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世上所有的枪支都消失,一切会如何?

gun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2018年3月24日,美国两百多万人走上街头游行反对枪支暴力。关于枪支管理的解决方案,可能会千人千面,答案各不相同。有一部分人希望废除公民持枪权,另外一些人则认为应全民持枪。而大部分美国人的观点介于两者之间。

可是假设世上再也没有枪了,地球上所有的枪都瞬间消失且再也不可能复得,上述的一切争辩也就戛然而止了,世界将会如何?

枪自然不可能变魔术般瞬间消失。但这种思维实验能让我们将政治因素的砝码从考量的天秤上拿掉,而更加理性地思考:如果枪支真的能够少一些,那人类将得到什么,又将失去什么。

枪消失后最显然的变化是枪击致死事件将不再发生。每年,大约有五十万人死于枪杀。在发达国家中,因枪致死人数最多的是美国。在美国,目前全国公民手里持有大约3到3.5亿把枪。美国枪杀案发生的比例比其他高收入各国的比例加总要高出二十五倍。

美国北卡莱罗纳州的杜克大学医学院(Duke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in North Carolina)精神与行为学教授斯万森(Jeffrey Swanson)说:“在美国,每天有百余人死于枪下。如果世上没有枪,这些人就不会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位游行示威者举着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的照片,照片上的这个18岁男孩于2014年在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Ferguson, Missouri)在未携带武器的情况下遭一名警察开枪杀死。

因枪致死案件中比例最高的当属持枪自杀。2012年至2016年间发生在美国的十七万五千七百多起枪击死亡案件中有大约六成是自杀。美国2015年发生的四万四千多起自杀案例中有一半人使用了枪支。

而其中使用枪支自杀的的人中有超过八成的人最终不治。“生还率非常低”,犯罪学家、社会学家加伯(Tom Gabor)这样说道。他著有《抗击美国枪支暴力》(Confronting Gun Violence in America)一书。

而绝大部分自杀生还者获救后不会再有自杀的念头。美国太平洋研究与评估学院(Pacific Institute for Research and Evaluation, PIRE)首席研究员米勒(Ted Miller)说:“有些人死意堅定,因此之后可能会选择其他方式来自我了断。但大部分人可能都是一时冲动,他们此后还是能够享受快乐而丰盛的生活。对很多未成年人来说,更是如此。”

澳大利亚禁枪令

澳大利亚近年成功的枪支管制经验就有力地说明了:减少枪支数量能够大幅降低因自杀和枪支暴力所导致的死亡人数。1996年,澳大利亚杀人犯布莱恩特(Martin John Bryant)在塔斯曼尼亚州的旅游胜地亚瑟港历史遗址持枪乱射,杀害了35名游客,并致23人重伤。对澳大利亚国民而言,这场悲剧是一个转折点。当时不论持有何种政治立场的人都支持取缔半自动步枪、来福枪等。不日,新的枪支管理法律就开始执行。澳大利亚政府用合理的市价从民间回购该类枪械并予以销毁,此举有效地将澳大利亚民间枪械的数量减少了三成。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95年发生的“亚瑟港枪杀惨案”中有三十五人丧生。惨案发生后澳大利亚政府立即更改枪支管理法律,削减公民持有枪支的数量。图中是惨案发生后二十周年哀悼活动。

悉尼公共卫生学院(Sydney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客座副教授阿尔佩斯(Philip Alpers)认为,枪支管理相关法律更改后带来的效果是显著的,即或考虑到其他因素,并将惨案发生前自杀和他杀下降数字算计在内,这个结论也仍然是千真万确的。他说,“数据说明,之后澳大利亚因枪身故的风险降低了50%以上,而且自1995年以来的23年内,枪支死亡风险数字也没有任何上升的迹象。”

自杀人数的骤降是上述枪支死亡风险降低的首要原因,持枪自杀案件的数量降低了80%。阿尔佩斯补充说,“自杀率下降了,这令我们喜出望外。而且更值得高兴的是,我们没有发现取代枪支的其他致命方式出现,换句话说,没有资料表明那些原本企图用枪支自杀或杀人的人,选择了其他的杀人武器。”

