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问题:如何解除人与动物的发胖危机

许多宠物的主人并不认为他们的宠物过度肥胖。这就好比很少有家长意识到自己的小孩超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许多宠物的主人并不认为他们的宠物过度肥胖。这就好比很少有家长意识到自己的小孩超重。

直到去年,鲍里斯(Borris)才拒绝吃猪排。他喜欢夏天吃冰激凌,冬天在星期日吃烤肉,包括牛肉和约克郡布丁、猪肉饼、土豆泥以及各种蔬菜。鲍里斯是一只5岁的骑士查理王猎犬(Cavalier King Charles Spaniel)。

他的主人福尔莫伊(Annemarie Formoy)把他送到动物之家宠物减肥健身俱乐部(PDSA Pet Fit Club)参赛时,他已经28公斤重了,是正常体重的两倍。他一条腿有关节炎,而且呼吸困难,要两个人一起才能把他抬上车。经过6个月的节食治疗及锻炼,他轻了7公斤,和名为萨迪(Sadie)的拉布拉多犬获得了减肥赛的并列第一名。

Image copyright PDSA
Image caption 在参加动物之家宠物减肥俱乐部比赛前,鲍里斯的体重是正常值的两倍。

肥胖的鲍里斯并不是个案。世界统计宠物肥胖率在22%到44%之间,而这个比率还在上升。原因大多是,这些超重狗的主人会给他们喂很多零食和餐桌上的残羹剩饭,在准备自己的餐食时也会让狗待在旁边,而且每天很少遛狗。超重猫的主人往往把食物当作奖励,很少陪猫玩耍。如果宠物的主人肥胖,养的宠物也有可能肥胖(这并不适用于猫)。

但有些肥胖的家养动物和野生动物并没有饮食过量、也不缺乏运动。如果这个发现是事实,那么导致肥胖肯定还有其他因素,发现这些因素,能帮助我们解决肥胖普遍的问题。

据世界范围内统计,超重的成年人超过19亿,其中有6.5亿人过度肥胖,约占世界成年人口的13%。与1975年相比,肥胖患病率增加了近二倍。儿童肥胖也在增多,据估计,5岁以下儿童中,约有4100万超重或过度肥胖。

从动物身上找到的第一条线索是,肥胖的拉布拉多寻回犬的爪子。剑桥大学兽医及遗传学家拉芬(Eleanor Raffan)说:“对于肥胖的狗来说,拉布拉多一直排名首位。”她和其他研究人员发现,约有四分之一的拉布拉多狗带有与肥胖相关的基因变异。这种变异发生在名为POMC的基因中,一条狗每发生一次变异,就会增重约2公斤。大多数动物带有一个基因突变,但有少数动物带有两个突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约有四分之一的拉布拉多犬携带有基因突变,这让他们天生容易过度肥胖。

拉芬说:“这些狗在主人准备食物的时候,经常待在厨房里,即使没有得到一口吃的也会四处转悠寻找能吃的,或者在外出时捡食一些令人作呕的东西吃。他们这么做并不是因为好玩,而是因为饥饿。”

这是因为POMC突变,扰乱了大脑内管理食物摄入和能量消耗的瘦素——黑皮质素通道(leptin-melanocortin pathway),改变了食物摄入和能量消耗,最终影响体重。因此,拉布拉多犬变得一切行动受食物驱动。拉芬说,人类也是相同的道理。“想吃东西的欲望和口渴的感觉一样,生理需求主导我们的想法。”

基因在人类肥胖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平均遗传率在40%和75%之间),但由单一基因导致的肥胖是很罕见的。婴儿时期的过度肥胖与POMC缺乏症有关,全球已知有近50人患病,可能还有几千未确诊病例。大多数情况下,人类过度肥胖反映出多种基因变异(单一种影响范围很小)与环境因素以一种复杂的方式相互作用。

好消息是,动物可以帮助我们了解环境因素的影响。饲养场通常用抗生素改变动物的肠道,让他们少吃食物多增加体重。英国新法规把食用动物抗生素的用量,降至公布以来的最低水平,欧盟已禁止在饲料中加入抗生素作为生长添加剂。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研究肥胖的动物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人类的肥胖。

如果抗生素能让动物发胖,人类会不会受到同样的影响?人类的肠道能回答这个问题。在人类的消化系统中存在着大量的微生物菌群,上百万亿的细菌、真菌、原生动物、病毒,它们会影响人的体重。分别给予两组老鼠肥胖人和纤瘦人的肠道微生物,它们之前体内并没有此类微生物,接受了肥胖人体内微生物的老鼠体重增加了,脂肪含量高了。微生物菌群失衡不仅能导致肥胖,还能导致肠易激综合症、腹腔疾病和2型糖尿病。

那是什么导致了这种失衡?有遗传基因的原因,但对动物的研究显示,高浓度甜味剂和食品添加剂,如食品加工中使用乳化剂,都会导致肠道菌群多样性降低。一项研究表明,在出生后的前6个月使用过抗生素的婴儿,儿童期过度肥胖的风险会增加。因心脏感染使用过6周抗生素治疗的也与体重增加有显著关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对动物的研究发现,食品添加剂可致微生物菌群失衡,从而导致体重增加。

但别急着扔掉这些救命的抗生素,要记住,研究只显示了两者的相关性,并没有显示明确的因果关系。某一类抗生素甚至能改变肠道微生物菌群,让其远离肥胖。了解了这些,我们能否通过改变微生物菌群,应对肥胖?相应研究正在进行中,包括益生菌和粪便的研究。

