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苏联给捷克留下的放射性温泉

(图片来源: Stanislav Dusík) Image copyright Stanislav Dusík

狭窄的矿坑里,怪石崚嶒的潮湿顶壁正在往下滴水,水滴落到生锈的废弃铁轨上发出回音。数十年前,矿工们曾经沿这条铁轨把铀矿石拖到林木茂密的山脚下,然后装上火车运往苏联。

"我还记得,无论外面是冷是热,矿井里永远保持恒定温度,永远是热烘烘的,"扎地尼克·曼多霍列奇(Zdenek Mandrholec)拄着拐杖站在靠近捷克德国边界的捷克小镇贾希莫夫(Jachymov)一座矿井入口处说道。

"苏联人在这里对我们为所欲为。"

Image copyright Matthew Vickery
Image caption 苏联曾使用捷克矿工在这里挖掘铀矿(图片来源: Matthew Vickery)

这位87岁高龄的老人身体虚弱,恐怕已经没法再进矿井了,但他对这里的历史却了如指掌,他曾经当过7年的苏联政治犯,被迫在这里采集铀矿石,给冷战时期的核军备竞赛添砖加瓦。

环绕贾希莫夫小镇的山峦下富含铀矿资源。早在19世纪末,玛利亚·居里夫人就首次在贾希莫夫发现了沥青铀矿,但直到冷战前夕苏军占领捷克斯洛伐克后,这里的铀矿产业才在包括曼多霍列奇在内的成千上万政治犯辛勤劳作下开始起飞。1950年代鼎盛时期,小镇周围有12座铀矿同时开采,把附近的山峦变成危险的地下核迷宫,贾希莫夫小镇也因此成为一座大型苏联劳改营。

苏联方面把犯人们看作是可以丢弃的工具。他们暴露在核物质下,只有口罩和工装裤等防护用品。小镇入口处至今依然矗立着一座红砖塔——"死亡之塔",据曼多霍列奇回忆,铀矿石在这里被磨成矿粉,政治犯们被迫在没有任何保护装备的情况下在这里劳作。

矿山事故频繁,巷道经常发生坍塌事故导致矿工死亡。

"我记得,有一次矿井顶壁坍塌,把一名矿工砸进一条竖井,我们花了很多天才找到他残缺不全的尸体,"曼多霍列奇一边抹眼泪一边哽咽着说。1953年,他试图逃离国外失败后被捕入狱。

"这些可怕的事情我能跟你一直聊到明天早晨,数都数不完,"他说。

曼多霍列奇曾经劳动过的大多数矿山已于多年前关闭,但有一座铀矿山却神奇般地保留了下来。

这里已经不再开采铀矿了,而是转而开采放射性水。

在贾希莫夫,有数不清的建筑在被废弃后倾圮倒塌,但小镇入口处却坐落着一座名为"镭宫"(Radium Palace),体积巨大的素白色温泉度假村。在这座于1912年落成的度假村里,腰包鼓鼓的病人们穿着白色浴袍,在大厅里的红色地毯上走来走去。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接受一种特殊疗法——浸泡在含有氡(氡是一种制铀工艺副产物)的放射性水里进行水疗。多年来,泉水一直在这里的矿井里流淌,使得泉水带有了放射性。

Image copyright Matthew Vickery
Image caption 氡水疗法区入口处的标志,警告这里有放射性物质(图片来源: Matthew Vickery)

很多人认为,把身体浸泡在来自铀矿的泉水里和浸泡在放射性废水里一样,都是很危险的事情,镭宫的医生却不这么认为。

"氡水会对病人产生两种临床效果:首先,它能对抗炎症,有消炎效果。另外,它有抗过敏效果,能够像吗啡一样镇痛,但镇痛有效期却长得多,"镭宫首席医生金德里奇·马西克(Jindrich Masik)在他一尘不染的诊疗室里对BBC未来频道的记者说。

"普通人都有接受放射剂量的各种限制,但是对于病人没有限制,我们可以使用所有具有良好风险/收益关系的放射性物质进行治疗——我们不希望对病人的身体健康造成任何损害,我们当然想增进他们的健康。我们只会用到非常小的剂量。"

Image copyright Martin Trabalik
Image caption 贾希莫夫周围山区于19世纪发现了铀矿资源(图片来源: Martin Trabalik)

患有神经失调、关节炎和痛风等等各种各样疾病的病人来到这里希望能够减轻症状。马西克的病人、患有慢性轴关节炎症的瓦克拉夫·普西力克(Vaclav Pucelik)说,放射水疗给他到来的好处远超风险。他在过去的30年里每年都会重返这里接受氡水疗法治疗。

"我的关节痛已经无药可治,有人建议我试试氡水温泉,于是我就来了,每天都会泡20分钟温泉。但因为水有放射性,我每年只能来一次接受治疗,"普西力克神气活现地夸着这里的温泉和豪华度假村。"每处温泉都有各自独特的天然物质,这里是氡气。"

普西力克每次治疗都会在这里呆24天,他很快成为这座豪华度假村员工眼中熟悉的常客,在不同区域间踱步时,员工们都会亲热地和他打招呼。阿拉伯客人选择在度假村大餐厅里就餐,俄罗斯和捷克人则喜欢去温泉精心修剪的草坪旁的小酒吧。大堂里覆盖着暗红色地毯的楼梯旁矗立着一座半裸塑像,引导人们前往度假村的豪华客房。

度假村的地下室里就存在着放射性物质。

普西力克这时给我们当起了临时导游,他兴高采烈地推开贴着放射性标志的玻璃木门。穿着白色制服的护士在治疗间穿行,在他们右侧是几间由幕布隔开的单独房间,每个房间中央都有一个巨型冲浪浴缸,浴缸里的含氡放射水来自周围的山里。

从黑暗苏联时代期间挖掘的密如蛛网的矿井里流淌出来的泉水最终却被豪华温泉度假村用来提供昂贵的水疗,贵客们炫耀的财富和健康(也许)和数十年前这里发生过的悲惨景象能够相生并存,二者的对比可谓异常鲜明。

Image copyright Martin Trabalik
Image caption 温特洛瓦·曼多霍列奇和一张他曾在此劳动的劳改营的卫星照片(图片来源: Martin Trabalik)

当病人和度假村员工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他们要么不予回答,要么直接绕开。

曼多霍列奇对度假村利用矿井大发横财并没有心怀怨恨,这里的病人们也不会。其他地方的医生对这些病人往往束手无策,他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寻得一线生机。

曼多霍列奇在带我们参观贾希莫夫小镇之后走进镭宫的大堂,他感到新奇,甚至有些自豪。

"过去,这个国家的物质资源没有得到有效利用。如果得到利用的话,我们就会像瑞士一样有高速路、学校,就会更加发达,"曼多霍列奇说。"它们被苏联夺走了,捷克奴隶们挖掘出的财富去了苏联。"

在度假村宽敞的酒吧里,曼多霍列奇和普西力克——劳改犯和病人——愉快地交谈着。

曼多霍列奇向他捷克同胞普西力克介绍着自己,后者向他伸出了手——这无疑象征着贾希莫夫铀矿的过去和现在——在两个彼此迥异的时代里,这个小镇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