从数据上看,禁令出台后,不仅仅是自杀率得以降低,澳大利亚的枪械杀人案件的数量也骤降至先前的二分之一不到。尽管有一些美国的评论家认为这些杀人凶手可能会选择其他的方式来杀害他人,但事实上在澳大利亚,情况并非如此。非枪械杀人案件的案发比例与之前比变化不大——这就意味着总体来说,杀人案发生的概率降低了。阿尔佩斯说:“说明这些凶手并没有选择其他武器。”

类似情况特别适用于家庭暴力案。相较于无枪的施暴者,有枪的家庭施暴者的伴侣死亡概率要高出五至八倍。如果世上没有枪,那些施暴者在盛怒之下极少会造成伴侣的致命伤害,甚至可能没有那么暴力。尽管有争议性,但一些研究表明,现场有枪,施暴者就会变得更具攻击性。这种现象被称为“武器效应”。

美国平均每月有50名女性因为家庭暴力丧生于枪下,如果世上没有枪,她们或许能幸免于难,美国的死亡率可能会像澳大利亚一样大幅下降。

从大多数犯罪类形的总体来看,美国并不独特,犯罪率与其他发达国家(如英国、西欧各国、日本等)出入不大。但唯独在凶杀罪方面,美国的犯罪率要高出四倍左右。这是因为在美国,凶杀案件中枪支是使用最多的凶杀武器,这无形之中就将受害人的死亡率提升了七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迪伊女士(Holly Dee)的女儿奥利弗(Nicole Oliver)2007年死于丈夫的枪下。平均每月有50位左右的美国女性被自己的伴侣枪杀致死。

斯万森教授说“如果在英国,两个心性不成熟、愤怒、冲动又酒醉的男性从酒吧出来,因争执发怒而扭打在一起,一般情况下可能会一个被打得鼻子青,一个被打得眼睛肿。”

“但如果是在美国,从现有统计数据来看,至少其中一人可能有枪在手,那么结局可能是一具死尸倒地。”

这种差异可以归结为专家所指出的“武器工具效应”( weapons instrumentality effect),即使用武器会影响最终结果。纽约州立大学科特兰分校(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ollege at Cortland, SUNY Cortland)政治学教授斯皮策(Robert Spitzer)说:“没有任何武器比枪支更能有效地致人于死地。”

与澳大利亚的情形相似,美国也有确实数据表明持有枪支越少,伤亡也越少。2017年的一项研究显示,枪支管理法律较严格的州,枪支杀人罪案的发生率也较低。2014年一项针对因创伤住院的未成年病人的分析也表明,枪支管控越严格,儿童的安全系数则越高。

枪支同样也会导致警民互动时发生死亡的概率升高。从数据上看,虽然美国与加拿大卑诗省和澳大利亚西澳地区两地的警察逮捕犯人致伤的比例相当,但据研究员米勒说,研究表明,“澳大利亚、美国与加拿大三国的警察都是持枪执法,但在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地区,警察逮捕疑犯时一般无人丧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虽然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三国的警察都持枪执法,但仅有美国每年有将近1000位公民在警民对峙时死于警察枪下。

而在美国,每年有近1000人死于警察枪下。当然,警民间发生暴力冲突的原因很复杂,经常涉及对非白人公民的种族歧视等问题(甚至包括非洲裔警察自己内部的种族歧视)。但无论如何,如果没有枪,很多类似情况下的非正常死亡都是可以避免的。

米勒说:“很多警察之所以‘残暴’,其实是因为他们很担心自己被对方射杀。他们每次拦下嫌犯时,都要提防对方是否有枪,这也使得警民冲突会致命。”

米勒补充说道,如果公民不能持枪,警察会感觉安全系数更高。2016年的数据表明,超过一半被警察击毙的人都持有枪械,他们中很多是因为跟警察交火才会中枪丧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图中是几个小男孩为2018年4月在一次逮捕疑犯时不幸中枪殉职的麻塞诸塞州雅茅斯市警察肖恩·加农(Sean Gannon)献花致敬。

