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内节育器的避孕方式 为何很少人采用

the close-up of IUD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什么东西和外星昆虫很像,而且可以杀死精子?如果你回答“线圈”,也就是众所周知的宫内节育器(IUD),恭喜!你答对了。

这个东西大约有一个回形针那么长,形状各异,从褶边的椭圆形到四条腿的蜘蛛状都有。然而,在西方世界,最常见的是一种T形的塑料物,拖着线状的“尾巴”。

为了发挥效果,宫内节育器必须放在子宫内,根据品牌和类型的不同,最长的可以在子宫内停留12年。其避孕效果非常好。

事实上,它们是地球上最有效的避孕方式——除了绝育手术或完全避免性行为。除此之外,它们也是全世界最流行的避孕方法。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国家的大多数女性都听说过它们。例如,在亚洲,27%的女性使用宫内节育器避孕。但在北美,这一比例仅为6.1%,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则不到2%。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应该有更多人了解这种避孕技术?

宫内节育器在美国没有被更广泛使用的一个原因也许是缺乏市场推广。多年来,制药巨头们一直投入重金推广利润更高的避孕药,而不是节育器。

“我认为现在的病人比以前了解更多,”来自纽约的妇科医生德威克(Alyssa Dweck)说。“但钱显然很重要。”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今天的宫内节育器是非常小的T形装置,尺寸不超过32毫米X36毫米。

非营利人类发展组织FHI 360的流行病学家胡巴切尔(David Hubacher)说。 “有很多公司生产,有很多不同的(避孕药)配方,其中一些差异对个人来说很难察觉。相反,如果你看看我们从1988年开始在市场上销售的主要宫内节育器"帕拉加德"(ParaGard),根本没有太多广告宣传。”

另一个原因是它们有一点形象问题。有很多关于宫内节育器的恶意谣言——说什么会让人疼痛,导致不孕,或者影响性生活等。考虑到宫内节育器过去不佳的历史,这并不特别令人惊讶。

将异物植入女性生殖器官可以避孕的想法在19世纪末首次出现。一开始,医生们只是在子宫颈,即子宫的入口随意放置一些物体,希望能起到避孕效果。这些宫内节育器的早期版本,被称为“有柄子宫托(stem pessaries)”,是由各种材料制成的,比如骨头和猫肠子。但后来的版本大多是带有长而分叉的“尾巴”的金属螺丝。

Image copyright BBC/Science Museum, London
Image caption 过去的医生用这种"Y字形子宫托"之类的避孕用品做试验,这种产品在1880年左右在德国研发出来。

几十年后,在20世纪20年代出现了第一批主流的宫内节育器。德国医生格拉夫伯格(Ernst Grafenberg)让这种产品得到了广泛应用,他在今天广为人知是因为女性阴道性感带以他的名字命名为“G点”。

格拉夫伯格的设计是把一个简单的金属环放在子宫里,然后他立即进行科学研究,观察其是否真的有效。一切进展很顺利,但纳粹逮捕他时,他的研究被迫中断。后来,他被节育女王桑格(Margaret Sanger)解救,逃往美国。

Image copyright BBC/Science Museum, London
Image caption 格拉夫伯格在20世纪20年代设计了这种宫内节育器。

从那时起,宫内节育器开始真正流行起来。在中国,宫内节育器是实施独生子女政策和强制绝育的重要工具。直到今天,该国仍有专门设计或改动过的节育装置,使其更难从体内移除;这种节育器通常需要手术才能取出。

与此同时,在美国,发生了“道尔盾”(Dalkon Shield)灾难。这个臭名昭著的品牌是在20世纪60年代推出的宫内节育器,它有一个很宽的外壳,有点像马蹄蟹。此是基于这样的想法,即表面积更大的宫内节育器会更有效。但恰恰相反,这种马蹄蟹宫内节育器使人怀孕的风险高得令人无法接受。更糟糕的是,还导致了广泛的感染和不孕症。这是一场大规模的公开丑闻,超过5万名女性最终成功起诉了这家制造商。

德威克说, “女性总是担心自己未来的生育能力。 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让大家在某种程度上认识到宫内节育器其实更安全,并且重新调整了女性的看法。”

Image copyright BBC/Science Museum, London
Image caption 在20世纪60年代推出的"道尔盾"让人怀孕和感染的风险很高。

幸运的是,现代版本有很大的不同。主要有两种:一种含有铜,另一种缓慢释放少量左炔诺孕酮激素(hormone levonorgestrel)。

胡巴切尔说,“我们今天的产品非常安全有效。”他指出,即使在宫内节育器使用率处于历史低点时,宫内节育器在女医生中的受欢迎程度是普通大众的五倍。“如果你只看那些妇产科医生(生殖医学专家)的小团体,你就会发现,这一比例甚至要高出9倍。”

