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古怪糕点名称究竟从何而来?

糕点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19世纪晚期,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无政府主义面包师工会利用他们的糕点作为宣传工具(图片来源:Dosfotos/Axiom/Alamy)

第一次去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的糕点店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我周围,布宜诺斯艾利斯本地人正在点着他们最喜欢的糕点,用来搭配他们早晨的咖啡。但我却不敢相信他们餐点的名字:男修士球?还有小炮?

“男修士球”(bolas de fraile)是一种萨拉糖粉的油炸食品,“小炮”(cañoncitos)是一种内装甜奶羹的油酥小饼,这只不过是有着奇怪名字的阿根廷糕点的两个例子。还有类似于巧克力泡芙的“炸弹”(bombas),像小册子一样分为好多层的“小书”(libritos)。

虽然糕点本身是甜的,但它们名字的来源却更为邪恶:19世纪晚期,一个无政府主义面包师工会利用他们的糕点作为宣传工具。

"大多数阿根廷人并不真正了解糕点名称的重要性,也不知道这些名称的由来。他们认为,这些糕点名称只是些古怪的、半开玩笑的绰号",恩特恩斯国家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Entre Rios)糕点师兼教授韦森特·坎帕纳(Vicente Campana)说。"但实际上,这些名称都出自无政府主义者之手,这些人反政府、反警察也反教会,他们希望以此引发人们对他们政治倾向的关注。"

亵渎神明和美食早已携手并进。16世纪早期,在奥斯曼帝国进攻维也纳时,奥地利人制作了"medialuna",它是一种类似于羊角面包的新月形酥皮馅饼,参照着土耳其国旗上的新月和星星以及被公认的伊斯兰象征。奥地利人会当着土耳其士兵的面吃这些新月点心,以此来亵渎他们的占领者。几个世纪后,当欧洲的糕点制作传到南美洲时,这个名字就遭遇难题;唯一不同的是,在阿根廷,"medialunas"顶部有一层粘稠的糖精糖浆。

甚至"facturas"一词也被载入。这个词的拉丁词根是"facere",意思是制造或创造,但现代西班牙语是个名词,意思是"发票"。"facturas"这个词是指所有糕点(是阿根廷西班牙语所特有的),这是面包师工会成员为了引发对他们的劳动价值的颠覆性的关注所采用的一种聪明办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6世纪,奥地利人制作点心"Medialunas",以此亵渎他们的土耳其占领者(图片来源:Flavia Morlachetti/Getty Images)

当我坐在咖啡厅时,顾客挤满了柜台。随着陈列柜被清空,又有新的一批糕点填补。每次厨房门打开时,餐厅中都会充斥着锅碗瓢盆的叮当声。我无法想象19世纪的面包房会有多大的不同,但那时,面包师只是那些不受重视的工人阶级的一个组成部分。

1816年宣布脱离西班牙独立后,阿根廷的政局动荡不安:中央集权主义者与联邦主义者之间开始内战,外国列强入侵也频频威胁。1853年,在经历了37年的混乱之后,阿根廷通过了第一部宪法。随之而来的相对和平使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呈现指数级增长,它也成为一个全球商业中心。

然而,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对政府日益不满。新宪法对阻止选举舞弊几乎起不到作用,许多公民认为他们的领导人都是腐败的。与此同时,通货膨胀也对国家经济和工人的生计构成严重威胁。

而无政府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流派在欧洲各地蔓延,对工人权利的要求越来越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世纪中叶,布宜诺斯艾利斯成为商业中心,迎来许多欧洲移民(图片来源:cristianl/Getty Images)

19世纪中期直到后期,布宜诺斯艾利斯迎来大量欧洲移民,他们主要来自西班牙和意大利,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寻找新的生活机会。他们带来的理念是,建立一个没有主权、军事或宗教统治的社会,每个人都能得到平等对待。

无政府主义者、意大利流亡人士埃里科·马拉泰斯塔(Errico Malatesta)的反政府行动包括撰写社会主义刊物和组织无政府主义集会。在因革命性冒险行为被判入狱后,马拉泰斯塔躲在一个装有缝纫机的货柜里逃离欧洲大陆,而这台缝纫机被运往南美。

他于1885年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很快遇到其他欧洲无政府主义者,其中包括意大利同胞埃托雷·加尼姆(Ettore Mattei),后者刚刚成立了一个当地面包师工会,还有什么社会角色会比为本市人供应面包更重要吗?

Image copyright Mushii/Wikimedia Commons
Image caption "facturas"这个词是面包师们用来提醒人们注意他们劳动价值的一个聪明方法(图片来源:Mushii/Wikimedia Commons)

两年后的1887年,面包工人抵制与安置联合会(Sociedad Cosmopolita de Resistencia y Colocación de Obreros Panaderos)举行罢工,关闭该市的面包房超过一个星期。作为这场运动的一个部分,工会成员用有着亵渎意味的绰号重新命名烘焙食品,他们的嘲讽目标是政府、军队和教会——这些机构的无政府主义者认为,他们因此阻碍了个人自由。还有什么方法比改变居民每天都吃的东西的名字更能提高认识原因呢?

在随后几年里,从木工、机械师到鞋匠,为各行各业的罢工此起彼伏。马拉泰斯塔一直站在运动的前沿。虽然他于1889年离开布宜诺斯艾利斯,但他鼓舞工人们为自己的权利挺身而出的政治遗产却经久不衰,在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无政府主义运动在阿根廷得到蓬勃发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大多数阿根廷人订购糕点时仍然会用到与点心无关的名字(图片来源:Rob Blackburn/Getty Images)

今天,在阿根廷各地的面包店里,装有甜奶羹内馅的“修女的叹息”(suspiras de monja)旁边摆放的是看起来像警棍的长条形酥皮面包“义务警员”(vigilantes)。你可以将这些糕点称为奶油泡芙、巧克力泡芙或牛角面包,但大多数阿根廷人仍然会使用那些怪异的名字。

现在,在我去最喜欢的布宜诺斯艾利斯蛋糕店买一袋装满男修士球和小炮的糕点时,我知道,我不仅是为了配合牛奶咖啡吃些甜点,而且是在为争取平等而战。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