如果世上没有枪,境内恐怖分子大规模袭击数量也会减少。据2017年的一项研究,在美国、加拿大、西欧地区、澳大利亚和纽西兰等国家和地区发生的超过2800多起的恐怖袭击中,枪支是所有袭击案中致死人数最多的武器,甚至高于炸弹袭击、利用车辆袭击等方式。在这些恐怖袭击中,仅有一成袭击是使用枪支,但却导致了五成以上(55%)的遇难者死亡。在美国,恐怖分子更偏好使用枪支:自2001年911事件以来发生的16起造成人命伤亡的恐怖袭击中,仅两宗未使用枪支。

美国威斯康星州马凯特大学(Marquette University in Wisconsin)的政治学教授布鲁克斯(Risa Brooks)说“即便是制作最简单的管式炸弹也有一定的技术难度。如果难以获得致命性武器,恐怖分子也就难以发动暴力恐怖袭击。”

和平看似渺茫

历史表明,暴力是根植在人性中的。不过枪并不是冲突爆发的先决条件。北卡罗来纳州维克森林大学(Wake Forest University in North Carolina)的社会学教授亚马内(David Yamane)说:“想想卢旺达大屠杀事件,尽管枪支用得不多,暴力与杀戮却无穷无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枪不是人类冲突爆发的先决条件——图中这位名叫孔索拉(Console)的胡图族难民小孩,他头部的伤疤是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中被弯刀砍伤留下的。

倘若我们做一场更极端的思维实验,想像世界上所有的枪都消失掉,战争与内乱依然不会停歇。现代国家可能并不会退回古代使用长矛、大刀和弓箭等原始武器,却可能会转而使用其他的杀戮工具,如炸弹、坦克、生化武器等。(社会学家加伯认为,因为核武器的巨大杀伤力,可能大部分国家还是不会选择使用。)

布鲁克斯教授说,世界各国也许仍旧会不断研制新型武器来替代枪支,那些国力最强大国库最殷实的国家可能以最快的速度研发出最高效的新型杀戮武器。“虽然国家间的战争形式会发生改变,但是国家力量间的相互钳制的局面是不会改变的。”

而对非国家行为者(non-state actors)来说,情形却会不同。在索马里、苏丹和利比亚等地,各种力量都是使用枪械作为武器。但是如果没了枪,这些军事力量将难以为继。布鲁克斯教授还说道:“原因之一是这些非国家行为者缺乏资本密集型设备,因此他们主要依靠枪这种易获取、易运输、易存储,也易藏匿的武器。”

她说,各方民间军事力量的衰微听起来似乎是件好事,但也并非都是好事,有一些民间军事力量是自由战士组织起来反抗暴力、强权的政府。

对自然世界的影响

枪支的消失也将给动物世界带来一些复杂的变化。一方面,偷猎和战利品狩猎濒危动物的情况会大大减少;另一方面,控制问题动物,比如患狂犬病的浣熊、横冲直撞的大象、毒蛇或是攻击人的北极熊等等,就会非常的麻烦。

阿尔佩斯教授说,“公民持枪有充足的合理性,对于澳大利亚这样一个农业国家尤为如此。澳大利亚也有一个与美国相似的开发边疆的历史。在农场,枪是农牧业的标准职业工具。”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如果枪支消失的话,狩猎与农业会出现许多潜在的风险和问题。

阿尔佩斯教授同时说道,枪械也是入侵动物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年,要枪杀成千上万只猫、猪、羊、负鼠和其他非本地物种的动物,以保护当地脆弱的生态系统。这对于一些相对封闭的岛屿来说尤其重要。但废除枪支就会使得这场原本就艰巨的挑战更加艰难,而且更不人道。如果世上没有枪,对受伤牲畜及其他动物执行安乐死的手段也会更加残忍。他解释说,“如果有一头体积巨大的受伤动物要被执行安乐死,用枪则动物迅速死亡,没有痛苦,但是用斧头就非常残暴,它并不是好的替代品。”

