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缺失:科学研究发现的正反两面

妈妈抱着孩子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麦金农(Susie McKinnon)现在60多岁。她不记得童年时光,也没有任何过往岁月的记忆,除了当下。她也想不起重大事件,她知道曾去参加侄子的婚礼,知道与丈夫一同前往,但她不记得当时的情景。

事实上,她只对人生中极少数的事情有印象 — 但她得的不是失忆症。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 caption 她只对人生中极少数的事情有印象,但她得的不是失忆症。

多年来,麦金农不知道她和正常人不一样。我们常常以为所有人大脑的运转方式都一样,也不太会谈起拥有记忆的感觉。麦金农以为,人们对往事娓娓道来时,只是胡编滥造博人一笑。但后来一位正在接受医师培训的朋友提出,作为她研究的一部分,是否可以对麦金农进行一项记忆试验。两人这才意识到麦金农患有自传式记忆缺失。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 caption 她知道这件事情发生过,可是想不起来具体的情景。

麦金农仔细研究了失忆症。那些病例是由于疾病或脑外伤而导致的失忆,似乎与她的情况不相符。她知道这件事情发生过,可是想不起来具体的情景。就在十多年前,她的脚骨折了,几乎没别的事可做,就开始读一些心智时间旅行的研究资料。最后,她决定联系一位该领域的专家。

莱文(Brian Levine)是多伦多贝克斯特医院罗特曼研究所研究记忆的科学家。麦金农忐忑不安地给莱文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莱文称那是他职业生涯中最为激动的一天。经过交流,麦金农的病症得到确诊,那是一种新的病症 — 自传式记忆重度缺失(Severely Deficient Autobiographical Memory,SDAM)。

人类有很强的心智时间旅行能力,可以在脑海中穿越到过去或眺望未来,来去自如;你可以想像回到小学的教室,或设想下个周末坐在沙滩浴巾上看海豚在天际翻腾跳跃。可能你脑子里构建的不仅仅是这些场景,还有设身处地的实际感受,而这是麦金农做不到的。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 caption 人类通常有很强的心智时间旅行本领

正如莱文在BBC广播节目 All in the Mind(《尽在头脑中》 ) 告诉我的,“对她而言,发生过的事情几乎像是第三人叙事,仿佛是别人的往事。”

在一定程度上,我们都这样,把经历过的大多数事情置之脑后。但对于麦金农,显然情况更加极端。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 caption 发生过的事情几乎像是第三人称叙事

这种症状和失忆症完全不同。失忆症通常由某一事件或脑外伤引起,患者在整合新的信息方面有障碍,因而无法形成新的记忆。自传式记忆重度缺失的患者能够理解或整合新的信息,但无法为之赋予饱满的现实生活体验。如果麦金农想起某一事件的细节,则是因为她看过照片,或有意去了解事情的具体细节。她无法回忆起自己曾置身其中,也不记得当时的穿戴,与谁同行,等等。

正如她在All in the Mind 节目中对我所说,“就好像是别人曾去参加了亲戚的婚礼,而不是我。在我的大脑里,没有证据显示我曾在现场。感觉不像是我参与过的事。”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 caption 她没有重温美好时光的怀旧体验,也不会因失意厄运而感到痛苦。

这意味着重温生命中的美好时光时,麦金农没有怀旧之感;好处呢, 是失意之事也不会令她感到痛苦。有些坎坷,比如家人去世,当时的感觉堪称煎熬,但这种体会很快便消退。这也使她更为随和。她不会心存怨恨,因为那种恼怒之感无法出现在她的脑中。

至于病因,目前研究人员没有发现与此症状有关的任何疾病或外伤,只好认为也许是先天因素导致的。莱文和他的团队正在研究SDAM与其它症状之间的关联。

麦金农同时还患有幻像可视缺失症(aphantasia),这就是说她无法想像画面。相较于其他人,这是否妨碍了她在脑海中保留对事物的饱满回忆?现在难以断定。数十年来对记忆的研究表明,每当我们在脑海中回忆往事,都会对事件进行重塑,但不清楚是否大家的做法都一样;有的人可能通过心智看到图像或视频片段,有的人则可能更多侧重于抽象概念或具体事实。

威斯敏斯特大学认知神经科学教授拉夫迪(Catherine Loveday)想知道,人类在生命初期的记忆是否也有相似情况。我们能够复述三岁以前发生的事,因为我们可能听人提起过很多这方面的内容或见过照片,但很难回想起实际的体验。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 caption 通常我们能够复述三岁以前发生的事,但很难回想实际的体验。

迄今为止,自传式记忆重度缺失的发病率尚不得而知。莱文和他的团队正通过在线调查进行统计。问卷调查参与者已达5000人,很多人称自己认为有此症状。当然,这是自我筛选的抽样,可从人数看可能患者并不少。

莱文的团队正在研究的一个问题是,自传式记忆可能有一个类似于光谱的范围,自传式记忆重度缺失位于一极,而另一端则是那些自传式记忆超强的人,无论是多么寻常的事情,他们几乎都过目不忘。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 caption 自传体记忆可能有个类似光谱一样的范围

那么,你介意有这种症状吗?如果这不影响你的生活方式,也许不会介意。

对麦金农而言,她的生活历来如此,因此得知这一症状可能要与她终生相伴,反而觉得很有意思,同时也解开了她对于自己跟别人不同的困惑。现在她知道了,别人不是在编故事。她说:“我从来都是这样,因此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损失。既然我未曾真正拥有过那种能力,的确也感觉不到缺了什么。”

Image copyright BBC/Getty
Image caption "我从来都是这样,因此对我不算损失。"

不沉湎于过去,也不幻想未来,在麦金农看来焉知非福:“我知道很多人要努力才能真正把握当下,但对我而言这是轻而易举的事,因为我的大脑只能这样运转。因此,我一直都在真正把握当下。”

请访问BBC Future 阅读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