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弗罗茨瓦夫街头的顽皮小矮人

(图片来源:Eliot Stein) Image copyright Eliot Stein

弗罗茨瓦夫(Wrocław)是波兰最富有魅力的城市,对于许多人而言,它也是最难发音(发音为"vrohtz-wahv")的一个词。庄严地坐落于奥德河(Odra)岸边的弗罗茨瓦夫,被称为"波兰威尼斯",这里有130座桥,连接着12个小岛,还有欧洲最美丽的市集广场之一,到处都是艺复兴时期的粉色房子,路边的煤气灯直到现在仍然需要每个夜幕降临时,由人工手动点亮。

但是隐藏在哥特式尖塔和巴洛克式宫殿脚下的是一个有待发现的微型世界:一个小矮人军团,每一个的身高都不足一英尺,或潜伏在走廊,或从门口向外偷看,或在路灯柱上摇晃。搞笑、古铜色同时又透着个性,这些微型的雕塑是弗罗茨瓦夫的小矮人,而他们曾一度泛滥成灾。

Image copyright Eliot Stein
Image caption 文艺复兴时期的粉色楼房环绕着弗罗茨瓦夫巨大的市集广场(图片来源:Eliot Stein)

没有人知道这些好玩的小人到底有多少,但是官方数据估计现在仍然有400多个小伙伴在他们的世界里忙碌着。从公交车站到老城的路上,我遇到了一个在公园里斜躺着晒太阳的小矮人,一个抱着笔记本电脑在咖啡馆附近工作的胡子拉碴的讨厌鬼撞到了我的脚,然后我本能地让开了路,看到两位鞋子大小的消防员正跑向火场作业。

如果待的时间够长,你甚至可能看到小矮人的整个社会,包括商人、银行家、街头艺人、教授和邮递员。有拿着迷你听诊器的医生,有推着小型独轮推车的园丁,还有帮同样大小的小矮人拔牙的牙医。有一个在旅馆旁边打鼾,两个在婚姻登记处门前接吻,还有19个在城市的音乐厅外演奏着小矮人交响乐。

"我们几年前就不知道他们的具体数量了,"在市集广场管理小矮人官方信息的官员罗伯特·拉萨拉(Robert Rasała)坦直言道。"现在,人们从世界各地过来寻找他们,但是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如此重要。"

Image copyright Eliot Stein
Image caption 一名小小的古铜色小矮人在距离弗罗茨瓦夫市集广场一家银行不远处的ATM机前取款(图片来源:Eliot Stein)

尽管他们可能很可爱,但是每一个雕像都是对"橙色选择"(Orange Alternative)的一种致意,这项1980年代起源于弗罗茨瓦夫的反苏联运动把小矮人作为它的标志,并推翻了波兰的共产主义政权。

当时人们手拿着喷雾罐,在弗罗茨瓦夫大学(University of Wrocław)艺术家瓦尔德玛·梅杰·费德里奇(Waldemar 'Major' Fydrych)的带领下,以和平的方式抗议政府在1981至1983年戒严令期间的言论自由和公共集会审查制度,他们利用超现实主义的街头艺术来丑化共产主义者达到宣传的目的。

"那是一段可怕而危险的岁月。你晚上不能上街,在主要的广场上都有坦克和士兵。"来自波兰《选举报》的记者阿尔卡迪乌什·福斯特(Arkadiusz Förster)说道,"小矮人为我们的生活增添了笑料,而这就是全部的意义:展示当时的荒谬情形并鼓励人们不要害怕。"

Image copyright Eliot Stein
Image caption 弗罗茨瓦夫最著名的两个小矮人,昵称为"西西弗斯"(Sisyphus),互相推着石球(图片来源:Eliot Stein)

随着运动获得的支持越来越多,费德里奇开始带领人们在弗罗茨瓦夫的街道上进行古怪的游行,号召为"小矮人"争取权利。警察试图镇压这些颠覆性的集会,但是结果逮捕行动成了全国性的新闻,最终只是体现了当局的荒唐。很快,小矮人的画作开始在整个波兰的街头出现。运动在1988年6月1日达到高潮,1万名抗议者聚集在弗罗茨瓦夫市区,头戴橘色的锥形帽子并高唱"小矮人自由万岁!"

"这一运动就是著名的'小矮人革命'(Revolution of Dwarves)。"福斯特说道,"它向世界展示了共产主义的问题,而不论男女老少,人们都可以聚集起来和平反抗不合理的制度。"

2001年,弗罗茨瓦夫市决定通过在Świdnicka街头树立一座大大的小矮人雕像来纪念这段艺术性的反抗共产主义历史——名为"小矮人爸爸"(Papa Dwarf)——这条街曾是"橘色选择"运动的集会地。四年后,当地一位名叫托马斯·莫慈科(Tomasz Moczek)的雕塑家冒出一个想法:何不创造一些古铜色的小矮人,让他们每一个都代表弗罗茨瓦夫历史的一部分或者这里的日常生活,然后把他们放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呢?

