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鱼如何帮助我们的地球降温

  • Sophie Yeo
  • 本文刊于BBC Future
A humpback whale reacts while lunge feeding in Newport Beach, California, U.S., February 24, 2021, in this still image from video obtained via social media. Newport Coastal Adventure via REUTERS

图像来源, Reuters

搁浅在海滩上的鲸鱼往往让人产生强烈的反应。人们好奇,搁浅的鲸鱼会不会出现奇怪的事,比如爆炸。看到一个在水中如此壮观的生物到了陆地上就变成毫无生命的鲸脂,这也令人沮丧。不过,很少有人注意到,碳封存的机会已经丧失。

鲸鱼,尤其是须鲸和抹香鲸,是地球上最大的生物之一。它们的身体中储存了大量的碳,在海洋中塑造了周围的生态系统。

在海洋深处,这些生物也在帮助确定地球温度——人类最近才知道。

2010年的一篇科学论文指出:“在陆地上,人类通过伐木、烧毁森林和草原,直接影响陆地生态系统中储存的碳。在公海上,人们认为碳循环不受人类的直接影响。”

但这个假设忽略了捕鲸带来的巨大影响。

图像来源, 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鲸鱼是地球上最大的生物之一,它们的身体储存了大量的碳。

几个世纪以来,人类一直在捕杀鲸鱼。它们的身体为人类提供了肉、油和鲸骨。商业捕鲸的最早记录出现在公元1000年。从那时起,数以千万计的鲸鱼被捕杀,专家们认为一些大型鲸鱼种群的数量可能下降了66%到90%。

鲸鱼死亡后会沉到海底,储存在它们庞大身体中的碳从表层海水转移到深海,并在那里保存几个世纪,甚至更久。

在2010年的研究中,科学家们发现,在工业捕鲸出现之前,鲸鱼(不含抹香鲸)可以每年将19万到190万吨的碳沉没到海底,这相当于每年跑在路上的车减少了4万至41万辆。如果阻止鲸鱼的尸体沉入海底,将鲸鱼杀死并处理掉尸体,碳就会释放到大气中。

缅因州大学(University of Maine)的海洋科学家安德鲁·潘兴(Andrew Pershing)是这项研究的作者之一,他估计,20世纪的捕鲸过程向大气中增加了约7000万吨的二氧化碳。“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但只相当于1500万辆汽车(一年的排放)。美国目前拥有2.36亿辆汽车,”他说。

不仅鲸鱼在死亡中有价值,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哺乳动物产生的粪便也与气候有关。

鲸鱼在深海觅食,回到水面呼吸和排便。它们的粪便富含铁矿物,为浮游植物创造了完美的生长条件。这些生物可能是微小的,但总体来说,浮游植物对地球大气有着巨大影响,它们处理了地球上约40%的二氧化碳,是亚马逊雨林处理能力的四倍。

“我们需要将捕鲸看成一种悲剧,它们从海洋中消除巨大的有机碳泵,能够对浮游植物的生产力和海洋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产生综合影响,”鲸鱼与海豚保护协会(WDC)的政策经理维姬·詹姆斯(Vicki James)说。

图像来源, Reuters

海洋中失踪的鲸鱼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影响。

例如,随着鲸鱼数量减少,在它们之前出现的逆戟鲸转向捕捉更小的海洋哺乳动物,比如海獭。海獭数量随后减少,导致海胆大量繁殖,海胆大量吞食北大西洋周围的海藻林,这对海洋碳封存产生了连锁反应。

这意味着,将鲸鱼数量恢复到捕鲸前是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途径,可以直接或间接地封存碳,从而帮助减少化石燃料每年排放的大量二氧化碳。

关于如何做到减少二氧化碳,人们提出了各种建议,包括种树,通过向海洋中添加铁元素来刺激浮游植物繁殖,这是一种被称为铁肥的地球工程。但是,植树需要一种稀缺资源:陆地,这可能已经被用作另一个宝贵的栖息地或农田。恢复鲸鱼数量的美妙之处在于,海洋可以拥有足够空间——那是曾经充满鲸鱼的空间。

由此产生的鲸鱼粪便也将大大超过海洋铁肥料的潜力。根据潘兴的研究,每年需要200次成功繁殖,才能达到完全恢复鲸鱼数量的潜力。

图像来源, EPA

而且,与有风险的地球工程技术不同,这种技术不仅会对气候产生影响,而且会对整个生态系统产生影响。

“鲸鱼尸体为深海物种提供了独特的栖息地,许多物种只有在这些'鲸鱼瀑布'上才存在。研究表明,在腐烂的最后阶段,一具骨骼可以为多达200个物种提供食物和栖息地。”鲸鱼与海豚保护的詹姆斯说。

2019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了一份报告,研究将鲸鱼放归海洋的好处。他们用政客们能理解的方式做到了这一点:用美元来衡量价值。

这项研究发现,如果把一头鲸鱼一生所吸收的碳的价值,以及更好的渔业和生态旅游等其他好处,平均一头巨鲸的价值超过200万美元(148万英镑),全球总量超过1万亿美元(7400亿英镑)。

视频加注文字,

位于东京以南的千叶县和田浦是其中一个捕鲸渔民集散地。

这项研究背后的经济学家们目前正致力于,通过一种被称为“碳抵消”的机制,将这种价格标签从理论转化为现实。这个想法是为了说服碳排放者支付一些钱来保护鲸鱼种群,而不是投资于减少自己产生的碳排放,帮助实现中性的碳足迹。

“你所做的是评估鲸鱼的服务,因为它们在隔绝二氧化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论文的合著者之一、经济学家托马斯•科西马诺(Thomas Cosimano)说,“这并不意味着鲸鱼不能做其他事。这只是我们用来确定鲸鱼价值下限的基准。”

这是一个复杂的计划,但也没有超出可能的范围:该团队一直在研究一种类似以碳为基础的方法,以保护非洲中部热带森林的大象免受偷猎,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完成。

智利一家名为Fundación MERI的慈善机构已经在为以鲸鱼为基础的碳市场寻找基础,安装早期预警声浮标来监测鲸鱼的位置,并为船只提供其他路线。这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个保护鲸鱼的项目,因为这个项目提供了碳储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得出结论,保护鲸鱼必须成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首要任务。

作者写道:“由于鲸鱼在缓解和建立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方面所扮演的角色不可替代,它们的生存应该纳入2015年签署的应对气候风险的《巴黎协定》,成为190个国家致力达到的目标。”

今年晚些时候,联合国气候大会将在苏格兰举行,这个国家的海岸经常是小须鲸和座头鲸等物种的栖息地。现在鲸鱼的碳市场正在成形,也许是时候把这些生物提上日程了。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