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经济:投资贫民窟的创新企业家

开放式厕所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贫民窟开放式的厕所(Credit: Getty Images)

回首1842年纽约曼哈顿臭名昭著、疾病丛生的贫民窟,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总结说,“这里就像是个麻风病院广场”。纽约的移民聚集区,以犯罪多发著称的“五点地区”(Five Points)最终被拆毁,曾经衰败不堪的街区后来成为纽约最高级的房产地段。

几百年来,人们认为将这些贫民聚居区拆毁才是正事。各式各样、破败不堪的简陋屋舍都要被夷为平地,并由更为体面的设施来替代,比如说公共建筑。毕竟,谁会想住在贫民窟里面呢?

当然,这样整改方式存在一个大问题:贫民窟中原先的居民常常无处可去。在上述的“五点地区”,成千上万的房屋被拆毁,为公园和法院腾出位置,但当时的美国政府对于如何安置这里的原居民并没有什么规划。

时间跳转来到 2019 年,世界上的贫民窟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扩张。已经有大约十亿人以这样的方式生活,并且随着气候变化和大批民众离开乡村进入大城市的步伐加快,还会有更多的人会加入他们的行列。

尽管一些贫民窟仍然被拆除——肯尼亚最大贫民窟基贝拉(Kibera)的部分地区刚刚被推平,两万人因此无家可归,但这种重建模式已经逐渐过时,另外一种理念已然兴起,这种理念主张投资最贫穷的居民区,而不是将它们拆毁。

投资改造贫民窟的目的是逐步完善社区,直到它们与所在的城市水乳交融。执行手段包括规划铺路、泵送洁净水源、建造更坚固的房子、允许人们拥有自己的土地——这些做法的终极目标在于,为所有人提供同等的权利和便利。

米特林(Diana Mitlin)是曼彻斯特大学研究全球都市主义的专家,她说:“我认为,人们常常将非正规的居住点描述为极不安全的地方。但是,这些地方其实都是一直存在的——有一些人们在那儿生活了四十年……人们已经认识到,你得帮助他们。”

这并不全是慈善事业。尽管贫民窟中的居民可能很穷,但是仍然可以成为有利润的市场——毕竟他们占到人口总数大约七分之一——而且在他们的转型过程中,商业公司一直在扮演令人惊叹的重要角色。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诸如基贝拉这样的贫民窟中定居点已被推平,当局并未对其进行升级开发(Credit: Getty Images)

以毫不起眼的厕所为例,在改善贫民窟的过程中,最大的挑战之一在于,贫民窟大多数都没有完整的上下水道设施。在许多地区,维系现代文明的线缆和管道根本不存在——因此,如何处理令人作呕的人类“副产品”并没有太多好的选择。

米德哈(Mayank Midha)是加夫厕所(Garv Toilets)的创始人兼行政总裁,他说:“我在印度长大,据我观察,公共厕所真的很短缺。”米德哈一直想为此做点儿什么,而当他 2014 年供职于一间电讯公司时,他终于看到了一个机会。当时,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处电器外罩上——它本质上是一个金属盒子,位于一个通讯塔的底座,里面放着一些电路设备——他突然意识到,这个金属箱子可以成为一个完美的厕所。

而且不仅是一个简单的厕所。在当时的印度,少数仅有的厕所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维护和保养,所以常常很肮脏,而且常遭破坏。“我们意识到,如果能够让厕所自动化,并且实时跟踪其使用和功能,那么我们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如今,经过了数年的发展,他的公司已开发出加夫厕所。这些“坚不可摧”的厕所装有传感器和精密电子器件,为团队提供持续反馈。如果有人如厕后不冲马桶,他们会知道,如果有人不洗手,他们也会知道。

米德哈公司目前在全国拥有数百间厕所。现在他还要把它们带到加纳;在加纳,大多数人都生活在贫民窟地区,这些地区脏乱的设施让人们不想靠近。当地人戏称他们使用的是“会飞的厕所”——把排泄物收集在一个塑料袋里,然后把它们扔得越远越好。

在世界上最为贫穷的社区寻求利润有几大优势。首先,发达国家公众援助并不完全可靠——2017 年,特朗普政府提议将国家的外援预算削减32%。英国政府最近也威胁要削减对发展中国家的开支,这意味着当地社区不得不依赖盈利企业提供的服务和解决方案。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加夫新型厕所试图解决印度长期缺乏公共厕所的问题(Credit: Getty Images)

另外一点则与其涉及到的庞大人口数相关。“全世界大约有40亿人无法获得基本卫生设施,所以这是一个庞大的需求,”米德哈说。“我认为,如果这完全靠捐赠金钱或者慈善机构,那么它的扩展性就不会有那么大。人们对于可持续的模式是有需求的,这种模式可以推广到世界上的不同区域。”

加夫厕所一部分是由印度政府出资,还有一部分是由顾客付费使用,每次使用都要付费。广告收入也能够提供资金——厕所建于风景秀丽且有广告牌的户外区域——以及社区服务亭,这里可以售卖东西,比如移动数据充值卡。

贫民窟社区居民面临的另一个重大挑战是获取清洁饮用水的问题。提供这一宝贵的资源很棘手,原因是,和污水处理系统一样,大多数房子也都没有自来水。然而,全球的政府和企业都在努力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比较典型的做法是,你要让管道系统延伸(到贫民窟),”米德哈说。“然而,因为你的投资很可能还没法让管道设备进入每家每户,那么你要做的就是:要么让人们来卖水站买水,要么让人们来供水站取水——预付费模式,人们用代金券买水。”

格兰富(Grundfos)就是这样的一间公司,它是一间丹麦的工程公司和管道制造商。它们在 2015 年与内罗毕市给水排水公司(Nairobi City Water & Sewerage Company)合作,在该市第二大贫民窟马萨雷(Mathare)推出了“取水 ATM”。

以前,买水的唯一方式是通过拉手推车的人,这些人将水放在老旧的大扁平容器或者油桶中销售。这很昂贵,而且没人可以确保其安全性——常常是从破裂的水管中偷来的——而且居民们要走很远才能取到水。事实上,提供有问题的水是一笔大生意,这笔生意在历史上曾经被水资源帮派控制——各种不同的团伙肆意控制了谁可以卖水以及水的价格。

“取水 ATM”于是应运而生。它们就像银行 ATM 和油站汽油泵的结合体,有软管和数字仪表板。人们如果要使用的话,只需在该地区众多机器上任选一部,然后刷一下“智能卡”就可以;这种卡片可以用手机充值,也可以到电话亭充值。接下来,水就会从水龙头里流出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贫民窟可以被改善成为更安全的居住场所(Credit: Getty Images)

最近涌入的商业投资不仅仅限于提供生活必需品。企业家正在有序销售许多典型的公共服务,这些服务在任何住宅区中都预期会有的,比如电力和互联网。

最后,由于医疗照顾和紧急救难服务在许多发展中地区也是非常少见——在肯尼亚,每6355人当中只有一名医生——因此甚至有私人公司开始涉足这个领域,提供自助式医疗及紧急服务,包括火灾警报服务——向街坊邻居提供火灾警报,以及家庭接生工具箱——减少妇女在家分娩的风险。

米德哈说,“我认为已经发生变化了。很明显的是,城市需要劳动力,而那些人往往会在非正规的定居点生活。”在工资较低的地方,人们别无选择——贫民窟是唯一能够负担的住处。但多亏了一批优秀的创新企业,他们的生活似乎能够有一点点改善了。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