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肿瘤让她成为宗教狂热分子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2015年末,一位48岁的妇女来到瑞士伯尔尼(Bern)的精神病院急救部,她的胸口有多处刀伤,都是自残所致,一些伤口的深度达到7厘米。

她告诉外科大夫,她是遵从了上帝直接向她下达的指令才自残的。

首先接诊的精神科大夫塞巴斯蒂安·沃尔瑟(Sebastian Walther)在向BBC未来频道谈及萨拉(Sarah,由于患者希望匿名,所以本文采用化名)的病情时称,这个病例虽然奇怪,但是并不是前所未见。沃尔瑟记得,她的举止给人的感觉是"她明显感觉很幸福"。她每分钟都会听到有人说话,有时候这种情况会持续数个小时。对她来说,这些话是"神圣"且"持续让人感到愉悦的",尽管事实上这些声音发出了危及性命的指令。

脑部扫描揭示了更让人感到惊讶的东西。萨拉大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位有一个肿瘤,影响到她处理声音的神经网络枢纽。

虽然大多数人可以清晰分辨外部声音和心里的想法,但是很多人会听到心里发出的声音——估计占总人口的5%至19%。一些声音是良性的。但是另外一些声音,当它们和心理健康问题同时发生时,就可能让人感到较为不安。萨拉听到的就是这种声音。

像萨拉遭遇的这种幻听表明大脑的听觉输入系统的脆弱程度。她的病例让我们得以了解认知过程的工作原理以及它如何被轻易的扰乱。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萨拉听到的声音解释了我们认知功能的脆弱程度(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要解开萨拉行为的谜团,第一步就要了解她的过去,调查她是否发生过任何类似的症状及其持续时间。对她来说,宗教并不是陌生事物。自从13岁开始,她就有过多次原教旨主义情结。这种情结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但是每次都不持久。

一开始,医院认为萨拉患有精神分裂症,原因是她存在幻听。但是,她并不符合其他典型症状。她并没有远离社会,也没有出现动力不足。"这些不适用于她,她有点特别,"沃尔瑟说。

当脑部扫描发现肿瘤时,沃尔瑟意识到她的神经网络的关键位置受到了"干扰",从而影响到她对声音的感知。沃尔瑟估计,这个肿瘤很可能从青少年时期就存在了,恰逢她开始对宗教产生兴趣。

在沃尔瑟研究她的病史和症状时,他立刻注意到她只发生过四次症状,每次经历都一样:她会听到来自神灵的声音,产生强烈的宗教情绪,并与宗教团体建立密切关系。但是,这种兴趣来的快,去的也快。接下来的几年,她又恢复正常,直至下次病发,如此周而复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萨拉会听到让人不安的声音,她相信这是来自上帝的旨意(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沃尔瑟和同事把这些症状和肿瘤的位置综合起来考虑,认为最大的可能是她的幻觉来自这个肿瘤,尽管她的一生中只是突然出现过几次这种症状。其原因是她的肿瘤生长的非常缓慢,过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增长一点。

他们说,这就可以解释她过一段时间才会出现一次这种症状,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脑能够适应肿瘤带来的压力。"因此,我们认为这个肿瘤很可能每隔几周或几个月对神经网络发起挑战,于是患者就感受到那些症状,"沃尔瑟说。而且,她的大脑里的肿瘤是良性的,不会肆无忌惮的生长或者像癌症肿瘤那样失去控制。第二次脑部扫描发现她的肿瘤很稳定,但是这个位置的肿瘤既不能做手术,也不能用放射疗法。

沃尔瑟的惊人结论总结后发表在期刊《精神病学前沿》(Frontiers of Psychiatry)上。根据此前的认识,萨拉的肿瘤影响到对听觉至关重要的部位,而周围区域的病变有可能增强类似于萨拉感受到的"超越自我"的感觉。

