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地与健康:住在农村是否真的更幸福

the coast Image copyright Google

不管你是担心污染还是压力,你可能想知道,离开你的城镇或城市去农村,是否不仅能增进你的幸福感,还能促进你的健康。

但是,能帮助我们找到最健康的生存环境的实证研究少得令人吃惊。当科学家们开始梳理健康与环境之间的联系时,他们发现,许多细微的差别既可以让某一特定环境带来的益处有所增加,也可以使其有所减损。无论是拥有数百万人口的大都市,还是荒芜的海滩,都是如此。

埃克塞特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Exeter Medical School)的环境心理学家怀特(Mathew White)说, “我们这群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不是在毫无章法地倡导什么,而是就自然环境如何影响健康和幸福这个问题,在寻找正反面的证据;人类对环境的态度日益冷漠。”

怀特和其他研究人员发现,似乎有无数的因素决定着我们周围的环境如何对我们产生影响。这包括一个人的背景和生活环境,在该环境中生活质量、持续时间以及在其中进行何种活动等等。

一般来说,证据表明绿色空间(green space)对我们这些生活在城市的人是有好处的。居住在公园或树林附近的人往往受益于较少的空气污染、更低的人为噪音和更好的凉爽效应 (随着地球变暖,它会越来越有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研究表明,绿色空间对城市居民有益,这对新西兰惠灵顿(Wellington)的居民来说应该是好消息。

自然空间有益于体育和社会活动,这两项活动又会带来相当多的益处。

长时间身处大自然中,能够减轻压力造成的身体不适。当我们外出散步或只是坐在树下时,我们的心率和血压都会下降。我们还释放出更多的天然“杀手细胞”(killer cells):即在身体各处游走的淋巴细胞,可以随时捕捉癌细胞和受病毒感染的细胞。

研究人员已有一些假设,但他们仍在试图确定这是为什么。“一个占主导地位的理论是,自然空间可让城市的繁忙刺激平静下来”。 密歇根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的健康地理学家皮尔森(Amber Pearson)说。“从进化论的观点来看,我们也认为自然界是我们赖以生存的重要资源,所以我们喜欢它们”。

然而,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城市居民都应该搬到农村去。

城市居民往往患哮喘、过敏和抑郁的程度更高。但他们的肥胖程度、自杀风险和在事故死亡率都较低。他们在老年时生活更幸福,总体上寿命更长。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城市居民比农村居民寿命更长,老年人也更幸福。

尽管我们总是把城市与污染、犯罪和压力联系在一起,但生活在农村地区也可能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例如,携带疾病的昆虫和蛛形纲动物会影响健康,让缅因州(Maine)那种田园诗般的小屋生活没那么浪漫。

在其它案例中,农村污染构成重大威胁。在印度,2015年空气污染造成了110万印度人死亡——其中75%的受害者是农村居民,而不是城市居民。这主要是因为农村居民更容易吸入因焚烧农田、树木或牛粪(用于做饭燃料和取暖)而受到污染的空气。

印度尼西亚刀耕火种式的土地清理同样会造成持续数月的有毒雾霾,有时会影响到邻国,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泰国。与此同时,南美和非洲南部火灾产生的烟尘污染已经在整个南半球蔓延开来。(即便如此,南半球的空气通常比北半球的空气要干净——仅仅是因为那里的人更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由于有类似农业土地清理这样的做法,污染在农村造成的死亡人数甚至比城市还要多。

也不仅仅是发展中国家:美国西部的森林大火正在对空气质量造成严重破坏,而农场化肥污染正在降低欧洲、俄罗斯、中国和美国空气质量。

呼吸纯净的山间空气如何?海拔越高,黑碳气溶胶(black carbon aerosols)和颗粒物污染的水平确实会降低。但是如果为了躲避空气污染搬到高处居住,就可能产生其它问题。

虽然生活在海拔2500米或更高地区的人死于心血管疾病、中风和某些癌症的几率似乎较低,但数据显示,他们死于慢性肺部疾病和下呼吸道感染的风险似乎也较高。至少一部分原因可能是汽车在高海拔地区的运行效率较低,因此会释放出更多的碳氢化合物和一氧化碳,而在这些地区,由于太阳辐射的增加,这些物质产生的危害更大。因此,生活在1500到2500米的中等海拔高度可能是最健康的选择。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海拔越高,这个地方越健康,这种说法不一定正确。

