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故意倾泻石油入湖泊研究生态保护

Oil floats near a boom as workers using suction hoses try to clean up an oil spill of approximately 800,000 gallons of crude from the Kalamazoo River July 28, 2010 in Battle Creek, Michigan. A 30 inch-wide underground pipeline owned by Calgary, Alberta-based Enbridge Energy Partners LP, began leaking on June 26. (Photo by Bill Pugliano/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故意泄漏石油世所罕见。但最近,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个湖泊这样的事情还真在上演。

六月初,沥青——油砂中提炼出的糖浆似物质,被倒入了安大略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实验湖区(IISD-ELA)中一个无名湖的围栏中。原因可能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为了保护未来可能遭受石油泄漏的淡水系统。

在这些装着天然湖水的巨大的管子似的圆柱中,科学家们正在研究稀释沥青对淡水生物(从浮游生物到青蛙和鱼类)的物理作用、化学作用、生物作用以及毒性作用。

Image copyright Lesley Evans Ogden
Image caption 潜水员在水下放置沙袋以加固北湖实验湖区的围栏。

在此之前,这种实验只在实验室中做过,但仅仅基于实验室的研究不能复制真实自然界情景。加拿大这项开创性实验,让科学家们有机会弄清楚未来如何有效保护加拿大湖泊的一些问题,比如泄漏的沥青在淡水生态系统中会引起什么反应?沥青去了哪里?怎么能最安全、有效地清理干净?因为清理稀释沥青的方法和传统原油的方法并不相同。

在倾倒稀释沥青之前的几个星期,许多学生已经在采石场工作了很久。他们铲沙装进袋子,然后开着卡车或四轮摩托,沿着树根缠绕的泥泞道路,把这些沙袋运到湖边,卸下来之后放在木制码头上,然后再搬到船上。这是曼尼托巴大学的学生麦考斯基( Sonya Michaleski)来这里的第三个夏天,她笑着说,"不花钱就能健身。"

运沙袋是她工作的一部分。搜集鱼的粘液和呕吐物做分析是她的另一项工作。帕特森(Sam Patterson)是一名研究生,他解释自己的角色:搜集稀释沥青泄漏前后围栏内的淡水,然后将树蛙的黑点卵放入经过处理和未经处理的两类湖水中,观察沥青对树蛙发育会有什么影响。

Image copyright Lesley Evans Ogden
Image caption 生物学家观察生活在北湖实验湖区中的小鱼。

大量数据采集基本会在湖水上冻之前的夏天和秋天完成。30多个科学家组成的团队其后续分析结果会首先发表在学术期刊上,但最终会与大众分享。

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实验湖区( IISD-ELA)以其完全在室外淡水湖作实验闻名。以前的实验曾用过磷、镉、汞、合成雌激素等化学物,以及避孕药里的有效成分来污染湖水作研究,但从未试过石油。

实验的昵称是"北湖"(Boreal),是北方湖泊石油泄漏实验加上湖泊围栏的简称,但不是用整个湖区作实验。帕雷斯(Vince Palace)是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实验湖区(IISD-ELA)的领头研究员,也是另一个独立的石油泄漏实验和淡水石油泄漏整治研究(森林)的项目带头人,他解释道,用围栏封闭住的部分湖区是一个很小范围,倾倒的石油只限制在这个小范围内,而且还采取了另外四种控制措施防止倾倒的石油渗透污染到整个水体。

Image copyright Lesley Evans Ogden
Image caption 在未受污染的实验湖区,研究人员用渔网抽样调查湖中鱼类。

虽然圈着的泄漏实验区域很小,但相比实验室内的模拟环境,科学家们能够更有效地了解沥青发生了哪些变化,以及如何影响环境。

霍利博恩(Bruce Hollebone)是加拿大环境与气候变化分析化学家,也是北湖实验的协调员。他说,在实验室里,"有一种很难解决的技术问题,我们称之为规模问题,即怎么把小规模的实验应用到大规模的现实中去。比如,你可以小规模地用模型船测试运河如何工作,但是石油泄漏不行,牵涉到太多变量,范围一扩大这些变量就会发生改变。"

