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猎杀”非法捕鱼海盗船多尔戈夫号

多尔戈夫号 Image copyright Sea Shepherd

四月的一个下午,阴霾笼罩,锈迹斑斑的多尔戈夫号(Andrey Dolgov)在海上破浪前行,拼命想要逃跑。舱底进了水,海水涌出,混着油污。

这艘笨重的渔船被全副武装的印度尼西亚海军巡逻艇追捕,几乎没有逃脱的希望。无人机和侦察机在其上空盘旋,海军舰艇快速逼近,持续数月的追捕行动即将胜利。多尔戈夫号的船员投降了。

很难相信,这艘吱吱作响、锈迹斑斑的渔船在公海上遭到最高级别的通缉。它曾多次逃脱当局的追捕,并设法甩掉了跨洋追逐的船只。

多尔戈夫号又叫STS-50,有时也自称海风一号(Sea Breez 1)。该船一直劫掠海洋中最宝贵的鱼类资源 ,是有组织国际犯罪网络的一个环节,利用海事法律的模糊地带和官员腐败,发展壮大。

数月以来,警察与海事当局展开国际合作,通过艰苦的侦查工作以及卫星追踪,擒获该船。

印尼总统特遣队的萨利姆(Andreas Aditya Salim)说:“船长和船员被抓获后,感到非常震惊。”萨利姆领导了此次诱捕多尔戈夫号的行动。“他们自称没有偷渔,因为冰箱和船只的其他部分都坏了。”

Image copyright Sea Shepherd
Image caption 多尔戈夫又叫STS-50,在被捕获之前已在南极附近海域非法捕鱼多年(Credit: Sea Shepherd)

印尼海军在马来半岛和苏门答腊岛之间的马六甲海峡埋伏,最终登上了该船。他们发现了600个制作精良的刺网,若放置在海中,长度可达18英里(约29公里)。

每次出海,船员利用这些渔网能够捕获价值600万美元(456万英镑)的鱼。他们非法将其运上岸,在黑市出售,有时也会混进合法捕捞的海产中出售。这些鱼最终会出现在超市货架、餐馆和人们的餐桌上。

“全球捕捞量中,有20%是非法、未上报或未受管制的,如果非法捕捞最终导致渔业资源储量严重不足,将影响全球渔民的生计。”南安普顿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国家海洋学中心(National Oceanography Centre)的海洋生物学家格莱夫(Katie St John Glew)解释说。非法捕捞的影响十分广泛,既损害了渔业资源本身、也会使合法捕捞者和消费者失去信任。据估计,过去10年,多尔戈夫号一直在非法经营,获利高达5000万美元(3800万英镑)。看到这个数字,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非法捕鱼对犯罪组织来说极具诱惑。

“这些船只在国家管辖范围以外的公海活动,”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渔业犯罪小组组员麦克唐纳(Alistair McDonnell)说,他组织协调了对多尔戈夫号的追捕。“犯罪分子就是在利用法律管辖问题打擦边球。”

Image copyright Christopher Jones/NOAA
Image caption 巴塔哥尼亚的美露鳕在世界各地的餐馆中备受推崇,经常作为智利鲈鱼销售(Credit:Christopher Jones / NOAA)

但这种不法行为比一般投机犯罪行为更恶劣,通常涉及公职人员腐败、欺诈、洗钱和奴役 ,渔船上许多船员都被强迫劳动,被囚在船上,往往离家数千英里之遥。

其次是对环境的影响。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渔业负责人卡米莱里(Matthew Camilleri)说:“非法捕捞是可持续渔业发展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他们使用的渔具对珊瑚礁等脆弱的生态系统也具有很大的破坏性。这就是国际社会大力打击的原因。”

