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新郎橡树”:全世界最浪漫的爱情信箱

  • 艾略特·斯坦
  • (Eliot Stein)
紫色信封

图像来源, Eliot Stein

图像加注文字,

丹尼斯寄出的信放在橡树的小节孔里(图片来源:Eliot Stein)

在一个寒冷的午后,在德国汉堡东北100公里的北部多道尔森林(Dodauer Forest)深处,一位身着亮黄色制服的邮差独自一人穿行在林间。到达一片空地以后,他翻了一遍背包,然后慢慢爬上3米高的木梯,把一个紫色信封投入了一棵500岁的老橡树里。

"今天只有一封,"他对我说。然后嘎扎嘎扎地走出森林,朝着下一个信箱走去,消失的不见踪影。

紫色信件的发件人是来自巴伐利亚(Bavaria)的丹尼斯(Denies)。她现年55岁,是一位不怕自嘲,热爱大自然的女士。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不在意一个人生活,但是她好奇会不会有男人给她惊喜。如果真的有,她希望他也正在这棵橡树的小树洞里寻找爱情。

图像来源, Eliot Stein

图像加注文字,

一把3米高的扶梯架在这棵500岁的老橡树上,爬上去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树洞,人们往这里投递情书(图片来源:Eliot Stein)

奥伊廷镇(Eutin)外面,有一棵被称为"新郎橡树"(Der Bräutigamseiche, Bridegroom's Oak)的古树,在交友应用Tinder出现之前,它早就为单身男女牵线搭桥,据称促成了100对以上男女成婚。如今,全世界各地的人写信寄到这棵树,希望以一枚邮票的价格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勃兰登堡(Brandenburg)的玛丽(Marie)希望找到会跳舞的男人。萨克森(Saxony)的海因里希(Heinrich)正在寻找旅伴。中国石家庄的刘先生想寻找一位想交中国朋友的德国女士。

"它带有非常强的魔力和浪漫气息,"72岁的邮递员卡尔-海因茨·马滕斯(Karl-Heinz Martens)说。他从1984年开始递信到这棵树,已经20年了。"在互联网上,人们依靠事实信息和提问来谈婚论嫁,但是在这棵树这里,人们依靠的是巧合——就像是命中注定。"

图像来源, Eliot Stein

图像加注文字,

马滕斯担任邮差期间,投递至这棵橡树的信件来自世界六大洲(图片来源:Eliot Stein)

虽然马滕斯已经退休了,但是他到现在还留着一本剪贴簿,上面贴着他在做爱情信使时的照片、信件和剪报。他在奥伊廷镇中心和我喝咖啡时很高兴的给我看这本剪贴簿。他递信至橡树二十载,信件来自六大洲,他常常不知道信是什么语言写的。他解释说,虽然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这棵树,但是在128年前,这是一对情侣之间的秘密。

1890年,当地一位名叫明娜(Minna)的姑娘爱上了名叫威廉(Wilhelm)的年轻巧克力师傅。明娜的父亲不允许她见威廉,所以两人开始偷偷通信,把手写的信放在橡树的节孔里。一年后,明娜的父亲最后同意她嫁给威廉,两人于1891年6月2日在橡树下成婚。

这对情侣童话般的恋爱故事传开了,很快德国具有浪漫情怀的人如果在啤酒广场和舞厅找不到伴侣,就开始写情书到新郎橡树。这棵树收到的邮件太多,以至于1927年,德国邮政为这棵橡树专门指定了一个邮政编码,并指派了一名邮递员。德国邮政还在拳头大小的信箱上放了一部梯子,为想要拆阅和回信的人提供便利。

马滕斯解释道,唯一的规则是如果你拆阅后不想回复,你必须把信放回树中,等其他人来回复。

图像来源, Eliot Stein

图像加注文字,

一名女士停下来阅读寄到橡树的信件,她的两只狗在一旁等待(图片来源:Eliot Stein)

"这棵树一年收到大约1000封信,"德国邮政的发言人马丁·格伦德勒(Martin Grundler)说,"大多数是夏天寄来的。我猜那是大家都想要谈恋爱的季节。"

对那些已经心有所属的人来说,有这样一个传说:如果女人在满月之夜绕着橡树走三圈,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上人,并且不说话也不发笑,那么她一年内就能结婚。

如今,新郎橡树仍然是全世界唯一有独立邮寄地址的树木。在过去的91年里,每周六天,都有一名邮差风雨无阻穿过森林,爬上梯子把翘首期盼的单身人士的信件塞到树洞里。其中,马滕斯递信的时间是最长的。

"那是我一天之中最喜欢的一件事,"马滕斯说。他递给我一张他自己的黑白照片。照片里的他戴着鸭舌帽和双光眼镜,微笑着把信递到树中。"人们过去常常会记住我的行走路线,等待我到达那里,因为他们不相信会有邮差把信递送到一棵树。"

马滕斯说,在他为此送信的二十年的时间里,只有十天没有人寄信到这棵树,有时他一天要递送50封信到这棵树,而其中并非全部都是情书。

"在1990年统一之前,东德人在西德没有熟人的,常常会写信到这棵树,问我们开什么样的车,听什么样的音乐,"马滕斯回忆道,"我想要回信,但是我的上司建议我不要回。"

