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和香肠如何滋润了德国语言

(图片来源:Pat Behnke/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那天是我的婚礼日,早晨一睁眼看到的是灰暗的天空和瓢泼大雨。婚礼在柏林北部的一个乡村花园里举行,来宾们纷纷向我们表示祝福。

其中祝福语说的最多的是"多雨多福气"。当然,我知道这不过是对我这个不走运的新娘的安慰而已。而我的公公则一边摇头一边嘟哝着说," 猪天气!猪天气!"

那些关心我们为婚礼投资多少的人也许会谈论我是如何花掉这笔"猪钱"(也就是很多钱)。而那些想逗我打起精神来的人会说,"每件事都有一个结尾,只有香肠有两个。"

Image copyright Guillaume Speurt/Flickr
Image caption 德语中有很多成语都来自他们的肉类产品 (图片来源:Guillaume Speurt/Flickr)

到德国访问的外国游客常常拿德国人痴迷与香肠有关的一切来打趣,而德国人毫不介意。事实上,他们的语言中与香肠有关的词汇和成语比比皆是。

住在波恩(Bonn)的学者和食品作家伊利娜·杜米特雷斯库(Irina Dumitrescu)在她2013年的一篇有关香肠的文章中说,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德语中都有跟香肠有关的话来形容。

"例如表示对一件事情或事物不感兴趣,德国人会说'对我来说那就跟香肠一样',意思是直截了当,两头看上去一样,味道也一样。而'那是有关香肠的'则显示急迫感,事情到了紧要关头。而如果说一个人甚至偷不了盘子上的一根香肠,意味着这个人尽管努力了,但结果平平。"

德国人常常喜欢用"猪"来加强语气,就像"猪天气",或者说某人运气真好,他们会说"他有一头猪"。我婚礼那天真需要有点"猪运气"!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德国人均年消费猪肉52.1公斤(图片来源:Bogomyako/Alamy)

德国食品和农业部(National Ministry of Food and Agriculture)的统计数字显示,德国人最喜欢吃的肉类就是猪肉,每个德国公民每年消费的猪肉达52.1公斤(独立报告显示,英国消费家禽肉类上升,而猪肉和牛肉消费下降)。显然,猪肉香肠已经成为德国人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浓郁的肉汁浸染入德国人的日常会话中。但这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及其原因却仍然是个谜。

"德国肉店老板的形象总是一个胖家伙,手里举着两根香肠……一个比较粗糙和可笑的形象。"亨德里克·哈斯(Hendrik Haase)说,他专注于地方高质量肉类问题,写了一本有关肉类的专著,题为《精雕细琢的肉》(Crafted Meat)。

利用幽默来对付比较棘手的难题并不是德国独有现象,但许多德国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以这种态度对待,他们对猪肉的喜好也是如此。

"我们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就是其他人为了我们而宰杀动物,"哈斯接着说,"也就是说,一些动物必须死去,这样我们才能吃到香肠。"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在德国,拥有一头猪曾经象征着一定的财富和地位(图片来源:imageBROKER/Alamy)

另一个理论是,过去在德国,一个人如果拥有一头猪曾经象征着你有一定的财富和地位。"我祖母一年养两头猪,她会做很多香肠,因为你想储存尽可能多的肉。"哈斯说。

厄尔苏拉·黑泽尔曼(Ursula Heinzelmann)是一位食品学者,她写了一本有关德国食品历史的书,书中解释了农民和游牧群体的不同之处:"如果人们开始养猪,意味着他们已经安定下来,他们不再是游牧民族了。我们可以说这就是欧洲和北非或中东的区别。"

吃香肠还有助于在人与人之间建立友情。看看德国总是热热闹闹的啤酒厅,菜单上绝少不了香肠。直到今天,对德国人来说食物更多意味着仪式和聚会,味道倒在其次。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在德国的啤酒厅里,菜单上永远有香肠(图片来源:Pat Behnke/Alamy)

俭朴的德国人对于食物也格外重视价格,而物美价廉结合最好的食物,也就是最值的食物,莫过于简简单单的香肠了。"我们很久以前就发现了,储存肉类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那些碎肉做成香肠,包括那些内脏,都塞进肠衣里。"黑泽尔曼说。这种方法一点都不花哨,也不精致,但却体现了德国人的精神——不浪费一丁点他们珍贵的猪。

一位叫尼尔·麦克格雷戈(Neil MacGregor)的作家写了一本书,题为《德国:一个国家的记忆》(Germany: Memories of a Nation),其中写到德国各地都有他们自己独特的香肠,"就像啤酒一样,香肠也区分着德国不同城市和地区。每个地区的香肠都有它们独特的食材和独特的传统作法……画一幅德国香肠地图,将呈现出一个极为复杂、难以理清的画面。"

肯定不会仅仅是巧合吧,一些传统肉制品的名字一直延续下来,例如维也纳香肠(Wieners)、法兰克福香肠(Frankfurters),以及更大众化的汉堡包(Hamburger),它们根本就是说德语的城市名字。那些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吃着以自己家乡城市命名的香肠的人,一定由衷地感觉自豪。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尼尔·麦克格雷戈:"就像啤酒一样,香肠也区分着德国不同城市和地区。"(图片来源:Danita Delimont/Alamy)

对我们来说,在婚礼上我们没有提供给嘉宾们香肠,但摆上了更好的东西,我认为非常日耳曼的东西,它给那个阴雨天的婚礼带来一抹近乎中世纪的色彩:烤野猪。

说到底我们或许还是有点"猪运气":结婚到现在七年了,没有人还记得当天的"猪天气",但是每个人都对那天的食物津津乐道。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