肥胖不仅只有家畜,野生动物也会发胖。野生动物会在食物充足时多进食,所以肥胖与季节变化和食物充足有关。研究人员还意外地发现,1976年至2008年间,科罗拉多州落基山脉(Rocky Mountains)黄腹土拨鼠(大型草原松鼠)的体重增加了。因气候变化改变了第一次结霜和融雪的时间,以往冬眠8个月,现在土拨鼠会提前一个月左右醒来,这些额外的日子,土拨鼠需要吃更多食物、增肥时间更长。短期而言,增重0.3公斤可以提高冬眠期的存活机会,提升繁殖成功率。让人难过的是,因气候变化会使夏天干旱多发,土拨鼠最终将付出高昂的代价。

影响动物和人类肥胖的还有环境因素,包括缺乏睡眠和光污染。长期暴露在光照下的小鼠体重指数(BMI)和血糖水平,高于处在正常光照、正常黑暗周期的小鼠。

破坏雌激素的化学物质双酚A(BPA),也是一个潜在的罪魁祸首。这类化学物质存在于罐头食品、硬塑料和用于打印票据的热敏纸中。化学生产商对这些联系提出了质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目前也认可其安全性。但欧洲食品安全局正在重新评估双酚A的毒性。2011年1月,欧盟委员会禁止在制造聚碳酸酯婴儿奶瓶时添加双酚A。

需要注意的是,关注这些与食物无关的因素,会让我们忽视食用过度加工食品的影响。实际上,我们面对着难以拒绝的多种外部因素,如:适合我们口感设计的食品配料,超大份量餐点,日常糖摄入量、高脂肪零食和加糖饮料。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除了与食物无关的因素外,我们还面临着大份量和高脂肪食物等诱惑。

但这些很容易被操纵性营销和利益关系所掩盖。如果研究肥胖原因的人员与食品行业有关联,那么他与没有关联的研究人员相比,其报告含糖饮料与体重增加之间没有因果关系的可能性要高出5倍。一位广受关注的研究员反对在纽约市餐馆菜单上标出卡路里含量,他被认为与可口可乐公司、百事可乐公司、麦当劳以及玛氏食品有利益关联。

动物同样难以抗拒加工食品的诱惑,居住在哥伦比亚麦德林(Medellín)市区的卷毛猴就比乡村的同类胖。除了久坐不动,更容易采摘果树果实之外,他们还会食用当地人提供的饼干和棉花糖。近日,一只泰国猕猴因游客过度喂食造成身体严重不适,登上了国际头条新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城区游荡的野生动物能接触到人类食物,可能会比乡村野生动物更胖。

如果研究动物能找出人类肥胖的原因,那他们也可以帮我们了解如何治疗和预防肥胖。研究陪伴人类的动物比研究实验室的小白鼠对人类有更大的意义。实验鼠不具有人类基因的多样性,社会心理压力、生活环境和人类没有共同点。拉芬在拉布拉多犬的研究中特别指出,与传统小白鼠研究模式相比,犬类和人类的基因更为相似。重要的是,动物们也应得到帮助,有治愈恢复健康的权利,过度肥胖的宠物可能会患上骨关节炎、癌症、心脏和呼吸系统疾病、生殖障碍、泌尿系统疾病、糖尿病以及胰腺炎。

超重的狗与体重正常的狗相比,预期寿命会减少大约两年半。解决动物过度肥胖的方法很简单:定期锻炼和均衡的饮食。专业设计的饮食可以提高饱腹感,让狗感觉更饱。拉芬建议,以食物为动力的狗,可以从减少碗里的食物中获益,从益智喂食器中获得更多或所有好处,益智喂食者让狗以一种不发胖的方式享受美食,同时保持身心活跃。另一个问题是,我们不应将肥胖看做宠物或者宠物主人的道德缺失。“我们习惯谴责超重的人贪婪、没有意志力。”她说:“这并不准确,饮食习惯是受基因影响的,狗就是一个例子。狗并不能做出价值判断。他们吃东西是因为饿,这种行为习惯是与生俱来的。”

在《兽医记录》(Veterinary Record)期刊中发表评论的专家指出,只谴责宠物主人,不去帮助他们、不去解决潜在的社会问题是不对的。他们认为,如果宠物身体受到了严重的威胁,采取强制措施是必要的,但“对于猫狗过度肥胖这种普遍性问题而言,这不是好的解决方案”。许多宠物的主人并不是故意过度喂食,只是低估了自己宠物的体重。(一名兽医告诉福尔莫伊她的狗生病了。)福尔莫伊回答说:“鲍里斯看起来有点壮”,这只是感觉上的错误,就好比超重儿童的家长不会意识到自己小孩超重一样。

人类与动物的肥胖还受社会经济环境的影响,社区缺乏绿地和健身设施都与此有关。无论是讨论人还是宠物,过度肥胖是一个社会性健康问题,并非道德问题,这需要大力度的政策支持来解决。

至于鲍里斯,福尔莫伊说:“鲍里斯赢了比赛,但这件事让人喜忧参半。因为在为鲍里斯报名时,我父亲的身体就已经不好,七月就去世了。我当时想,‘爸爸,我和鲍里斯会为你赢得这场比赛的。’鲍里斯是父亲最好的朋友,这次比赛也鼓励了我父亲骑着电动车去外面走走,鲍里斯跟在身边。”

他和鲍里斯信守了这个承诺。目前,鲍里斯正在家里四处追赶一只叫查理(Charlie)的猫,关节炎和呼吸困难已是过去的事了。在鲍里斯战胜肥胖的故事中,为我们大家上了一课。

请访问BBC Future 阅读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