根据马滕斯的说法,一些邮件一开始只是简单的情书,但经过多年顺利开花结果。

图像来源, Archiv TI Eutin

图像加注文字,

德国邮政专门指派一名邮递员把信件递送到这棵树(图片来源:Archiv TI Eutin)

1958年,一名名叫彼得·庞普(Peter Pump)的年轻德国士兵把手伸进树洞,摸了几封信以后,取出了一张纸,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地址。他一时心血来潮,决定给这位"尊敬的玛丽塔(Marita)小姐"回信。而实际上,连这封信都不是她写的,是她的朋友因为知道她太羞怯而帮她写的。和玛丽塔通信一年后,彼得鼓起勇气去见她。他们在1961年成婚,今年庆祝他们结婚57周年。

另一个故事是克里斯琴森一家(Christiansens)。1988年,马滕斯把一封信送至橡树,寄信人是东德一名19岁的姑娘克劳迪亚(Claudia)。她当时正在寻找笔友。西德的一位农夫弗雷德里克·克里斯琴森(Friedrich Christiansen)发现了这封信并给她回信。后来一封信变成40封信,这两人坠入爱河。弗雷德里克和克劳迪娅因为无法见面,跨境通信近两年。当柏林墙倒塌后,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并于1990年5月结婚。

"我知道至少有十对男女是通过这棵树喜结良缘,"马滕斯说,"其中有一对特别有意思。"

1989年,德国电视台做了一期关于这棵橡树的特别节目。在节目上,他们问马滕斯自己有没有在橡树下找到爱情。他说没有。几天后,马滕斯爬上梯子递信时发现一个手写的字条,是一位名叫雷纳特(Renate)的女子寄给橡树邮递员本人的。

信中写道:"我想要见你。你就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现在我也是单身。"

"于是我打电话给她——我讲话很笨——然后很快我就见到了她,"马滕斯一边说,一边递给我一张他和雷纳特结婚当天亲吻的照片。"我们1994年结婚,在橡树下办了婚礼。"

当地报纸以"年度婚礼"为标题刊登了马滕斯身穿正装在梯子上的照片以及一张这对新婚夫妇在树下亲吻的照片。24年过后,马滕斯和雷纳特仍然过着幸福的家庭生活,而马滕斯还留着她的那封信。

当太阳在奥伊廷镇中心日渐西沉,马滕斯突然合上剪贴本,伸手去拿自己的外套。"我们天黑前出发吧,"他一边说,一边掏出汽车钥匙,说道,"跟我来。"

图像来源, Karl-Heinz-Martens

图像加注文字,

在20世纪30年代爬上梯子拆阅情书的女人(图片来源:Karl-Heinz-Martens)

15分钟后,我又回到多道尔森林,这次我跟随马滕斯坚实的脚步走向这棵橡树。在树周围的篱笆旁,他指给我看两个标牌。其中一个是他写的,叙述了这棵树的历史;另一个标牌写道:"祝愿这次婚姻可以天长地久!"

在2009年,100多年来为男女牵线搭桥的新郎橡树在名义上嫁给了杜塞尔多夫(Düsseldorf)附近的一棵树龄200岁的栗子树。虽然两棵树相距503公里,但是它们一同度过了六年,直至栗子树因树龄过大必须被砍倒,留下新郎橡树孤家寡人。

"当我刚来这里时,这棵树比现在更加强壮、健康,"马滕斯一边说,一边朝上指着保护枝条的缆绳,"但是现在我的身体也不太好了,所以我觉得我们有一种特别的联系。"

数年前,一些树木栽培家发现橡树里存在一处真菌感染。于是,他们把一些树干砍断,以避免感染扩散。差不多在同一个时候,马滕斯被诊断出白血病。他解释说,他的骨头就像这些树干一样不像从前那么坚固了。

图像来源, Eliot Stein

图像加注文字,

虽然马滕斯已经退休了,但是他经常回来看这棵树(图片来源:Eliot Stein)

"我还是能够爬梯子,"他一边说,一边爬上一级一级的阶梯。

马滕斯窥视了一下橡树上的小信箱以后,礼貌的向我告辞。时间不早了,他要回家见妻子。

在离开的时候,一个身材纤瘦、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的人拿着一张纸条踏着沉重的步子穿过森林。当他靠近橡树时,我谨慎的问他是否介意回答几个关于我正在写的这个报道的问题。

他说,他有时候下班以后自己会来到这棵树,还把他手写的字条递给我。字条上写着:"丧偶,53岁,1米75,家住东荷尔斯泰因县(Ostholstein)。寻找中等偏瘦身材、有爱心且忠诚的伴侣。期盼来信,延斯(Jens)。"

图像来源, Eliot Stein

图像加注文字,

丹尼斯寄出的信放在橡树的小节孔里(图片来源:Eliot Stein)

"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微笑着说。

我挥手告别,开始走出这个树林。走到空地边缘的时候,我回身看到延斯在梯子的顶上,正把一个紫色的东西放进夹克口袋里。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