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现象 蒙塔古原理 与当代政治反思

蒙塔古夫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蒙塔古原理”是指18世纪英国贵族蒙塔古夫人的那句流传后世的话:谈吐文明、举止有礼没有代价,却能赢得一切。

无论持何种政治立场,你都难以否认,政治在过去十年间变得不那么文明了。这有可能是因为社交媒体给了人们更多了解当权者想法的渠道,不过,以前确实从未有哪位美国总统经常骂对手“狡诈”、“发疯”、“神经”或是个“骗子”。

这种人身攻击和侮辱会影响政客的公众形象吗?还是只暴露了他们个性的专横和对目标的投入,从而使自己的群众基础更牢固?以卡瓦诺(Kavanaugh)的听证会为例,它凸显了美国之类国家政治分歧的严重。作为当时美国最高法院的被提名候选人,卡瓦诺言辞激烈,过后也承认自己有些“尖锐”和“情绪化”。盖洛普民调显示,支持和反对卡瓦诺任命的比例没变。但是举棋不定的人数大大减少。

特朗普现象

卡瓦诺一个多星期后在联邦最高法院宣誓就职。也许,在当今的政治环境下,没有必要婉转其辞。

最近,温尼伯大学的弗利默(Jeremy Frimer)和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的斯基特卡(Linda Skitka)对这个现象展开研究,结果出人意料。他们的研究报告发表在顶尖的社会心理学专业期刊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总统的言论比以往任何美国总统都……无礼?

弗利默和斯基特卡研究了两种假设。第一种叫做“蒙塔古原理”(Montagu Principle),以18世纪英国贵族蒙塔古夫人(Lady Mary Wortley Montagu)命名,她提出著名的“礼贤下士无需代价,却能赢得一切”。根据蒙塔古原理,粗鲁无礼只会降低政客的支持率。

另外,研究人员提出了“红肉假设”,他们把人身侮辱比作“朝支持者扔红肉”(意思是取悦民众,给甜头)。根据红肉假设,支持者可能将无礼的评论当作诚恳的批评,产生情感共鸣,结果可能令铁杆粉丝更不信任其政治对手,尤其是在今天政治分化加剧的情况下。

弗利默和斯基特卡做了一系列实验。他们分析了特朗普的推特对民意调查的影响,并发布网上问卷,专门调查了实验参与者对特朗普声明有何反应,比如,特朗普攻击两位电视记者,称布热津斯基(Mika Brzezinski)为“低智商疯子米卡”,说“她的脸做了整容手术,流血不止”,还把她的搭档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叫做“神经病人乔”。

研究人员发现,特朗普说话越粗俗,实验参与者对他的支持率越低。当他表现出尊重与克制时,支持率则有所上升。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政治抗议经常诉诸人身侮辱,但是不同政治派别的人发现,这种无礼行为使其日渐孤立

蒙塔古原理

关键是 — 这点十分重要 — 蒙塔古原理在特朗普支持者群体中也适用,但没有找到支持红肉假设的证据。研究人员发现,特朗普反击人身攻击时,蒙塔古原理依然奏效 — 用友好的态度回应让特朗普看起来似乎更有理。

总而言之,公众更喜欢政客对侮辱置之不理,而不是针尖对麦芒地恶语相向。

为了确保这个实验结果具有普遍性,而不只是受既有预期的影响,弗利默和斯基特卡拓宽了实验范围;他们根据不同政治派别虚构了不同的政治人物,研究参与者对这些虚构政客发表的言论作出的反应。结果,无论参与者自身的政治立场是什么,他们的反应再次与蒙塔古原理的预测相符。

弗利默和斯基特卡还对1990年至2015年间国会辩论的文字稿进行了文本分析,衡量这段时期国会辩论的文明程度,以及同一时期公众对国会的支持度。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研究的是作为一个整体的国会,而不是不同政客的言行,但仍然观察到了相似的情况 — 辩论越不文明礼貌,公众对国会处理各项事务方式越不赞同。换句话说,粗鲁降低了公众对政治进程整体的信任。

研究人员总结,如蒙塔古女士所说,谈吐举止有礼貌仍旧有百利而无一害,“无需代价,却能赢得一切”;置身于美国中期选举的政客们应该牢记这一点。

请访问BBC Future 阅读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