她对宗教的兴趣显然对命令的内容产生了影响。不同寻常的是,这种兴趣本身也可能是肿瘤的结果,因为它侵入的听觉皮层通往颞叶——该区域受到干扰与颞叶癫痫患者对精神生活兴趣的增加有关。萨拉大脑中的肿瘤影响到了与"精神性"相关的大脑区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病人体验过几次对宗教的痴迷(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当然,我们很难根据这样一个罕见病例的研究确定她信仰宗教的原因就是肿瘤。不过,研究者提到其他病例表明用磁力刺激大脑的附近区域也会影响到宗教性和精神性。

虽然该病例十分罕见,但是医学文献中也有一些类似的病例,不过没有一个与萨拉的病例完全一样。一个病例是一名女性在发生了性命攸关的大脑肿瘤后体验到"强烈的宗教情绪"。这位60岁的女性此前从未对宗教产生兴趣。这是突然发生的,但是她并没有幻听。西班牙梅瑟奎尔综合大学医院(Meseguer General University Hospital)的阿尔伯特·卡尔莫纳-巴约纳斯(Alberto Carmona-Bayonas)研究了这位病人并解释说,她的肿瘤位于右颞叶,"此前有大量关于该现象的文献,尤其是癫痫病方面"。

不过,他特别强调此类病例不同于"普通的信仰和感情"。萨拉和这位患者的情况已经获得充分的认识:脑肿瘤患者的个性可能会变化,有时候是好的变化。变化的情况大致取决于受影响的大脑区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萨拉的脑肿瘤破坏了处理声音的神经网络(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不过,萨拉的病例还是让人吃惊。它的特别之处在于肿瘤发展速度非常缓慢,以至于病症会反复出现。由于随着时间的流逝肿瘤发生了变化,她对宗教的兴趣也随之起伏。当大脑的特定区域(丘脑)受到影响时,她就会出现幻听。虽然药物减轻了这些幻觉,但是当她停药时,幻觉再次复发。

要理解肿瘤是如何导致她的症状的,我们就要了解人类是如何处理声音的。挪威卑尔根大学(University of Bergen)的神经学家克里斯蒂娜·康普斯(Kristiina Kompus)对此进行了研究。她试图解释为什么一些人会把"内心听到的声音"当作真实的声音。

幻听之所以像真实声音的一个原因是大脑中处理真实声音和想象的声音的通路是相同的。"所以,所有与说话和听力处理相关的区域好像都与幻听存在密切的联系,"康普斯说。

因此,幻觉让我们对人的认知方式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丘脑——萨拉的丘脑因肿瘤而受损——在处理我们听到的东西方面起到了初步的、基础的作用,然后信息被送往其他区域受到解读。我们通过视觉和听觉接收到的周围的感官信息首先会进入丘脑——你可以把它当作一个中转站,它把我们看到、听到的东西传送到皮层以便分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幻听的人常常会听到自己"心里说的话"(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然后,该区域必须努力工作,把它综合成有意义的信息。康普斯说,这是"基于通过听觉神经获得的非常分散的信息"。不幸的是,当信息杂乱、不可靠或者看似不正确的时候,大脑"不得不依靠猜测来确保认知持续不断。"

萨拉的病例说明,我们从外界获得的感官信息对我们最终的诠释只起到很小的作用。相反,我们常常依赖与期待和预测。如果我们的丘脑出现问题,不论是受损,还只是比较薄(精神分裂症患者常常存在这种情况),理所当然其他听觉处理功能就会受到影响。

萨拉听到的与宗教相关的声音有可能是因为她早年对宗教的兴趣,因为幻听的人常常会听到自己"心里说的话"。"幻觉常常与个人关心的话题有关,"康普斯说。她解释说,幻听并不是心理健康问题的副产品,但是负面的声音很可能会让人感到更糟。"如果'有人'一直对你说'你没有价值,愚蠢,去自杀',毫无疑问抑郁和焦虑会变的更加严重。"

虽然萨拉仍然保持信仰,但是那些让人不安的声音没有继续烦扰她。她学会了与肿瘤共处。她现在工作稳定,她也知道假如幻听再次出现,那只是她大脑中受损的部分在作怪,她不会依从这些让人不安的命令行事,而是会寻求帮助。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