一开始,多尔戈夫号还是一艘合法的捕鱼船。这艘船原是金枪鱼延绳钓渔船,原名神靖丸二号(Shinsei Maru No 2),54米长(178英尺),重达570吨,1985年由日本远东造船厂建造完成,船厂就位于富士山脚下风景秀丽的清水港。该船注册为日本渔船,来往太平洋和印度洋中,由日本海鲜公司玛鲁哈株式会社(Maruha Nichiro Corporation)运营多年。

1995年之后,经过多次易手,该船被卖到菲律宾,改名为太阳二号(Sun Tai 2)。2008年加入韩国捕鱼船队,一年内至少四次易主,经手者包括朴富英先生(Boo-In Park)和标准渔业公司(STD Fisheries Corporation)。

Image copyright Sea Shepherd
Image caption 当印度尼西亚当局登上多尔戈夫号时,在船上发现了总长高达几十公里的渔网(Credit: Sea Shepherd)

2008年至2015年间,该船似乎已被改装为南极美露鳕(Antarctic toothfish)渔船,能够在南极海域作业,并在船上长期储存鱼类。美露鳕在世界各地的餐馆中备受推崇,价格昂贵,以至于被称为“白色黄金”,但需要特定的许可证才可捕捞。

人们怀疑该船非法捕鱼至少10年,但直到2016年10月,中国官员发现它试图卸载非法捕获的美露鳕鱼时,该船才首先引起国际关注。如今,这艘船名为多尔戈夫号,挂柬埔寨国旗,由一家在伯利兹注册的公司经营。一年前,它在智利巴塔哥尼亚(Patagonian)地区南端的蓬塔竞技场(Punta Arena)海岸被拍到,这表明它曾在南极海域捕鱼。

中国当局还没来得及采取行动,该船就横跨印度洋逃跑了。此时该船被列为IUU船只,IUU即非法、未上报、捕捞无规管(illegal, unreported and unregulated fishing)。因此,毛里求斯海关拒绝了该船再次靠岸的请求。

Image copyright Sea Shepherd
Image caption STS-50号同俄罗斯犯罪团伙紧密关联,凸显出全球渔业监管的许多问题(Credit:Sea Shepherd)

2017年1月,该船改挂多哥(Togo)国旗,并更名为海风一号(Sea Breez 1)。多哥后来取消了该船的注册,但该船几次入港后,又更名为AYDA号。每抵达一个港口,船长就会递交伪造好的文件以隐瞒真实身份。档案显示它曾悬挂过至少八个国家的国旗,包括多哥,尼日利亚和玻利维亚。

麦克唐纳说:“反复伪造注册文件进行欺诈,这是一种常见的策略。一艘渔船如果不在任何一国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内,它悬挂哪国国旗,就只有这个国家能对这艘船拥有管辖权。但这些偷盗捕鱼的船所挂的国旗,都是没有渔业法律的国家,如此便能不受任何国际渔业条约的约束。”

这些偷盗捕鱼的船经常换国旗。如果有国家曾谴责过它们,那么国旗也会出现在这些非法渔船上。

“沿海国家可能认为它们是一种高风险的船只,没有船旗国的保护,就不属于任何国家。”麦克唐纳说。

2018年2月,多尔戈夫号自报为STS-50号,在马达加斯加一个港口登陆。船长提供了伪造的国际海事组织号码(海洋上的每艘超过了特定尺寸的船只必备)和文件,被当局逮个正着。马达加斯加将此事通报给“南极海洋生物资源保护公约”组织,该组织负责规范南极洲周围海域的捕捞活动。

Image copyright OceanMind
Image caption 使用卫星图像和数据资料,使在任意海域识别、追踪非法渔船成为可能(Credit: OceanMind)

这一次,还是没能追到多尔戈夫号,但是他们也留下了线索。这艘船的船身装有自动应答器系统,是为了防止航行时两船相撞。这一自动应答系统(AIS,automatic identification system)会播报自身位置的信号,被无线电设备和空中卫星接收。

