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斯花呢:从海岛服装到前卫时尚

(图片来源: Kathryn MacLeod) Image copyright Kathryn MacLeod

苏格兰的外赫布里底群岛(Outer Hebrides)的哈里斯岛(Isle of Harris)风景优美:白色的沙滩,碧蓝的海水,连绵起伏的山丘,犹如人们向往的热带度假地。

不管天气如何,这里永远那么美丽,是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地方。一个多云的春季早晨,我回到哈里斯岛,但此行我不是去欣赏那里的美景,而是为了目睹哈里斯花呢(Harris Tweed)的生产过程。我小时候住在邻近的路易斯岛(Isle of Lewis),长大离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哈里斯花呢的生产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哈里斯花呢是苏格兰外赫布里底群岛独特的产品(图片来源: Caiaimage/David Henderson/Getty Images)

唐纳德·约翰·麦凯伊(Donald John Mackay)住在沿海小村鲁斯肯泰尔(Luskentyre),自1970年就开始织造哈里斯花呢了。这种手工织造的呢料柔软而暖和,色彩明丽,花纹多样,是外赫布里底群岛的特产。

"我父亲就是织工,所以我们从小就熟悉织花呢的情景。"麦凯伊对我说。1991年麦凯伊和他的妻子莫莉一起创建了"鲁斯肯泰尔哈里斯花呢公司"(Luskentyre Harris Tweed Company),2011年他因为在这个行业的贡献被授与大英帝国勋章MBE。

在他家的工作坊里,麦凯伊使用一架单幅哈特斯利织布机织花呢,自己设计花纹,他的设计灵感来自"当地风光和海景"。这天,麦凯伊在织机上飞梭走线,使复杂的织布过程看上去轻而易举。最后织出一幅反映出户外景象的蓝黄花纹相间的雅致花呢。

Image copyright Kathryn MacLeod
Image caption 唐纳德·约翰·麦凯伊自1970年起就在家乡鲁斯肯泰尔织花呢了(图片来源: Kathryn MacLeod)

"花纹图案反映了你出生长大的地方景色。"出生于路易斯岛的苏格兰女装设计师桑德拉·莫雷(Sandra Murray)曾经为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制作服装,她就曾用过麦凯伊织造的哈里斯花呢,"不管你喜不喜欢,它成为你基因的一部分。"

风光与呢料的相似不是偶然的,哈里斯花呢与它的生产地密不可分。它使用的是当地羊毛,采用天然染料,岛民织造和使用这种花呢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不过直到19世纪中期,哈里斯花呢才在其他地方流行起来。这得感谢顿莫尔夫人(Lady Dunmore)的努力,她的已故丈夫曾经是哈里斯岛的主人。现在哈里斯花呢成为世界上唯一一种受到英国国会法案保护的面料,确保哈里斯花呢必须"在外赫布里底群岛生产,由当地岛民在家里手工织造,使用纯初剪羊毛为原料,染和织都必须在外赫布里底群岛"。

Image copyright Harris Tweed Authority
Image caption 哈里斯花呢使用天然染料来反映当地海岛风光(图片来源: Harris Tweed Authority)

大约400名岛民参与哈里斯花呢生产——最初是在20世纪初有了这个规模。哈里斯花呢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世界唯一一种手工织造的商业呢料,而且跟其他商业面料不同,哈里斯花呢是先把新羊毛染色后才开始织造。

"我们织染的颜色几乎无人匹敌,主要是我们染羊毛而不是染织好的面料。"目前哈里斯花呢最大的生产商"哈里斯花呢赫布里底"(Harris Tweed Hebrides)的创意总监马克·霍格斯(Mark Hogarth)解释说,"所以在我们织造复杂图案生产之前,就已经有了高质量的羊毛产品。"

莫雷谈到染色过程有同样感受,她说:"那意味着我们拥有各种奇异斑斓的彩色羊毛去织花呢,创造出美妙的图案。用其他方式是难以做到的,因此使哈里斯花呢独树一帜。"

Image copyright Kathryn MacLeod
Image caption 哈里斯花呢必须在外赫布里底群岛手工织造完成,必须用染色的羊毛生产(图片来源: Kathryn MacLeod)

在路易斯岛的绍波斯特工坊(Shawbost Mill)——"哈里斯花呢赫布里底"生产基地,我亲眼目睹哈里斯花呢的生产过程。还没走进工坊我就闻到了未洗过新羊毛的气味,然后眼见这些羊毛被装进染缸。

不同颜色染好的羊毛按照织造图谱分门别类,然后梳织成毛线,送到那些岛民织户家里。织好的呢料送回到工坊,进行最后的加工修整,清洗、晾干和平整,经过检验合格后,才能印上重要的外赫布里底哈里斯花呢印章。

在那之后,哈里斯花呢走向全球各地:可能在伦敦,可能在东京,在巴黎的时装公司,在时装T台上,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街头。麦凯伊为法国时装香奈儿(Chanel)生产过,为克拉克鞋(Clarks)生产过;2003年当体育时装品牌耐克(Nike)与他联系时,消息上了新闻头条。这个大订单将哈里斯花呢用在运动鞋上,数以千米的需求量大大促进了哈里斯花呢的生产。

Image copyright Harris Tweed Authority
Image caption 大约400名外赫布里底群岛的居民参与哈里斯花呢的生产(图片来源: Harris Tweed Authority)

尽管时装工业交替轮回的性质,哈里斯花呢一直受到青睐。上世纪60年代的伦敦,哈里斯花呢制作的迷你裙供不应求;80年代末期,英国时装大师薇薇安·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将哈里斯花呢用在她1987年秋冬季伦敦时装周展台上,令人耳目一新。多年来,设计师拉夫·罗兰(Ralph Lauren)和法国香奈儿都对哈里斯花呢心爱有加。

今天,哈里斯花呢继续在世界时装舞台闪烁。霍格斯说,哈里斯花呢对当下时装季格外感到兴奋,艾达姆(Erdem)、普拉达(Prada)还有莫罗·伯拉尼克(Manolo Blahnik)都有哈里斯花呢产品,显示了这种苏格兰面料的生命力。

哈里斯花呢之所以深受前卫时装界欢迎,是因为这种面料不是跟随潮流应运而生,而是它如此经典,奢侈的面料深深植根于传统、遗产和独特的地点。

Image copyright Kathryn MacLeod
Image caption 哈里斯花呢受到很多著名时装品牌的青睐(图片来源: Kathryn MacLeod)

"消费者开始喜欢手工制作的产品,喜欢优质产品。"哈里斯花呢印章监督机构"哈里斯花呢管理机构"(Harris Tweed Authority)的总监劳娜·麦考雷(Lorna Macaulay)说,"我们无须编造,我们的工作就是如实传播外赫布里底群岛手工织造的故事,传播这一真实的历史、遗产和新一代织造者。"

当顾客买一件哈里斯花呢制作的东西——外套、一双鞋,或者椅子,他们所得到的是一点外赫布里底群岛产物,它不仅只是色彩和图案,它源于久远的历史,从苏格兰群岛来到你手中。

这也是我喜欢穿哈里斯花呢外衣的原因之一,它呈夹杂着红色和紫色的酒红色,我到世界各地都可以穿上它——在秋季的纽约街头,在爱丁堡濛濛细雨的下午,然后又随我回来,在荒野,在山间,在我称为故乡的外赫布里底群岛的海滩上。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