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性骚扰运动未竟之业:女孩性早熟带来健康危机

Girls are reaching puberty at younger and younger ages — but how society responds is having a lasting effect on their health.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s

我记得有一年夏天,第一次有陌生人公然盯着我赤裸的双腿查看。那年我还不到11岁,和妈妈一起在家附近的便利店里。我们站在收银台前,那个男人站在我们后面,上下打量我。他看上去和我父亲年龄一样大。但从他的眼神里我看不到任何友善。

由于发育较早,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成熟,大脑很难跟上身体正在发生的迅速变化。那个老男人的凝视让我感到焦虑不安。每当一个陌生人在我经过时发出亲吻的声音,我的心就会砰砰直跳,嘴巴也会发干。当我闭上眼睛,仍然能听到他们大声说话,叫嚷着脏话,声音从过往车辆中传来。那时我只是一个害怕在公共场合穿短裤的10岁孩子。

与其他类型的性暴力相比,忍受不受欢迎的评论和眼神可能显得微不足道。尽管如此,研究表明,对于孩子来说,他们可能会感到特别痛苦,甚至引发心理问题,而这些问题也可能影响他们的一生。

类似“#我也是”(#MeToo,从美国影视界开始的反性骚扰运动)这样的运动说明了职场性骚扰频繁出现。但有关未成年人的性骚扰问题还没有得到普遍讨论。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紧迫, 因为全球有越来越多的女孩似乎提前进入了青春期。青春期的开始由乳房发育为标志,在上世纪70年代,美国女孩大概12岁进入青春期,到2011年,提前到了9岁。一项研究发现,18%的白人、43%的非西班牙裔黑人和31%的西班牙裔女孩在9岁时进入青春期。其中原因尚待研究。

提前进入青春期使得6-8岁的孩子更容易受到性骚扰。不论是否更早地发生性行为,提前进入青春期的女孩都比同龄人更容易受到性骚扰,这也是研究人员认为她们可能成为目标的一个原因。对他们的关注来自同龄人和成年人。早熟的男孩和女孩都更容易受到同学的性骚扰。

英国广播公司(BBC)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有年仅6岁的儿童在火车上或火车站遭到性侵犯。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随着全球各地的女孩提前迎来青春期,年仅6岁的孩子更容易受到性骚扰。

26岁的俄勒冈州(Oregon)居民尤尔根斯(Carrie Juergens)至今记得她在11岁时和家人一起去水上公园的情景。一个成年人跟着她走进附近的一个热水浴缸,把胳膊放在她身后,问她在哪里上学,多大了。她说,“我跑到水上公园的另一个位置,他还跟着我,企图骚扰我。我不知道该怎样反应,因为社会教育女孩子要友善”。

尤尔根斯说,她记得自己当时的想法是:“如果这就是做女人的意义,那不如不做女人。”

尽管青春期对所有青少年都是一种挑战,但早熟的女孩尤其容易受到伤害。最近的一项研究对7000多名女性进行了长达14年的跟踪调查,发现较早的月经初潮(第一次月经出血)与成年后抑郁症、药物滥用、饮食失调和反社会行为的高发生率有关。该研究的合著者、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门德尔(Jane Mendle)说,“青春期提前对心理健康的影响在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重复研究”。

一个原因可能是,早熟的女孩会受到年长男孩和成年男子对她们的身体给与不受欢迎的关注和评论。门德尔指出:“反应青春期重要的一点是,其他人都能看得到发育性征。”

Image caption 正在经历青春期的孩子仍然还是个孩子,但特别容易受到成年人不受欢迎的关注。

但是一个乳房发育的年轻女孩仍然还是个孩子,和那些尚未发育的女孩一样,并不能很好地处理这种情况。实际上,当我10岁时,最喜欢的活动还是玩芭比娃娃,和弟弟一起看迪士尼频道(Disney Channel)。在感情上,我没有准备好掌握吸引男人注意力的本能。

在有些文化中,青春期自动成为了女孩已经为结婚做好准备的标签,在这些文化里,女孩的性化(Sexualisation)问题尤为突出。今天,儿童慈善基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估计,全世界有三分之一的女性(约2.5亿)在15岁之前结婚。这种情况不仅局限于发展中国家。美国大多数州允许未成年人在特定情况下结婚,比如13岁或更小。致力于帮助美国女性和女童摆脱强迫婚姻束缚的非营利组织“解放一瞥”(Unchained at a Glance)估计,2000年到2010年间,美国有大概24.8万名12岁的儿童结婚。

早婚往往影响女孩接受教育的能力,并且严重影响健康,这种后果还将持续。例如,在孟加拉国的许多农村地区,女孩在经历第一次月经后就结婚了。这些女孩怀孕后,在分娩中死亡的几率为1 / 110,比20到24岁的母亲高出5倍。这是普遍事实,但令人不可接受。关于儿童婚姻对心理健康的影响还需要更多研究。一项来自埃塞俄比亚的研究发现,在10岁女孩中,过早结婚会增加自杀的风险。

一部分问题在于,当一个女孩第一次出现青春期的迹象时,甚至早在她第一次月经前,有些家庭就开始担心这个女孩会发生性关系,或者受到性侵犯。这些家庭把婚姻视为“保护”女孩的一种方式。

关注尼泊尔和孟加拉国的国际非营利组织关爱(Care)的性别专家卡里姆(Nidal Karim)说,“在父母和社区中存在的这种恐惧心理创建了一个环境,在这里,随着女孩年龄的增长,他们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小,流动性也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这些问题在尼泊尔和孟加拉国两个国家尤其严重。

