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探秘伦敦城市绿地花园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私家花园

切尔西花卉展(Chelsea Flower Show)广受瞩目,但伦敦一年一度的花园广场开放日(Open Garden Squares Weekend)(今年6月9日至10日)却鲜为人知。在开放日里,200多个私人绿地为公众开放。从摩天大楼楼顶上的蔬菜园,到国王十字车站(Kings Cross)里的塑料桶花园,我们在游客到来之前,不妨先睹为快。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绿线

地下空间通常不会绿意环绕,但伦敦中心的巴比肯地铁站却在革风易俗:100米长的废弃平台上摆满了花卉和蔬菜盆栽。布置这个花园的挑战在于适时而耕:必须在清晨,火车尚未开出时完成。"我们从凌晨一点开始工作,顺着阶梯用双手搬运四顿重的泥土,"负责统筹花园广场开放(Open Garden Squares)的布莱尔(Marion Blair)说。打造这些小区花园还有什么困难呢?"要找到人来维护它们,"布莱尔说。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黄金栽培

伦敦金融城北部边缘有一个政府住房项目——黄金巷居民区(Golden Lane Estate),居民在2010年提出了在高层居民楼当中栽种食物的倡议,当时这里还是个废弃的幼儿园游戏场。对于那些喜欢在伦敦中心种植农产品的居民来说,这块土地备受欢迎。今年已有40个箱子固定在这里,里边生长着茂密的水果和蔬菜。还有一个公共草药园、几颗苹果树,和一个微小的野生动植物园,吸引着蜜蜂、蝴蝶翩翩起舞。有人还种植了几株葡萄藤,兴许期待着来日能酿造葡萄酒。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中世纪根源

伦敦有些私家花园历史渊源深厚。这座庭院的所在地位于方济会教堂(Franciscan Church of Greyfriars),教堂的历史可追溯到1225年。庭院的构造在1666年伦敦大火中烧毁。新教堂由雷恩爵士(Sir Christopher Wren)设计,于1687-1704年间建造。在1940年的二战突袭中,新教堂也被大火吞噬。仅有西边的塔楼还残存于此。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玫瑰纪念

这座花园为纪念遭受纳粹德国轰炸的教堂而建。铁线莲和攀援的玫瑰花交织在十个木制的塔楼上,这些塔楼支撑着旧时的屋顶。箱形的玫瑰花坛曾是教堂长椅所在地,林荫大道则是昔日的中殿。"植物就是当初的教徒啦,"布莱尔说。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伦敦"空中公园"?

山毛榉花园(Beech Gardens)在伦敦广受讨论。这座花园由曾设计伊莉萨白女王奥林匹克公园种植方案的邓尼特(Nigel Dunnett)设计。巴比肯住宅区(Barbican Estate)建于六、七十年代,邓尼特在住宅区中间栽种了三万株草本植物,令周围居民楼的现代混凝土显得柔和了一些。邓尼特的方式引发争议,有人想要一座花朵环绕的花园。但也有人把这个"大草原式种植"与国际城市潮流比较——那种潮流的灵感源于纽约市的"高线空中公园",即让这个21世纪的绿色干线在古老的火车轨道高地上延伸。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碧草如茵律师所

安睿(Eversheds)是国际上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之一。在位于伍德街一号的总部大楼上,有座颇具魅力的屋顶花园。

当初设计安睿屋顶花园是为了满足城市建筑对于绿化的要求。底部种植的景天属植物是一种常年生阔叶植物,星形的花朵簇拥在一起。干草、野花和木柴堆夹杂其中,不仅丰富了地形,还吸引了鸟类、昆虫驻足。几个鸟巢箱也设计其中,吸引毛脚燕、游隼、雨燕和稀有的赭红尾鸲来此处安居。

最近这些年,安睿的职员格拉迪克(Marta Gradek)和布里格兰(Julie Bridglan)还培植了一个蔬菜园,并同时建造了几个蜂箱。"我们种的植物不仅受蜜蜂欢迎,还能给餐厅员工供应草药," 布里格兰说。这两位园丁荣获了城市花开(City in Bloom)奖项中2014年最佳创意设计奖(Most Innovative in Design)和2015年杰出食物种植奖(Outstanding Food Growing)。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远离尘嚣

这群迷宫似的庭院由圣殿骑士团(Knights Templar)在12世纪建造,位于舰队街和泰晤士河岸之间,尊称为圣殿(Temple)。后来传给了医院骑士团(Knights Hospitaller),之后又传给了律师。今天成了英国法律业的总部所在。(欲了解更多,请看《圣殿骑士团的私密世界》)。

主人居(The Master's House)归圣殿教堂(Temple Church)的牧师(即圣殿座堂牧师Master of the Temple)所有。它位于圣殿建筑群的北部,僻静而隐秘。尽管今天看起来华丽而幽静,这里其实发生过多次大屠杀。和葛莱菲基督堂(Christchurch Greyfriars)花园一样,这里在二战时期遭到轰炸,许多参天大树亦未能幸免于难。以乔治亚风格设计的牧师住所也遭到德国的炸弹轰击。现存大楼是按照图纸完美重建。、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门后风景

主人花园(Master's Garden)于2016年的花园广场开放日首次公之与众。对园丁来说,最有趣的事莫过于土壤带来的难题。土壤位于高地之上,水往低处流使得土壤异常干燥。但园丁马卡米奇(Bob McMeekin)说,这个花园也有其地理优势:"伦敦市中心有自己的微气候。受到周围建筑物的保护,花园可免于污染。"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莎翁布景

中殿(Middle Temple)的主干花园在庄严的中世纪大厅映衬下,蔚为壮观。这里是伦敦历史上最悠久的律师会所之一的总部。草坪中混杂着灌木、玫瑰,沿着泰晤士河绵亘不绝。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的《第十二夜》(Twelfth Night)在这里首映。莎翁还选择了圣殿花园(Temple Gardens)作为金雀花(Richard Plantagenet)和博福尔(John Beaufort)会面的场景。这次会面引发了玫瑰战争(Wars of the Roses), 莎翁把它编入八部戏剧中,其中以理查德三世(Richard III)最富盛名。

这里有一座中世纪果园,由14世纪的玫瑰园扩建而成。16世纪90年代,梯田如走廊般铺排开来,静谧深幽。18世纪初,这里建立了当时流行的"威廉与玛丽时代"("William and Mary")的丹麦风格花园,包括三个长方形草坪,由碎石径分割开来,零星树木点缀其中。

但这并不是设计方案令人恋恋不忘,而是一个细节:主人居(Master's House)庭院中一个小小的蔬菜园。与花园开放日(Open Gardens Weekend)展示的众多绿地一样,这是由一位爱好种植的业余专家打理出来的。在此情形下,如果从附近的律师会所中走出一名法律学徒,他一定会像其他人一样,觉得这个秘密花园美妙绝伦。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