经济得失也很重要

枪是用来杀戮的工具,但它的影响渗透了生活与社会的方方面面。如果没有了枪,可能一切都会不一样。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美国,枪械交易行业的交易额超过500亿美金(约350亿英镑),不过仅占国民经济很小的一部分。

从经济角度来说,美国可能会因为枪支的消失而蒙受最多的经济损失。据美国枪支贸易协会(The Firearms Industry Trade Association)估算,美国枪械交易行业直接贡献的交易额超过200亿美金(约150亿英镑),其他间接贡献也超过了300亿美金(约200亿英镑)。斯皮策教授说,对于美国总体经济来说,损失500亿美金(约350亿英镑),“可能连大萤幕上的一个小光点都称不上。虽说不是完全没有影响,但对于整个国家经济而言,这确实算不上什么。”

实际上,如果世上没有枪,经济反而可能会有一些净收益。因枪致死与枪伤等关联费用每年带来的直接损失大约是107亿美金(约70亿英镑),而其他连带损失加总起来超过2000亿美金(1400亿英镑)。加伯说:“以美国为例,计算枪支暴力所带来的经济损失可不仅仅包括直接的医疗费用、枪伤患者的康复费用,也包括司法系统的运作成本、受害者的经济收入损失以及生活品质损失等相关费用。”

米勒指出,对经济的整体影响的确可以忽略不计,更重要的是那些隐形收益。一方面,人们会感觉更安全。“下一代人将不会因为听到从自家后院里传来的枪声而产生心理创伤。这对下一代青少年的身心健康非常有益。”

加伯说:“现今所有美国人都担心会在公众场合遭遇袭击。他们极其害怕在学校、电影院、夜店或是大街上被莫名射杀。虽然这类的事件并不频繁发生,但这种大规模枪杀案件撕裂了社会。人们的安全感和对彼此的信任感减少,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社会与心理问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8年3月24日华盛顿街头参与“为我们的生命游行”(“March for Our Lives”)大规模示威活动中的示威者。

如果世上没有枪,上图中游行的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松一口气。但一些枪支持有者可能并不这样认为,他们反而会更紧张,觉得没有武器就没有安全感。亚马内说:“有一些人持有防御型枪械是为了武装自己以防范他人——即比自己块头大的人、有刀的人或持枪的人,以平衡局面。倘若没有了枪,那些暴力的潜在受害者就无法依靠自身来抵御比他们更强壮更有力的攻击者。”

枪械是否真的能够抵御外界危险并保证自身的安全,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话题。但与这个话题相关为数不多的研究表明,有枪支其实是会起反作用。1994年,一项针对1860例凶杀案的研究发现,有枪的家庭中发生被家庭成员或者亲近的熟人杀害案件的概率反而更高。2014年的一项综合分析同样表明,枪与凶杀及自杀已遂有显著关联性。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印度,有一些女性正在学射击和防身术来自卫——但是关于枪是否能够真正保证人们的安全仍充满争议。

米勒说:“如果没了枪,有一部分持枪者可能会感觉没有安全感。但实际上这是一种‘伪安全感’。”

如果世上没有枪了,一些枪支爱好者可能会怀念“枪文化”。但是米勒指出一些狩猎爱好者可以尝试其他的狩猎方式,如弓箭等。而一些喜欢在射击场以射击运动为消遣的人或是枪支收藏爱好者也能够找一些替代性的娱乐活动。虽说对一些人而言,枪是爱好,但其实称不上是什么了不得的乐趣。

米勒说:“对他们来说,也许比起买一台新电视机或其他什么东西,买一支新枪能得到的乐趣会稍微多一点点。但少一些枪的话,可能很多人会活下来。我觉得这么看枪带来的乐趣也就不足为道了。”

*注:卢旺达大屠杀发生在位于中非的卢旺达,是胡图族人对图西族人进行的种族灭绝大屠杀,从1994年4月6日至7月中旬的100天里,卢旺达700多万人口中约有50-100万人被杀害。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