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度假12天 你想住空间站酒店吗?

极光空间站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世界上第一个围绕地球轨道的太空酒店“极光空间站”(Aurora Space Station),就是为了引爆旅游世界。去年4月,在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San Jose)举行的太空 2.0 大会(Space 2.0 Conference)上,该酒店的官方通告正式发布。在这个大小和大型私人喷气式飞机差不多的结构体里面,旅客可以在地表200英里之上遨游太空,尽揽这颗星球的壮丽景色以及南北极光。

但这是花销不菲的旅行,预定在2022年进入轨道运行的极光空间站,一趟12天的旅程起价每人高达950万美元(730万英镑)。不过公司表示,预定入住的旅客人数已经排满了7个月。

法兰克‧巴格(Frank Bunger)是开发极光空间站的公司 Orion Span 的创始人兼执行官。他表示:“我们极光空间站的体验其中之一是要让人们体会职业宇航员的生活,但是我们期待大多数旅客会望向太空酒店的窗外,并与每一个他们认识的人通话;如果旅客们玩倦了,我们还有一个称为‘全甲板’的虚拟实景体验。此时,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比如你可以在太空中漂浮,或在月球上漫步,你还可以打高尔夫球。”

把极光空间站想象成与国际空间站(ISS)想象类似,规模较小但却更加豪华奢侈,相似之处在于:极光空间站的访客(4位旅客配两名工作人员)也是睡在的绑紧的睡袋里,吃的是冷冻干燥食物,所有旅客都得经过发射升空前的严格的健康筛检,而前往极光空间站的旅程本身也要受引力的 3G 所制约。

除了可以观赏恒星并回望地球之外,可以预料的是,极光空间站酒店的访客将会用一部分时间来跟进微重力实验,比如种植作物,就像现在工作人员在国际空间站中所做的那样。但也会有一些区别:水会由每一批旅客从地球带过来,而不是如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那样用自己的尿液进行加工处理。

科学界中的许多人认为,这是人类接下来不可避免的伟大跨越。但是古话常说要三思而后行;以目前技术水平来看,就算是说民用太空旅行尚处于萌芽阶段也几乎是一种夸大之词,过高估计了这一技术的先进程度。虽然媒体大肆吹捧极光空间站酒店,但专家们却对此谨慎得多。

瑞士圣加仑大学(University of St Gallen)旅游及交通研究中心的莱塞尔(Christian Laesser)这样表示,“我的意思是,极光空间站是一个很棒的玩意儿,但是这个项目能否实现还是个未知数。”

“眼下的太空旅游领域,现实、骗局和科幻小说鱼龙混杂,这令人们很难辨别现实与愿望,”安柏瑞德航空大学(Embry-Riddle Aeronautical University)的格利希(Robert A Goehlich)补充说。他在该大学讲授世界上唯一的太空旅游课程。

他俩一致认为太空旅游已经确有其事。太空旅游始于 2001 年,当年美国人提托(Dennis Tito)支付给俄罗斯空间站(Russian Space Agency)2000万美元到国际空间站旅行了7天。一些国家已经在为这一行业的未来做准备工作;例如,10个商用太空船发射降落场已经在美国多地开始动工兴建。斯塔默(Eric Stallmer)是商业航天联盟(Commercial Spaceflight Federation)的主席,也可以说是极光空间站最大的支持者。他指出,美国已经以《商业太空发射竞争法》(Commercial Space Launch Competitive Act)的形式列明了规章制度,该法案于 2016 年获得通过,解决了太空旅游的债务、赔偿、责任方和风险等方面的问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少数富裕的旅行者已经成功付费游览国际空间站(Credit: Getty Images)

格利希和莱塞尔两个人都不是爱唱反调的人,但是两人都对民用太空旅游公司能否实现计划,以及如何实现抱持观望态度。仍然有待确定的是民用航天器的安全和工程标准。巴格表示,采用更新的技术、更简化的系统以及更小面积(因此可避免更多的微流星体碰撞)的极光空间站比国际空间站更为安全,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承认,不到发射升空的那一刻,没有人能够为此做出保证。

但这也引出了一些更大的而且尚未解决的问题,即极光空间站要在哪里发射,以及旅客们返回地表后会在何处被接收。

此外,在这一行业里,设立确定的日子无异是为了让人深感失望。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在去年12月首次进行了成功的太空往返试飞,但进度仍然晚了9年。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和蓝源公司(Blue Origin)仍在测试飞行器;而 XCOR 航空航天公司(XCOR Aerospace)则在 2017 年宣布破产。极有可能的是,各种等候名单上年纪长一点的候选旅客可能会因为年龄渐长而退出,或者因健康状况被排除在外。极光空间站的舱体本身在今年晚些之前甚至都可能不会动工修建。

接下来的就是健康问题。拿极光空间站来说,舱体长度达43.5 英尺、直径达 14.1 英尺,,而且窗户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可以打开,罹患幽闭恐怖症,甚至轻微幽闭恐怖症的人们对此应该三思而后行。原因在于,包括人体体液在内的物体往往会在低重力环境中往上升,因此旅客们自拍时应该有心理准备,因为体液上涌,你自拍结果将是有损形象的“满月脸”。此外,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要送给旅客,那就是胃部因适应失重环境而产生的反胃,头晕和呕吐。

长期暴露在零重力环境中会削弱骨骼,并从根本上改变眼球结构,程度之重足以影响视力;在反重力条件下只待12天的旅客则可不必担心,尽管工作人员肯定会受影响。令人高兴的是,微重力并不会对月经造成负面影响(尽管卫生用品存放和有限的洗涤用水等问题可能会促使女性宇航员服用药丸)。由于所涉动力学的缘故,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要求宇航员禁绝性事,如此一来,这样太空之旅也就少了一些罗曼蒂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诸如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 Space X 等私营公司仍在测试航天器,不过尚未准备将人送入太空(Credit: Getty Images)

更让人害怕的是,进入太空舱的带电粒子可能会损坏你的遗传基因。尽管航天器处于隔离密闭状态,但并不能完全抵抗这些宇宙射线。宇航员过去曾报道见过闪光,研究人员猜测这是宇宙射线冲击到宇航员的视神经或者脑部视觉皮质所致。

格利希警告说,“这是一项太空任务,而且是商业载人太空任务,你不能抱持着‘我们试一下看能不能行’的这种态度。”格利希警告说,“你需要确保宇宙飞船的安全运营和环保运营,并最终成为有经济效益的运营。”

但莱塞尔认为太空旅游是大势所趋,并指出极端的环境只是延缓了这一探索,而并没有阻止其探索。他表示,“如果你回到30年前,去南极洲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很多人在去南极洲旅游。我们拥有了这些新的领域,太空只是最新出现的一个,而且它是可以开放的。”

然而,太空到底何时会开放呢?没人能够确定。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