奖的"助推理论"。该理论的基础是简单、谨慎的政策能够帮助人们作出较优选择,同时保留他们选择的自由。目前,助推理论已经被全世界大多数决策者广为接受,但是早在该理论流行之前,新加坡就一直在实施类似的战略。要理解其原因,就必须回顾该国历史。

新加坡虽然以秩序和效率著称,但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里禁止食用口香糖。如今,新加坡已经是世界金融中心之一,不过这来之不易。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联邦,随后实现独立。当时,该国存在很多经济、社会问题。除了失业率高、教育水平低、住房条件差以外,新加坡的自然资源和土地也十分匮乏。

接下这一重任的就是新加坡已故总理李光耀。他当时认识到新加坡必须依靠改革才能走向繁荣。"我们知道,如果我们和邻居一样,我们就会灭亡,因为我们提供的东西无法与他们竞争。所以,我们必须提供和他们不一样,比他们更好的东西。我们必须廉洁、高效、选贤与能。这起效果了,"他曾经向《纽约时报》表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新加坡的食阁,健康的食物售价较低(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为了让这一战略起效,新加坡政府必须保持控制以满足人们的物质需求。他们建设了名为"组屋"的高层公共住宅,进行工业化发展,并吸引外资,创造就业岗位。这个新生国家逐渐开始步入正轨。

新加坡政府发起了很多公共运动,让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口建立相同的社会身份认同感。初期运动围绕改善环境卫生和清洁。"保持新加坡的清洁"和"植树"是这些运动的共有口号。还有一些围绕计划生育的运动,督促人们最多生两个孩子。随着新加坡日渐富裕,该国实施了国家礼貌运动以及鼓励人们说汉语的运动,以建立更有凝聚力,更体贴和更文明的社会。

1986年,李光耀说:"常常有人指责我干预公民的私人生活。的确如此,但如果我没有那样做,我们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如果我们没有干预私人事务——比如你的邻居是谁,你应如何生活,噪音,不应随地吐痰,应使用何种语言——我们也不会取得经济进步。我们决定怎么做是正确的。"

在五十年的时间里,这个战略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新加坡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具创新力和对企业最友好的经济体之一。不过,尽管新加坡仍然喜欢开展公共运动,它已经开始转而以较为细微的方式影响居民的行为。

助推民众的行为并不是新加坡独有的。全球已经有150多个政府尝试过助推政策。例如,卡塔尔的一家医疗中心在斋月期间提供糖尿病筛查测试,增加了测试的参加率。因为不论如何人们都要斋戒,所以就省去了在测试前空腹的麻烦。便利和及时,这是助推获得成功的两大关键要素。

冰岛、印度和中国的城镇尝试了"漂浮斑马线"。这是一种三维光学幻觉,让斑马线看起来像是漂浮在地面上方,旨在督促驾车者减速。在英国,为了督促人们缴税,政府寄信称大多数按时缴税的人都取得了良好的结果。如果利用社会规范,人们就会有遵守的意愿。

在新加坡,你会遇到一些非常简单的助推措施。垃圾桶和公交车站分开一定距离,这是为了把吸烟乘客和不吸烟的乘客分开。水电账单会把你的能源消耗量与邻居比较。户外健身场所建在组屋的入口和出口,便于人们使用,并且足够显眼,可以一直提醒你健身。地铁站的绿色和红色箭头指出了站立的位置,以加快乘客下车的速度。如果你选择非高峰出行(上午7点之前),车费也会较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加坡全国健步大挑战大获成功(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六成新加坡人每周至少四次在食阁吃饭,所以改善饮食健康也是优先事项。除了健康饮食计划(Healthier Dining Programme)以外,一些场所也会提供价格比较优惠的健康饮食选择。比如,假如你一定要在邱德拔医院(Khoo Teck Puat Hospital)吃炒米粉,你需要支付的价格就比较高。

全国健步大挑战(National Steps Challenge)鼓励参与者使用免费的计步器锻炼,并获得现金和奖项。它大获成功,以至于活动名称已经注册商标。这种游戏化的形式能较为成功的督促用户实现目标。领取免费健身计步器的排队长龙展示了这个活动的受欢迎程度。

不是所有的助推措施都是有形的。公民强制参加的储蓄计划"中央公积金"(Central Provident Fund)的缴费率很高。该基金可以用于支付医疗、住房和养老金,这样就可以帮助人们长期储蓄,因为证据表明,在为未来筹资方面,人们通常都太过短视。

这个都市国家的人口老龄化和出生率下降已经变成一个难题,政府的目标是在2030年之前人口增加30%。婴儿津贴计划(Baby Bonus Scheme)通过现金激励的方法,鼓励父母生育更多的子女。该计划在2001年引入,新加坡公民生育婴儿能获得现金奖励,儿童培育户头(Child Development Account)也会有一笔收益。该账户可用于支付育儿和医疗款项。生的孩子越多,奖励就越多——从2016年3月开始,第一胎可以获得现金奖励8000新币,最高的奖励10000新币是从第三胎开始,另外儿童培育户头也会有收益。

那么,人们喜欢被助推吗?当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受到操控去作出较优选择时反应是否有所不同?鉴于行为洞察在全球得到广泛采用,关于人们是否对此满意的研究相对较少。欧洲和美国的研究表明人们大致对此认可,只要符合自己的价值观和利益。例如,当被问及快餐店是否应加强卡路里含量标识,以及取得驾照时被问及是否愿意捐献器官,人们大都会表示支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政府信誉较好的国家——比如新加坡——助推的反响通常是积极的(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一项在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中国、日本、俄罗斯、南非和韩国对人们的反应展开的研究与欧洲和美国的研究大致一致,只有少数几个例外:中国和韩国的支持率非常高,日本的支持率非常低,欧盟的丹麦和匈牙利也是一样。

虽然没有结论性研究说明其原因,但有人认为助推政策支持率较高的国家,往往其针对的问题与公民有直接关系——比如中国的空气污染问题。另一个潜在的相关性发生在对助推的支持度和对政府的信任度之间。匈牙利的助推支持率非常低;同样,该国的政府信任度也很低——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仅为28%。另一方面,中国人对助推政策的态度非常积极,他们对政府的信任度也很高。

虽然全球范围的研究并没有把新加坡纳入,但是对政府的高度信任有可能意味着对助推政策的支持度也很高。

那么,助推在新加坡的未来是怎样的?根据新加坡公共服务署(Public Service Division)内部一个多学科团队创新实验室(Innovation Lab)的看法,未来将会是数字化。公共服务署负责从公民和利益相关者的角度设计公共政策和服务。

该部门一位发言人称,在实现数字化以后,公民期待公共服务赶超私人部门。私人部门的用户已经开始使用聊天机器人和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界面。他们希望公共部门也能紧跟潮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加坡在独立以后必须快速建设和供应住宅(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有人认为,公共服务要以人们在私人部门获得的体验为基准。我们与世界打交道的方式正在加快,越来越高科技,并且越来越远离现实世界。只需看一下精灵宝可梦(Pokemon Go)的受欢迎程度,就可以知道虚拟现实的热度。所以,新加坡政府也不甘落后。

当我回到被30层摩天大楼的耀眼金属和玻璃包围的流光溢彩的新加坡时,很容易忘记50年前这些都尚未出现,甚至一些地方还不是陆地。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与政府建立这种密切的社交契约,不可否认的是新加坡一直都是自己命运的主宰。通过助推和精心设计的"选择结构",新加坡已经开辟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