Image copyright Eliot Stein
Image caption 托马斯·莫慈科最喜欢的小矮人"屠夫",严肃地凝视着弗罗茨瓦夫中世纪的屠宰场(图片来源:Eliot Stein)

弗罗茨瓦夫市长委托莫慈科创作首批的五个小矮人,也是他最早的设计——包括一个手持短柄小斧的屠夫,他严肃地凝视着弗罗茨瓦夫中世纪的屠宰场,以及一组三个小矮人在市场外面合力推一辆人形大小的购物车——他们是如此地流行,现在已经衍生出许多颇大的子群体。

如今,莫慈科已经创造了100多个小矮人,并激励着许多年轻的雕塑家开心地为当地慈善机构、商店和组织设计他们稀奇古怪的小矮人雕塑。随着小矮人的走红,来自世界各地人们都前往这里,寻找这些充满想象力的一英尺高的小惊奇。

"我希望创造的是与城市完全融合的东西——就好像它们一直都在,只是你现在才发现而已。"莫慈科在他的工作室里说道,手里拿着一个他最初创造的小矮人模型:蹲在奥德河边洗衣服的小矮人。

"这个小矮人为什么没有穿鞋子呢?"我问道。

"他怕把鞋子弄湿,所以就脱了下来。"莫慈科说道,"每个小矮人都有他独一无二的个性。我只是按照他们本来的样子来进行创造。"

Image copyright Eliot Stein
Image caption 雕塑家托马斯·莫慈科坚称这个小矮人把鞋子脱掉的原因是怕它们被河水打湿(图片来源:Eliot Stein)

事实上,这座城市最近还建立了一个官方网站,以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这些小居民。他们每一个都有自己的名字,详细的背景故事和独特的习惯。你可以为自己最喜爱的进行投票,为新来者登记或者了解最新的小矮人故事。同样还有寻找小矮人地图、应用和徒步旅行,每年九月还有"小矮人大阅兵"(Great Dwarf Parade)节日,而到了冬天,当地居民还有为小矮人穿戴小围巾、小帽子和小手套帮助他们保暖的传统。

在邀请我到他的工作室之后,莫慈科带我到弗罗茨瓦夫的老城区参观,并指着他最喜欢的作品,向我讲述他的创作过程。

这些重量为4kg到5kg的作品,每一个的创作都需要花费三个月的时间,而最初都只是一张草图。然后他为这些设计制作陶范,作为随后的硅胶和石膏模型的底片。莫慈科在模型中打了四个孔,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热蜡倒进去,确保身体的整个厚度都保持一致。在最终完成补釉后,他会把模型放到高达700度的烤炉中烘烤12个小时。蜡融化后会留下空洞,然后莫慈科将融化的青铜倒进去制作成铸件。再将它重新加热到1200度,这样小矮人就会变重,可以摆放到街头了。

Image copyright Eliot Stein
Image caption 每个小矮人的创作都需要雕塑家托马斯·莫慈科投入三个月的时间(图片来源:Eliot Stein)

"最艰难的事情就是我必须要把它们送出去,"莫慈科说,他弯下腰检查"瞌睡虫",它手里拿着一把小小的长矛,本来应站在膝盖高的门口守卫进入神圣的"小矮人之城"的通道,结果却在站岗时睡着了。"有时,我想去他们新的栖息地去看看他们过得怎么样。"

我们走近了莫慈科最为著名的雕像——被称为"西西弗斯"(Sisyphus)两个小矮人,相对着推一个石球——我问他是否记得戒严令时期弗罗茨瓦夫的生活,他陷入了沉默。

"我当时只有九岁,想和妈妈一起去买冰淇淋,"他看着路面说。"我们走到外面,却看到了坦克,人们都在逃窜。我妈妈摔倒在地上,遭到碾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向坦克扔石头,希望它们能停下来。"

Image copyright Eliot Stein
Image caption 托马斯·莫慈科:"也许它只是艺术,但是对我而言,却有着更多的意义。"(图片来源:Eliot Stein)

莫慈科缓缓抬起头,面色凝重的缓缓走近那两个小矮人雕塑。他弯下腰,拍了张照片,然后看着遍布街道上顽皮的小矮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也许它只是艺术。"莫慈科略带微笑地说,"但是对我而言,却有着更多的意义。"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