还有一个问题无法解决,海事官员将多尔戈夫号发出的AIS识别号码输入系统时,显示其轨迹遍布全球各地,像面条一样弯弯曲曲。甚至,这艘船会同时在福克兰群岛(Falklands)、斐济(Fiji)和挪威(Norway)靠岸,三地相隔数千里。

海洋智慧(OceanMind)是英国一家海上渔船数据分析机构,该机构前高级渔业分析师切尔高(Charles Kilgour)解释说:“他们冒用了其他船只的AIS,以隐藏自身身份。”正是用了这样的手段,多尔戈夫号才得以同时出现在将近100个不同的地方。

全球追捕多尔戈夫号

随后,追捕者又收到一个提示信息,多尔戈夫号突然出现在莫桑比克水域,刚刚驶离马普托(Maputo)海岸。检查小组在甲板上发现了渔具,以及伪造的登记文件。检查小组扣押了文件以及船员护照,“正式扣留”了这艘船,但尚未展开深入调查,多尔戈夫号就又一次逃脱了。

这一次,切尔高团队准确掌握了多尔戈夫号出现的时间和地点。他们通过一颗卫星,获取了该船在马普托附近停泊的雷达图像。如此,他们就能够从诸多AIS轨迹中辨认出真正的那一条了。

Image copyright Sea Shepherd
Image caption 多尔戈夫号两次逃脱,国际社会展开了公海追捕(Credit: Sea Shepherd)

如今的切尔高就职于国际渔业监察(Global Fishing Watch),这是一家谷歌支持、监视全球渔船行踪的机构。他说:“现在,通过合成孔径雷达图像、并结合算法,我们能够知道某个区域附近是否有船只。大型金属船只都能显示的非常清楚。然后,我们会将雷达成像和已有的AIS数据匹配起来加以利用。”

海洋智慧团队还采用了卫星红外成像技术,即使在夜晚,也能够找到渔船的踪迹。有了这些信息的辅助,追踪多尔戈夫号的AIS轨迹成为可能。

与此同时,海洋保护组织“海洋放牧者”(Sea Shepherd)的一艘船只,同非洲的政府渔业部门一道,开始在坦桑尼亚展开联合行动。在坦桑尼亚海军的指挥下,这艘船连续数日追赶多尔戈夫号,将其逼至了塞舌尔群岛。一架无人机传回此船的图像,确认了其身份。

“海洋放牧者”行动部主任哈玛斯特德(Peter Hammarstedt)说:“后来多尔戈夫号逃离莫桑比克海域,前往公海避难。令我们大吃一惊的是,虽然该船没有在坦桑尼亚犯罪,也没有进入其领海,坦桑尼亚政府还是决定前往公海追逐该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印度尼西亚当局对非法捕鱼采取零容忍态度,曾摧毁了另一艘臭名昭著的非法渔船FV维京号(Credit: Getty Images)

切尔高团队根据多尔戈夫号航行方向和速度数据,计算出其大致位置,每4个小时就会向国际刑警组织通报一次。

追捕这样的流氓船只,很多国家不愿意接手。管辖权问题,本身就十分棘手,更不要说抓捕成本。这样的船只几乎不做任何保养,存在污染问题,而且经常需要修理。如果拖上岸,船上的渔获物需要安全处理,还需要遣返船员。船上可能还存在有害昆虫,因此必须24小时部署警力。

海洋智慧首席渔业分析师索勒(Bradley Soule)说:“发达国家都不愿意揽这个活,发展中国家不情愿,也不足为奇。”

幸运的是,印尼是少数几个严厉打击非法渔船的国家之一,也正好在多尔戈夫号前进的路线上。在海洋事务和渔业部长普吉亚斯图蒂(Susi Pudjiastuti)的领导下,印尼自2014年来已经查获并摧毁了488艘非法渔船。摧毁的渔船包括另一艘非法捕捞南极美露鳕的FV维京号,此举标志着在距离印尼水域数千英里的南极海域从事非法捕鱼活动的臭名昭著的“六强盗”渔船集团全部落网。