另一方面,一种强有力的观点认为应该生活在海边——或者至少在一些水域附近。例如,在英国,考虑到他们的年龄和社会经济状况,住得离海洋近的人往往比住在内陆的人更健康。这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怀特说,从进化论的角度,这意味着我们会被海中发现的生物多样性所吸引 (在过去,这是表明有丰富的食物来源);海滩提供了日常锻炼的机会和维生素D(译注:在海滩多晒太阳可获取身体所需的维生素D)。

住在海边还有心理上的好处。2016年,皮尔森和她的同事们在新西兰惠灵顿进行的研究发现,居住地能看到海景的居民心理困扰水平较低。研究人员发现,人们所能看到的蓝色空间(译注:blue space, 指海水、湖水等)每增加10%,人口平均的凯斯勒心理困扰量表(Kessler Psychological Distress Scale,用于预测焦虑和情绪障碍)就会降低三分之一个点,而且与其社会经济地位无关。

皮尔森说,考虑到这一发现”,人们可能会期待,蓝色空间的可见度增加20到30个百分点,就会把一个人从中等程度的心理困扰转化到较低的水平“。皮尔森在美国五大湖(Great Lakes)附近进行的一项后续研究中也发现了类似的结果(目前正在进行评估),在之后进行的一项针对香港居民的研究中,怀特也发现了同样的结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研究人员发现,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看到的"蓝色空间"越多,他们经历的痛苦和焦虑就越少。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住在海边。贝尔(Simon Bell)是爱沙尼亚生命科学大学(Estonian University of Life Science)的景观建筑学首席教授以及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开放空间中心(OPENspace Centre)的副主任,他和他的同事正在调查在欧洲修复被遗弃的水体是否有帮助。他们在修复前后采访当地的居民。修复的水体包括爱沙尼亚首都塔林(Tallinn)外一个破旧的海滩、爱沙尼亚第二大城市塔尔图(Tartu)一幢苏式公寓大楼附近的工业运河,以及西班牙、葡萄牙、瑞典和英国的一些地方。

该小组对近200个最近重新开发的水源地进行的第二次分析。他们梳理出气候、天气、污染水平、气味、季节性、安全、可触及度等因素如何影响一个特定水体的吸引力。贝尔说,最终的目标是找出”什么造就了一个伟大的蓝色空间“。一旦结果出来,他和他的同事将开发一种质量评估工具,提供给那些寻求最有效的方式修复蓝色空间的人,让城市运河、水草疯长的湖泊、旧码头区、河流和其它被忽视的水体焕发新生,以改善居民的生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我们能从哪怕一次海岸之旅中获益多少,取决于各种因素。

尽管如此,在健康方面,研究人员并不知道湖泊与海洋的比较结果,也不知道河流与海洋的比较结果,也不会将冰岛的海滩与佛罗里达的相比。他们所知道的是,空气和水质、水边的人口密度、温度,甚至涨潮和退潮等复杂因素,会对我们产生怎样的影响,就是比如去海滩游玩这样简单的事情。

”除了天气和日光之外,可能还有其他一百万个重要因素会影响某个人在夏威夷和芬兰的健康状况“, 怀特说。

在健康方面,数据还显示,与我们的常识相反,在偶尔有阳光的地方,比如美国佛蒙特州和明尼苏达州,以及丹麦和法国,那里的人皮肤癌的发病率往往更高,可能因为这些地方的人并没有把涂防晒霜作为日常生活的习惯。(了解更多,请阅读:世界上五个最长寿的国家)。

正如一些绿色和蓝色的空间可能比其它空间更有益,研究人员也逐渐认识到,环境对健康的影响不是均匀分布的。

怀特说,社会经济状况的较低的人群往往比富裕者更能从自然环境中获益。这很可能是因为富人享有其它促进健康的特权,比如度假和总体生活压力较小。这一发现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在英国,地方当局有义务减少健康差异,一种方法就是改善公园系统“,怀特说,”最贫穷的人得益最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像悉尼这样清洁的海滨城市可能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

同样重要的是,仅仅搬到相对清洁的海岸或森林并不能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其它生活环境——失去或得到一份工作、结婚或离婚——对我们的健康有更大的影响。正如怀特所说,无论你身处什么环境,”拥有一所房子比在公园里无家可归更重要“。

贝尔补充说,在人们选择居住地的最重要因素中,亲近自然的因素往往排名靠后,比它更重要的因素有安全、安静,以及是否靠近学校和工作地。但是,虽然在个人层面绿色和蓝色空间的好处不应被夸大,但它们是起作用的,因此也是重要的。

即便如此,一个结论应是明显的:那些生活在干净的海滨城市、可以随时亲近自然的人,比如悉尼或惠灵顿的居民,在健康居住地的竞赛中应该能拔得头筹。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