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月3D看——一位摇滚吉他手给自己的“太空任务”

美国宇航员奥尔德林(Buzz Aldrin)的太空自拍照(11/1966) Image copyright London Stereoscopic Company
Image caption 美国宇航员奥尔德林(Buzz Aldrin)的太空自拍照。

美国阿波罗计划首次将人类送上月球已将近 50 年。

那时,全世界有不绝如缕的篇章传颂着人类的首次月球之旅。宇航员们在飞往我们地球最近邻居的航船中所拍摄的图片成为了这一人类新时代的标志影像。

然而,对于那些沉迷于宇航员在轨道上以及在无生命月球上所捕捉之图像的太空狂热者来说,一直都有一个遗憾——因为这些美景只是二维的平面图。尽管登月很壮观,但是要让你感觉身临其境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然而,在美国宇航局(NASA)的太空任务所拍摄的数千张相片中,其中一些图像的创作就是为了让观众感觉仿佛身临其境的立体摄影,不过直到50年后的今天这些三维照片才首次曝光,而这要归功于皇后乐队的布莱恩‧梅出版的一本新书。

布莱恩‧梅(Brian May)最为人所熟知的也许是他的日常工作,即世界上最大的摇滚乐队之一的吉他手,但他也是一位天体物理学博士,还是立体摄影的终身粉丝。立体摄影是将洗印的相片或数码图像转为 3D 图像的技术。

现在,布莱恩‧梅将自己最大的两项爱好相结合出版了一本书,书中记录了苏美两国之间的登月竞赛历史,以大量 3D 图片来荣耀呈现。该书是布莱恩‧梅与艾彻(David Eicher)两人合著。

Image copyright London Stereoscopic Company
Image caption 该书收录了一些太空竞赛中最具标志性的图像,比如 1965 年怀特(Ed White)代表美国的首次太空漫步。

BBC未来网(BBC Future)采访队在布莱恩‧梅的出版公司——伦敦立体影像公司(London Stereoscopic Company,简称 LSC)总部采访了他,这间公司位于一条树木葱茏的乡村小巷里,西距伦敦约 30 分钟车程。在这里,71 岁的吉他手收藏了数目众多的、可以追溯到维多利亚时代的立体图像,以及各种相机和和各式各样的立体照片观察器。这是一间 3D 图像私人博物馆,所有这一切都由一次快乐的童年偶然事件所引发,这次事件使布莱恩‧梅逐步产生了对于立体摄影的终身热爱。

在布莱恩‧梅 7 岁时,他在一个谷物包里发现了一张卡片,卡片印有并排的的两张图像。他只需花几便士就可以买一个立体观察器来将图像转化为三维视感。布莱恩‧梅买了观察器,那张河马张开血盆大口的图像便以一种以前从未体验过的方式更为逼真地呈现出来。很显然,这对布莱恩‧梅产生了影响;从那以后他就迷恋上了立体摄影(或者是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们所熟知的立体视法)。他至今还保留着那张卡片、那个观察器、甚至还有装卡片的封套。他买了第一个相机后——在沃尔沃斯 (Woolworths) 购买的一个便宜相机——学会了如何用相机拍摄立体图像。他把自己拍摄的第一张立体图像给 BBC 未来栏目组看,这张图像拍摄的是他父亲在他童年的家中重新装饰厨房的情景,拍摄时间大约在 60 年前。

LSC 已经出版了数本讲述 3D 摄影的书籍,但布莱恩‧梅说有关登月的这本是他们迄今为止最为鸿篇巨制的一本。

他说:“这本《登月任务的3D视像》 (Mission Moon) 之所以问世是因为我们都对月球的相片有点儿着迷,这对我们老人来说就像是昨天一样。这是 50 年前的事了——真是难以置信。”

“没人曾经出版过以3D视像讲述整段阿波罗历史的书籍,我们想过‘我们可以做到吗,有足够的资料吗?’所以我的好朋友曼佐尼(Claudia Manzoni)——她用了毕生精力在美国宇航局档案中搜索查阅——逐步筛选并发现了大有希望的图像。”

回首过去,胶卷摄影的鼎盛期差不多和太空竞赛处于同一时期,那时很多公司都制造了特殊的 3D 相机。它们设计独特,前部通常有三个镜头;一个用于取景,另外两个用于拍摄图像,一个稍稍位于另一个的后方。电脑数码图像面世后,立体摄影便多多少少失去了人们的垂青,然而布莱恩‧梅使用立体摄影时间够长,解释起其中的原理来头头是道。

Image copyright BBC Future
Image caption 布莱恩‧梅最近接受BBC Future专访,讲述他如何拍摄3D影像。

“3D 完全在于获取两个视像……我们有两只眼睛,之所以我们每一秒钟看到的东西都以精妙绝伦的 3D 呈现,是因为我们看到的万事万物,大脑都会将两只眼睛分别获得的两幅稍有不同的图像重叠到一起,於是在大脑中产生某种纵深的立体感觉。这个现象真的很玄妙,令人难以置信,你不大可能意识到这一过程,因为实际上每时每刻都在你的大脑里发生。”

“你在 3D 摄影中努力做的是重现这一效果,所以你在这儿拍一张相片,在这儿也拍一张,你得确保这一张相片进入这一只眼睛,这一张相片进入那一只眼睛。”