Image caption 2015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全世界有三分之一的女性在15岁之前结婚。

卡里姆补充说,“女孩在性方面的事情是他人所关注的”。但是女孩们自己却很少被告知关于自己的身体、青春期、性和生殖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可以为自己的将来做好准备,也有助于保护自己。

即使在童婚较少的国家,早熟也有问题。

明尼苏达州的自由撰稿人坎波斯(Pauline Campos)说,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受到了不受欢迎的性关注,这让她对自己的皮肤感到不自在。她回忆自己在8岁时穿B罩杯的内衣,企图躲在宽松的衬衫和超大的束腰外衣下。她说:“我内心感到很奇怪,因为我那个年龄的大脑和身体不匹配。”

现在,坎波斯已经成人,她认为自己后来产生的身体畸形恐惧症是这些经历造成的。“我称自己是一个终生经历恢复的暴食症患者,因为尽管我已经很久没有暴食和净化(purge,暴食之后消除摄入热量的行为,如催吐),但这种心态一旦出现,就不会消失”,她说。“我的身体在健康发展,但总是到一定时候,我开始对镜子里反应出的身体曲线感到不自在”。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经历过性骚扰的孩子更容易对身体产生负面印象。

事实上,研究表明,在青春期早期经历性骚扰会导致身体意识客观化(OBC):心理学家们用这个词来描述一种倾向,即把身体视为一个被观察和评估的对象。

越来越多的研究支持早期性客观化的危害。2016年的一项研究表明,性骚扰与抑郁症程度的加深有关,经历性骚扰的儿童也更容易对身体产生负面印象。因此,与同龄男孩相比,11至13岁的女孩自我物化、对身体产生羞耻感、沉思和抑郁的程度更高,这也就不足为奇了。她们也更容易感到尴尬、焦虑,更容易产生自杀的念头。

发育较早的女孩也面临其他问题,如饮食失调、犯罪,学业成绩低于同龄人。

兰卡斯特大学(Lancaster University)的性别与科学研究教授、社会学家罗伯茨(Celia Roberts)表示,进入一个充满性评估的成人世界,会让女孩感到被评估、被评判,并以新的方式呈现自我。“经历青春期这么大的变化,你会倾向于认为,作为一个人,自己是有价值的、重要的,而这种感觉在受到虐待时灰飞烟灭”,她说,性骚扰“让你觉得自己是别人利用或支配的对象,而自己却不能驾驭自己”。

Image caption 被性骚扰的女孩知道自己是被别人所利用的对象,而不能自己驾驭自己。

即使在学校这样所谓的“安全区”,女孩也经常成为性骚扰和流言的目标。美国一项全国性调查发现,56%的女性青少年和40%的男性青少年遭受过性骚扰。性骚扰在孩子们很小的时候就出现了。到了六年级,即十一、二岁的年龄,超过三分之一的女学生受到过男孩的性骚扰。

门德尔说,其他孩子看到女孩身体变化时可能会感到好奇或尴尬,也可能会有恶意行为。

在青春期早期,当孩子们还在探索如何表达自己的身份时,经历身体变化的过程尤其困难。对于那些可能永远不会选择扮演女性角色的女孩来说,这些关于她们“女性”特质的假设尤其具有破坏性。与此同时,与外在性别不符的学生比同龄人更容易受到性骚扰:一项研究发现,81 %的变性青年和72 %的女同性恋受到过性骚扰,相比之下,43 %的异性恋顺性别(cisgender,性别认同无碍者)女孩和23 %的异性恋顺性别男孩受到过性骚扰。

Image caption 有色人种的女孩经常经历种族歧视和盲目崇拜形式的性骚扰。

对于那些经常遭受种族歧视和盲目崇拜言论的有色人种女孩来说,骚扰可能更为严重。

加利福尼亚的一位亚裔美国心理学家因担心病人了解她的个人生活而匿名接受访问。她回忆说,在她12岁时就收到了对自己身体的下流评论。她说,“在我最早期的记忆中,班上一个男孩总是说要和我做爱"。她说,这些评论常常伴随着种族主义言论,比如"你有很多阴毛吗?我听说亚洲人没多少阴毛”。

哥德堡大学(University of Gothenburg)的心理学教授斯库格(Therese Skoog)发现,尽管早熟的女孩总和负面的心理健康结果联系在一起,但她们的心理也会显得更加成熟,而且适应能力更强。

就我自己而言,我发现,在如此年轻的年龄经历这些,让我在成年后产生了更大的同理心和情感敏锐度,尤其是与那些有类似经历的人。

研究人员一致认为,关于性早熟,重要的是不要小题大做。问题不在于一个女孩的身体正在发生变化,而在于社会对此的反应。他们说,因此我们要考虑如何才能最好地支持女孩和她们的家庭,正如罗伯茨所说,“与那些可能将青春期变成不安经历的性别歧视文化进行斗争”。

Image caption 问题不在于女孩的早期发育,而在于社会如何对待她。

斯库格认为,社会和情感学习项目的发展会成就这种斗争。这些项目教授核心的性教育原则和概念,如社会意识、移情能力和冲动控制。这可以成为一部分未来干预性骚扰的措施,用于制定政策,以降低所有青少年,包括早熟女孩,遭受性骚扰的风险。

我们需要“增加对社会的尊重行为,并认识到,无论是性外表还是性行为,都不意味着女孩或女性对任何形式的性冒犯持积极或开放态度”。

只有创造一个零容忍的环境,我们才能坚定立场,反对普遍存在的性骚扰行为,包括对儿童的性骚扰。

请访问 BBC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