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缺水:阴雨绵绵为什么还会储水不足?

英国雨天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英国多雨,从来没有人会把它和缺水联系在一起。英国的冬天又湿又冷,下起雨来好像几个星期都不会停。草坪都湿透了,和泥土一起泡在水里,在四月以前都没有人会到花园草坪上去,屋檐下的集雨桶也是满了又满。英国年均降水量有1200毫米之多,而阿富汗只有300毫米,而埃及的年均降水量仅为两位数。

然而在短短几个月之后,英国境内所有的集雨桶便都见底了。英国的年均降水量能达四位数,其中苏格兰高地、威尔士和英格兰北部贡献最大。英格兰西南部的年降水量在500-600毫米之间,甚至比南苏丹和西澳的珀斯还要少。整个地区占地19000平方公里,和美国的新泽西州大小差不多,英国人口最集中的地方又恰好就在这里,其中包括首都伦敦,有将近1800万的居民。而此区域的水资源正在快速枯竭。

去年(2018年),英国有连续六个月的时间降水量低于平均值,导致水库出水量严重不足。无独有偶,2017年有连续十个月,达到了近百年来的缺水之最。

政府最新的水资源开采统计显示,人们正在无计划地汲取水资源,其中包含英格兰地区28%的地下含水层以及18%的河流、水库。英格兰所有河流中,被评级为“生态健康”的,只占其中的17%。

然而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畜牧业和家庭用水是英国淡水消耗的大头,占到了55%之多,而农业用水仅占1%。英国人均每日用水达150升,包括洗澡、冲厕、洗碗、洗衣、浇灌花园等。开普敦的年均降水量约为500毫米,当地人每日用水量最多也只有50-70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国的降水集中在苏格兰、威尔士和北英格兰地区(Credit: Getty)

弗里曼(Hannah Freeman)就职于野生鸟类和湿地慈善信托机构(WWT),是政府事务的高级官员。他说,“人们并不觉得有珍惜水资源的必要,因为在公众眼里英国是个多雨的国度。然而,最新的气候变化预测显示,英国夏季的干旱现象激增,增长幅度最多可达50%。”除此之外,冬天也会更加温暖。今年二月,英国的气温创下了历史新高,伦敦地区的温度达到了21.2摄氏度,此前从没有冬天气温超过20摄氏度。英国人都困惑不已,穿起了短袖,纷纷到公园里去晒太阳。而通常人们是带上围巾才会出来的。

雨水资源丰富的国家,要怎样才能意识到未来日益短缺的水资源?英国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国际淡水专家林斯特德(Conor Linstead)表示,目前有许多国家,正在“历经水资源用竭的问题。这是由于人们没有深入考虑水资源分配机制导致的,而气候变化又会导致极干旱天气的频发。”

即使是位于巴西这个淡水资源占全球总量12-16%的国家,圣保罗在2014年遭遇了历史上最严重的干旱,水资源几近枯竭。圣保罗市主要水库的蓄水量降至最大容量的3%(2018年开普敦的淡水危机事件为媒体所广泛报道。政府宣布,如果水库蓄水量低于13.5%,就会切断城市的水供应。)2018年8月,多瑙河匈牙利流域水位创下新低,深度只有半米多一点。导致游轮和货运中断。

英国环境署已经将伦敦和泰晤士河谷地区划为“严重缺水”地区。泰晤士水务公司的引水经理塔克(Steve Tuck)解释说,“我们的储水设施规模很小。这就是说,为了满足大量人口的用水需求,必须从河流和地下含水层中引水。”他也承认,这样的供给系统有点得过且过的意思。雨水充足的冬天,含水层储水充盈,到了夏天水会慢慢渗到河流里。然而,如今家庭用水时浪费严重,加之人口激增、雨量骤减,供给系统存在的问题会进一步恶化。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近年来,伦敦已经数次经历干旱(Credit: Getty)

英国第一个海水淡化设备,是泰晤士水务公司投资建成的。设备位于泰晤士河口,每天能为伦敦供应1.5亿升的饮用水。塔克说,“还有一个方法,就是从塞文河(River Severn)里取水。我们可以利用管道将发源自威尔士山脉中的水引流至泰晤士河。”这样以来,加大了干涸的南部地区把英国其他地区吸干的可能性。

全球范围内也有可能出现一种北方抽干南方的现象。英国超市全年供应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鲜水果、蔬菜。其中的24%,最终会被丢进垃圾桶处理。大部分还是在购买后被丢弃的。致力于可持续发展和水资源公益事业的世界水资源见证组织副总监派拉特(Dorcas Pratt)表示,“其中包含着一个信息是,生产食品和各种用品时需要用到的水,也就是‘虚拟水’,大多是来自海外的。”

他说,“英国的‘虚拟水’来源自全球各地,也就是说,全球各地的社区和经济体都与英国命运相关。因此,我们现在不仅是在抽干英国地底下的水。全球化的消费模式下,我们也在消耗世界各国的水资源(或污染水质、造成水事纠纷、生态降级等)。”派拉特还举了个秘鲁沙漠中芦笋种植场的例子。

世界自然基金会英国分部的蒙克里夫(Catherine Moncrieff)认为,尽管英国持续干旱、且干旱现象日益频繁,但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人们的浪费。即使国家雨水充沛,人们也应该重视水的价值、认识到水资源的成本。在英格兰的威尔士地区,只有半数家庭安装了水表。剩下的家庭每月按照固定费率缴纳水费,开上一天的草坪洒水器,或者是洗一小时的淋浴澡,都不需要额外交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国人对进口商品的偏爱,加大了其他国家的用水负担(Credit: Getty)

2008年,环境署有一份报告指出,丹麦、芬兰、荷兰、德国、比利时这几个国家,几乎家家户户都安装了水表,他们的人均每日用水量也远远低于英国的150升。在芬兰,人均每日用水量仅有115升。芬兰并不是一贯如此,上世纪70年代的芬兰,人均每日用水量有350-420升。报告指出,芬兰人之所以开始省水,是因为“水价上调、家电更高科技、消费者公共意识提高、公共设施设备更先进、管理更完备。”

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林斯特德说,“成功开展节水运动的国家,几乎家家户户都安装了水表。水表设备的普及,也有助于监测漏水。这也就进一步落实了节约用水的理念。”

在丹麦,人们也曾一度挥霍淡水资源,这也不难理解,毕竟丹麦国土面积不大,却有12万条河流、水道长达69,000公里。1989年,丹麦人均每日用水量为170升,其中包括饮用、冲洗、沐浴等。此时每立方米(1000升)的水价仅为2欧元。后来政府强制安装了水表,并把水价调控至7欧/立方米。2012年,每日人均耗水量降至了114升。世界自然基金会认为这个数字还应进一步降低,现在的家庭都配备了现代的节水设备,每日人均耗水量降至80升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世界自然基金会(WWT)等慈善机构都加入了“水蓝图”(Blueprint for Water)联盟,旨在呼吁英国及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实现水资源可持续发展。2010至2015年间,南方水务公司成为英国首家,开始强制推行水表安装公司,此后公司统计,人均用水量降低了16%,漏水量也减少了15%。

阴雨绵绵的英格兰没有理由“不实现水源安全”,弗里曼说,“一下雨,我们英国有的是水!我们的问题是优化水资源的利用。”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