要认真对待这种热情,这有助于将宫内避孕其与其他避孕措施进行比较。

从墨尔本(Melbourne)到孟买(Mumbai),全球数以百万计的女性早晨一醒来,就从包装袋里掏出一小片药丸。她们必须记住每天都要服用一片,但这出乎意料的困难。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数以百万计的女性依赖避避孕药,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意识到服用避孕药,在十年内有61%的机会怀孕。

从理论上讲,这种组合避孕药让女性怀孕的机会在任何一年都不会超过1%。事实上,我们大多数人每个月都会漏服大约5片药——所以怀孕率实际上超过9%。这意味着如果你以人类惯性的方式服用避孕药10年,总的来说你有61%的机会怀孕。换句话说,很有可能你会怀孕。

据估计,依赖口服避孕药每年导致96万次怀孕。还有一些副作用,比如潜在致命的血栓风险增加,以及幸福感减退。

从避孕套到避孕贴片,大多数避孕方法都面临着共同的是否认真照做的问题。人性(和性行为)本来也是这样的,在现实生活中这些避孕手段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严格使用。

但宫内节育器不同。因为一旦由医学专业人员完成植入后,可以不需理会,而且会完全和包装上所说的效果一样。含铜的宫内节育器每年让女性怀孕的机会大约是1%,10年内这一风险相当于8%;激素宫内节育器的这一概率每年不到1%,十年内约2%。激素版本的节育器还带来了许多女性认为的额外好处——五分之一的女性发现她们的月经完全停止。

来自新西兰的弗利(Anna Foley)几年前决定装一个激素宫内节育器。“总的来说我喜欢它,因为我总是不记得吃药,”她说。“此外,我发现激素对我有一些副作用,而曼月乐(Mirena,宫内节育器品牌) 的剂量较低。”

过去,人们认为宫内节育器主要是在受精后起作用的,因为它使得受精卵无法着床。但专家们不再认为这是事实。

Image copyright BBC/Science Museum, London
Image caption 这个在20世纪早期使用的宫内节育器由羊肠线圈和骨头制成,现在的宫内节育器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相反,宫内节育器起作用有两个原因。首先,子宫内的任何异物都会导致炎症反应:一种特定类型的白细胞会冲向该区域,在那里它们会吃掉精子并产生对精子有害的废物。一项研究发现宫内节育器使子宫内这些细胞的数量增加了1000%。

第二个原因取决于宫内节育器的类型。激素版本的节育器会改变女性的身体,使精子更难到达女性的卵子,而且在卵子受精后子宫变得不适宜居住。另一方面,含铜节育器是可怕的精子杀手。当铜离子溶解到子宫中时,它们会麻痹甚至杀死精子——尽管究竟以何种方式仍然是个谜。

然而,即使是现代的宫内节育器也有一些风险。最严重的是,这种装置在植入时可能会被推入子宫壁,这被归类为医疗紧急事故,但很少发生(每1000次植入中有一次)。此外,感染、盆腔炎和异位妊娠等疾病的风险也略有增加,但一旦取出节育器,这些风险就会消失。当然,其他避孕方法也有风险——例如,大约每1176名服用避孕药的女性中就有1人在任何一年都有患血栓的风险。

但许多女性担心的一个主要问题是植入节育器会很痛苦。虽然情况并非总是如此,但确实有这种可能。弗利对自己的经历毫不讳言。“就疼痛的强度而言,我会告诉你是最高级别的痛。真的真的很糟糕。每当我想起那天植入之后的疼痛,我就会开始哭泣。”

通常情况下,最剧烈的疼痛在几分钟内就会消失——就像短暂的痉挛一样——而在植入之后的当天,女性会感到一种隐隐的疼痛。正如一些女性指出的那样,和避孕失败的选择——分娩相比,这种痛苦小多了。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含铜的宫内节育器会麻痹甚至杀死精子,让卵子几乎不可能受精。

事实上,多年来,医生们一直认为植入宫内节育器的疼痛只有对于那些已经生产过的妇女来说是可以忍受的,因为她们的产道会略有拉伸。这产生了一种不幸的效果:多年来,许多女性都没有从医生那里听说过这种方法。我们现在知道这没什么太大区别——已经生过孩子的女性倾向于把植入的疼痛定为"四级",而没有生过孩子的女性认为是"六级"。

现在许多医生主张,所有的女性在植入前都应该可以选择进行局部麻醉,希望这样可以让使用宫内节育器的女性数量增加。无论如何,这些精巧的、能杀死精子的装置自本世纪初以来一直在稳步普及。德威克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动宫内节育器成为第一选择。”尽管购买和植入的成本很高, 但使用寿命超过10年,成本效益可能比避孕药更高——而且医疗服务提供商也开始明白这一点。

谁知道呢——也许那些关于宫内节育器有效的文章很快就会变得多余。

请访问 BBC Future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