"北湖的实验的规模也不是真实的,但已经非常接近…能确实知道在自然环境下发生了什么。"

科学界主要是研究发生在海洋的石油泄漏。霍利博恩说,即使是研究淡水石油泄漏, "很少有人研究北方生态系统。"北方生态系统是指典型的加拿大自然荒野,有针叶林,花岗岩,沼泽湿地和湖泊的大自然。

霍利博恩补充道,"加拿大国土一半都是北方生态系统。"

石油泄漏如何影响北方生态系统和其他生态系统在加拿大已成了引发大量争议的问题。加拿大联邦政府购买了输油管,所有的加拿大人都即将成为输油管的部分拥有者。

各种运载石油的系统,包括输油管和铁路已经在穿越加拿大的北方生态系荒野。霍利博恩解释道,在过去的十年中,已经发生多起石油泄漏到北方森林和湿地中的事件。他说,在处理石油泄漏方面, "我们的知识还不足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油砂矿开采沥青已经成为了有争议的问题。

挑战之一在于,沥青粘度较高,即使用轻质油稀释成可以在管道中运输的稀释沥青,粘度还是很高。奥里赫(Diane Orihel)来自安大略省京士顿市的皇后大学,是北湖实验的带头人之一。她说,稀释沥青泄漏在淡水系统和海洋系统中的反应非常不同。另外,研究员们还想调查稀释沥青会在淡水生态系统中漂浮多久,较轻的成分要多久才会蒸发掉,又有多少会沉淀下来,以及需要多少时间进入并累积在食物链中。

为了追踪稀释沥青到底去了哪里,研究员会分成不同的小组,每个小组针对不同类别的生态系统,比如空气、水、沉积物,周从生物(生长在淹没于水中的各种基质表面的生物群),以及类似树蛙和黑头呆鱼的动物。然后他们计算每个环节中含有的多环芳香烃(PAHs)数量。多环芳香烃是一类在有机物质比如石油中发现的芳香族化合物,其中包括致癌物质。

北湖团队会研究稀释沥青泄露前后生物群的变化。有什么样的细菌、浮游植物、浮游动物、底栖无脊椎动物和昆虫?每一物种数量有多少?稀释沥青如何影响这些物种的生存、生理功能和繁衍,以及如何为其捕食者提供食物?

Image copyright IISD Experimental Lakes Area
Image caption 在森林研究中,研究员将沥青倒入加拿大一个湖中的封闭区。这项实验和北湖实验无关。

北湖实验的首席研究员,来自渥太华大学的布莱( Jules Blais)研究稀释沥青中的多环芳香烃在鱼类中累积或清除所需时间。他说,北湖实验能够在自然环境中研究六种不同量的稀释沥青对生物的影响,这是绝无仅有的。 "以前从未做过这种实验,从大量到少量,并和没有沥青的三个围栏圈作对比,因此我们能从对比中确定,一旦越过某剂量界限稀释沥青就会对生态环境产生影响。"

研究人员对稀释沥青的剂量经过精细计算来模仿最近美国和加拿大真实的沥青和原油管道泄漏事件。至于油水比例,最大的量和2010年7月密歇根卡拉马祖河的石油泄漏事件相近,该事件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内陆石油泄漏。

北湖实验的研究员认真观察泄漏的沥青沉底之前会在水面飘浮多久。稀释沥青,差不多一半是沥青的混合物,一旦沉底很难清除。

去年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实验湖区(IISD-ELA)的试验项目,将沥青倒入三个装着湖水和沉积物的地上水缸中。结果发现沥青漂浮在水面的时间长短久,天气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奥里赫说,刚开始漂浮在水面时, "油的密度和粘度很快发生了变化,然后开始下沉。"试验研究的第一周,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但是第七天下了大雨,所有沥青都沉到水缸底。

但奥里赫提醒说,初期的观察还很肤浅,沥青在湖中巨大的新测试管中究竟会发生何种变化,尚需时间才能揭晓。

请访问 BBC Future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