宇航员并没有将立体相机带上太空,但是他们培训过基础立体摄影法,所以他们拍摄的正常相片可以很容易地转化为 3D 图像。

布莱恩‧梅说:“他们常常太忙,因而记不住,也没法练习。但是有人教过他们‘咔嚓……咔嚓’——在这儿拍一张相片,在那儿拍一张,最后它就成了一张 3D 相片。你偶尔可以足够幸运地找到其中一张。”

“你还可以找到某些人,比如说柯林斯(Michael Collins——阿姆斯特朗( Neil Armstrong) 和奥尔德林(Buzz Aldrin )在阿波罗 11 号任务中的太空舱室友)。他的同伴是第一批登上月球的人,而他则在绕月航行,并在月球的远端拍摄火山口——他做事沉着镇定。”

“最近我们采访了他,问他是否是有意拍摄立体照,他说‘其实不然’。他有意拍摄了这些相片,但他并没有意识到照片可作立体观看。”

Image copyright London Stereoscopic Company
Image caption 透过猫头鹰(Owl)立体观察器,诸如这张图像就会变为3D图 。

找到图像是一方面——然后布莱恩‧梅和他的团队还得处理图像,这样它们才能以 3D 呈现。

“这是我的一大爱好,我完完全全沉迷其中,所以如果我们和皇后乐队一起巡回演出的话,我会在凌晨3点回到酒店后,从克劳迪娅发给我的这些图像中找到相关的两张进行处理,让它们变为 3D。这个你可以在书中看到。”

“我不是以这种方式制作3D相片的第一人,但我觉得我们是最持之以恒的……这本书中有200张立体相片,都有立体效果。”

布莱恩‧梅还可以在他长长的成就单上再加上一个“发明者”的称号。该书每一本的背面都有他获得专利的猫头鹰立体视觉观察器,这是一对帮助产生3D立体视感的塑料镜片。猫头鹰是他在皇后乐队早期以来所收集的许多观察器的集大成者,融合了各式设计的精华。

“如果你观察这里的任何一对3D图像……你只需花一点点时间聚焦,并放松你的眼睛,然后……哇!你就可以看到照片的 3D 效果。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可以用于电影胶卷。例如,我们有一部讲述列昂诺夫(Alexei Leonov)的电影,他是太空漫步的第一人,他本身没有立体相机,但他有摄影机,而且他在旋转拍摄。”这幅图像取自列昂诺夫那部令人难以忘怀的短片,即他1965年在苏联的沃斯霍德 (Voskhod) 2号宇宙飞船外飘浮的情景,这些字母(用俄语写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USSR)”)醒目地印在他的头盔上。

Image copyright London Stereoscopic Company
Image caption 这本书为一些太空竞赛中最为人所熟悉的图像(例如阿姆斯特朗拍摄的奥尔德林肖像)呈现了一个全新的角度。

布莱恩‧梅说:“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棒的结合,是立体视觉作品,同样也是天体物理学,是太空航空学,结合起来非常了不起。它不是由我独立完成的,我们有一个伟大的团队。艾彻写文字,他是一名优秀的作家,也是天文学(Astronomy) 杂志的主编,我们齐心协力把它整理出来。”

“我为这本书感到非常骄傲,我觉得是我们出的最棒的书之一,我们在立体方面的书籍创作上颇有经验,我觉得这是我们出的第六本书。其中很多都是经典 3D照片,维多利亚时代的 3D,这些我都很喜欢,不过其原理都是一样的。总之,这会把维多利亚时代的 3D 带入 21 世纪。”

“给这本书写后记的小伙子洛弗尔(Jim Lovell,阿波罗 13 号太空舱成员)曾说,这本书可以让你最大限度地感受到身临其境。”

Image copyright London Stereoscopic Company
Image caption 这本书还写到了冷战巅峰期以来的美苏太空成就。

如果不提人类首次踏足月球的那一天,那么关于登月竞赛的故事就不完整。毫不令人意外的是,布莱恩‧梅还清楚记得这件事发生的那一刻他身在何处。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件事。我觉得我们都是这样的,我们都会记得当深深影响我们的事情发生时自己身在何处;我当时在康沃尔(Cornwall),和我们的鼓手罗格(Rog)在一起,那是皇后乐队成立最初的时期……我们在他妈妈的房子里,聚在那台小型电视机屏幕周围,一起看电视里的报道。这似乎是最令人难以置信的一件事。并且对我来说,这件事现在仍然是那么新奇鲜活,那么让人激动。只是我已经大了 50 岁。”

我们大多数人只会知道阿姆斯特朗(他于 2012 年去世),他踏上月球时那虚无缥缈的嗓音和他的相片,但布莱恩‧梅却与他有一段更为私人的联系。

他说:“我够幸运,能够和阿姆斯特朗相处一段时间,但愿那个时候我对此有更多的感激之情。我有过一段和他独处的时间,我们一起在拉帕尔马(La Palma)的破火山口顶吃过早餐,我们谈到了这个世界以及它所面临的问题。我们没有谈太多他在月球上的经历。但我那时想,大家跟他谈的都是那件事,我就不必多谈了。但现在想来,我希望那时的我已明白我现在才明白的事,我就会向他提出一些好问题。”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