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巴伐利亚小镇追寻神秘的光照派遗迹

(图片来源:Julie Ovgaard) Image copyright Julie Ovgaard

"我听说这里会举行一些集会,但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我并不知道。"安娜修女(Sister Anna)对我说,她花了一段时间就这个话题敞开心扉。"我认为他们来自法国、英格兰、各个地方,但英戈尔施塔特(Ingolstadt)是他们在欧洲的聚集地。"

安娜修女在英戈尔施塔特的一家书店工作,这个书店位于哥特式的圣母玛利亚大教堂(Liebfrauenmünster)对面。她见过很多人,和很多人聊过。但是有些人对她来说仍是个谜:她认为,光照派(Illuminati)朝圣者仍然可能在这个巴伐利亚城市召开秘密会议。

在巴伐利亚的小城市可能召开光照派的秘密会议,这个想法看起来很牵强,但英戈尔施塔特确实有他们的历史。这个城市诞生了臭名昭著的秘密团体,此团体具有一定的神话色彩,也有部分属于历史事实,是无数阴谋论的基础。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迷人的英戈尔施塔特市是光照派的诞生地(图片来源:volkerpreusser/Alamy)

1776年5月1日,英戈尔施塔特大学法学教授亚当·维所兹(Adam Weishaupt)成立了光照派,这个秘密组织通过建立一个安全的空间进行批评,辩论和自由言论,来反对宗教对社会的影响和国家滥用权力的行为。维所兹受共济会(Freemasons)和法国启蒙哲学家的启发,相信社会不应再受宗教美德的支配。相反,他想创建一个自由和道德平等的国家,使得知识能不为宗教偏见所限。尽管当时宗教和政治保守主义者在英戈尔施塔特占据主导地位,在维所兹执教的耶稣会控制的大学,课程主题受到严格的监管。

在最初挑选出五名最有才华的法律专业学生加入后,组织网络迅速扩大,其成员传播维所兹的激进教义启蒙目标,同时创建了一个精心设计的信息提供网络,对国家和宗教人士的行为进行报告,努力建立起一个庞大的信息库,使得光照派能够据此开展教学活动。在德国著名外交官,男爵阿道夫·弗朗茨·弗里德里希(Adolf Franz Friedrich),弗赖赫尔·科尼格(Freiherr von Knigge)的帮助下——帮助招募共济会地方分会成员加入光照派——巴伐利亚、法国、匈牙利、意大利和波兰等国的秘密组织成员人数增加到2000多人。

Image copyright Julie Ovgaard
Image caption 普罗维登斯之眼,画在英戈尔施塔特的玛丽亚·维多利亚教堂的天花板上,常与光照派相联系(图片来源:Julie Ovgaard)

然而,在这个一切开始的城市,这个特殊的遗产仍然在居民中鲜为人知。

"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但是,光照派是英戈尔施塔特历史的一部分,"当地记者迈克尔·克莱纳(Michael Klarner)解释说。我们站在古老的英戈尔施塔特大学的外面,学校是教堂式建筑,很不起眼,距离安娜修女工作的书店只有几步之遥。

"维所兹在很多方面都是革命性的,"克莱纳继续说道。"他喜欢教人们做更好的人。他想改变社会,梦想着一个更好的世界,一个更好的政府。他创立光照派,认为人类所知道的一切事都该被教导——有些在这里的大学并不允许。"

走进古老的大学建筑中,我一直在寻找维所兹的光照派团体在这些厚厚的中世纪城墙内发源的迹象,却显然没有线索。

但也许并不该如此惊讶——毕竟光照派从来没有打算得到关注。

Image copyright Julie Ovgaard
Image caption 维所兹故居外面的一个小牌子显示,这座建筑物是以前光照派的集会地(图片来源:Julie Ovgaard)

然而,该组织成立时间并不长。在其创立十年之后,由于政府当局截获了激进的反国家的文章,巴伐利亚当局渗入了这个秘密团体。光照派被推翻,维所兹被驱逐出英戈尔施塔特,在北边300公里的德国城市哥达(Gotha)度过余生。

然而,从那以后,人们知道了这个反叛国家的阴谋团体,并被那些相信光照派从来没有真正解散的人所制造的阴谋论迷惑——这个观点已被历史学家揭穿。即便如此,阴谋论者也说,这个组织一直在幕后暗中操纵权威。光照派被暗示要为法国大革命、暗杀美国总统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甚至是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事件负责,并通过丹·布朗(Dan Brown)的《天使与恶魔》(Angels and Demons)等书籍和电影为人所知。