普吉亚斯图蒂下令,在西爪哇省庞岸达兰(Pangandaran)岸边的沙洲上将FV维京号炸毁,这也向大家传达了一个信息,无论在哪里,非法捕鱼都是不可容忍的。因此,此次又有非法渔船经过印尼海域时,普吉亚斯图蒂立刻授权印尼海军进行拦截。

但多尔戈夫号进入繁忙的马六甲海峡,AIS自动应答系统的卫星信号就混杂在其他信号中丢失了。印尼海军只好依靠切尔高团队提供的数学计算,估计其大致位置。他们派遣了海岸巡逻艇KRI 锡默卢二号(KRI Simeulue 2),去截停该船。

国际刑警组织的麦克唐纳说:“过去的72小时,参加行动的每一个人都不曾合眼。”

多尔戈夫号进入信号捕捉范围后,锡默卢二号及陆地上的海岸警卫队基站开始接收其AIS信号,重新定位该船。根据外形确认其身份后,锡默卢二号便从距世邦威岛(Weh Island,Sebang)东南方约60英里处出发,展开追逐,同时命令渔船船长停船,接受登船检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印度尼西亚已经将数百艘非法渔船通过焚烧、沉没等方式销毁(Credit: Getty Images)

登船后,军官们就发现,船长和其他5名高级船员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剩下的船员中有20名印尼人,他们对该船的违法行为一无所知。政府判定他们为人口拐卖的受害者,在船上被奴役干活。

船长马特维耶夫(Aleksandr Matveev),俄罗斯国籍,因非法捕鱼罪被判入狱4个月,罚款2亿卢比(10,800英镑)。其他俄罗斯和乌克兰人被遣返回国。

普吉亚斯图蒂说:“检查后,我们发现STS-50号违反了印尼渔业法。非法捕鱼是人类公敌,每个国家都应该为消灭这种行为而出力。”

调查仍在进行。专业的数字取证团队仔细研究了渔船驾驶舱里的计算机系统、导航仪和船长的手机。

国际刑警也追根溯源,将更广泛的犯罪网络拼凑起来。虽然,多尔戈夫号注册于伯利兹红星公司(Red Star Company Ltd)名下,警方怀疑幕后操控者是俄罗斯人,且在韩国设有办事处。此外,此人可能还在纽约进行过几笔银行交易。这艘船和俄罗斯犯罪集团关系紧密。

国际刑警组织正在协助一些国家的执法机构追查幕后罪犯,谁是多尔戈夫号的幕后推手,谁伪造了文件,谁帮助出售渔获物和洗钱。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多尔戈夫号,也就是现在的STS-50号上,有很多船员疑似从事被迫劳动(Credit: Getty Images)

麦克唐纳说:“这项工作不会因抓捕到了这艘船而停止。还有很多问题没有答案。这些组织间的关系都十分紧密,不是家族经营,就是伪装成合法的地下生意。我们正在调查,犯罪分子如何建立起商业模式、如何将渔获物变现。过去他们的生意没有受过处罚,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海洋智慧也正在研发新技术,能够追踪隐藏或模糊自身身份的船只。海洋智慧将人工智能融入这种技术中,用以识别船只身份,以及是否有某区域作业的合法证明。

也有公司正在研究如何打击非法捕鱼。例如,南安普顿大学的格莱夫正在研究如何利用鱼类身上的同位素(从食物中摄取而来)来定位这条鱼来自哪片海域。通过这种方法,我们能够辨别市面上的鱼类是否是非法打捞而来。

让我们说回多尔戈夫号。人们很快就能利用这艘船来追击其背后的操纵者。普吉亚斯图蒂没有将其炸毁,而是决定将之改造,并加入印尼的渔业执法船队。改造后,这艘船将成为印尼打击非法捕鱼的象征,也给偷渔人传达了一个信息——他们最终无处可逃。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