温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Winchester)的阴谋论心理学专家迈克尔·伍德(Michael Wood)博士说:"光照派的阴谋论就是我们所说的'超级共谋',或者基本上是一个阴谋控制较小的阴谋。""人们会谈论光照派,但是很多时候都是以玩笑或者自知的方式来讨论的,几乎都是在拿一个全球阴谋开玩笑。"

所有这一切开始于一个温和的巴伐利亚城市,这里最为人们熟知的是玛丽·雪莱(Mary Shelley)的小说《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的故事发生地。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英戈尔施塔特最为著名的是作为玛丽·雪莱的小说《弗兰肯斯坦》的故事发生地(图片来源:Dr. Wilfried Bahnmüller/ImageBROKER/Alamy)

在英戈尔施塔特,这个秘密团体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除了维所兹故居——特雷西亚大街(Theresienstrasse)上一幢淡蓝色的建筑——外面一个不起眼的小牌子,标志着这里在18世纪末曾是光照派集会的地方。然而,深入了解,可以发现一些迹象,表明英戈尔施塔特在历史上扮演着人们想象不到的角色。

在城市博物馆的两套金属门后面,我发现城市档案管理者玛丽亚·埃佩尔斯海默(Maria Eppelsheimer)在拥有几百年历史的一排又一排书籍中搜寻着创始人维所兹自己编著的有关英戈尔施塔特光照派的历史。老式纸的浓厚气味充满了书柜之间的狭窄空间,书柜上陈列着珍贵的古代精装书和精美的手稿。

"我认为这是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最有趣的话题之一,"埃佩尔斯海默一边说,一边检查着那一部分专门研究英戈尔施塔特历史书,这些书的书脊上已布满尘土。她小心翼翼地抽出书架上最小的一本书。这是一本1786年的作品,是维所兹在被流放后写的《光照派的辩解》,书中他为光照派的创立进行了辩解。

Image copyright Julie Ovgaard
Image caption 维所兹的一些作品可以在英戈尔施塔特的档案馆中找到(图片来源:Julie Ovgaard)

"光照派变成了一个疯狂的组织,"这位档案工作者在翻阅这本精心打造的手稿时说。"这个组织现在做的事和当年创立时的本意大相径庭。"

维所兹的更多言论可以在隐藏于这个城市庞大的档案馆中的不起眼的小书卷中找到。就像两个多世纪之后,维所兹创立的光照派仍然让人难以捉摸。

然而,英戈尔施塔特有一些人,例如克莱纳,正在积极地试图揭示这个不同寻常的历史遗产。

"《弗兰肯斯坦》据说是因为光照派才设定在这座城市的,"克莱纳在带我参观了英戈尔施塔特的历史和宗教地标时热情地说。"法国大革命之前,已经有理论认为革命始于英戈尔施塔特,光照派是革命的知识分子之父。这就是为什么许多文学理论家认为玛丽·雪莱知道英戈尔施塔特,为什么《弗兰肯斯坦》当时被设定在这里。"

Image copyright Julie Ovgaard
Image caption 当地记者迈克尔·克拉纳带领光照派主题的徒步旅行,向游客介绍光照派与英戈尔施塔特的关系(图片来源:Julie Ovgaard)

迈克尔·克拉纳经常带领光照派主题的徒步旅行,向游客介绍光照派与这座城市的关系。当我们经过老城的大型绿色、橙色和黄色彩绘建筑时,克拉纳说出了几个重要的光照派的日子、人物和信息,讲述了16世纪的英戈尔施塔特,回顾了15世纪的大学教授约翰·艾克(Johann Eck)的贡献,作为天主教信仰的捍卫者,他帮助巩固了城市,特别是大学——维所兹在两个世纪之后才开始反思这些问题。

"当然,我们在旅途中会遇到一些阴谋论者,"克拉纳承认。"但是我们可以告诉他们什么是真相,什么是阴谋。"

然而,回到安娜修女的书店,关于光照派的奥秘继续勾起害羞的修女的想象——不管历史书上会说什么。

"有些人来到这里,问我有关光照派集会的事情,"那个修女说着,倚在桌子上,好像在讲一个秘密一样。 "我知道这里发生过一些事情,但是具体是什么,在哪些屋子里,我不清楚。"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